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王永利 :貸款能增加存款與貨幣 但不能增加銀行流動性

來源:人大重陽網 | 作者:王永利 | 時間:2021-04-06 | 責編:申罡

文 | 王永利 中國銀行原副行長,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銀行發放貸款等借出貨幣成為信用貨幣投放最重要的方式或渠道,這使得信用貨幣可以根據全社會的貨幣需求充分供應,避免了實物貨幣很容易因供應不足而嚴重束縛經濟社會發展的問題,但由於種種原因,信用貨幣體系又使貨幣超發更加容易,必須有效加以控制。


銀行發放貸款,可以直接轉化為借款人的存款,成為借款人可以對外支付的貨幣(廣義貨幣),成為信用貨幣投放非常重要的渠道。


有人由此認為,銀行貸款不是建立在存款基礎之上的,相反,銀行存款是依賴貸款産生的,如果沒有央行法定存款準備金限制,銀行可以無限擴大貸款投放,並因此創造出無限大的貨幣總量。這種看法充分肯定了銀行貸款創造存款與貨幣的作用,但卻又過於偏激、並不準確,銀行發放貸款並不是無條件的,因為貸款只能增加銀行存款,但卻不能增加銀行流動性,而銀行必須確保足夠的流動性。


信用貨幣需要新的投放方式


當今世界,各國貨幣均已從實物貨幣、金銀本位制紙幣轉化成為信用貨幣。但對為什麼實物貨幣必然要轉化為信用貨幣,信用貨幣是如何投放出來以及是如何運作的,並未得到理論上的充分解釋和足夠的社會認知。


實物貨幣是指以一定社會範圍內最受人們(特別是主流階層)追崇、流動性較強、能夠分成不同價值檔次、品質比較穩定、易於攜帶和保管的特殊物品作為社會財富的一般等價物(價值尺度)和交換媒介,即貨幣。包括自然實物貨幣(不需要多少加工的特殊貝殼、骨頭、羽毛等)與規制化金屬貨幣(需要按照一定標準進行鑄造加工的統一規範的金幣、銀幣、銅幣等)。


實物貨幣的供應受制于充當貨幣的實物或原材料的供應,很難與社會可交易財富的增長相適應,很容易因貨幣供應不足而造成嚴重的通貨緊縮。貨幣短缺與價格走低又會影響到人們擴大生産和交換的積極性,嚴重影響經濟社會的發展。


金屬本位制紙幣出現後,貨幣流通成本大大降低、效率大大提升,有力地促進了經濟社會發展。實踐中人們也發現,在紙幣得到認可並廣泛流通後,真正拿紙幣兌換金屬貨幣的比例越來越低,只要能滿足社會上用紙幣兌換金屬貨幣的需求,即使超出金屬貨幣儲備多投放一些紙幣,也不會産生問題,反而有利於擴大貨幣供應,滿足社會貨幣需求,促進經濟社會發展。這就使貨幣供應的靈活性明顯增強,而且使人們開始意識到,只有保持貨幣總量與全社會可交易財富的規模相對應,才能保持貨幣幣值穩定,充分發揮貨幣作為價值尺度與交換媒介的核心功能定位;貨幣作為一種價值尺度,可以不再是實實在在的貴重物品,而完全可以是一種價值表徵物或符號,不再高度依賴其本身的物理價值,而是越來越多地依賴到發行人的信用。


由此,貨幣最終徹底脫離財富實物,轉變成為純粹的信用貨幣,努力使一國貨幣總量與該國主權範圍內、法律可以保護的可交易財富的規模相對應,保持貨幣幣值的基本穩定。原來充當貨幣的實物,如黃金、白銀等,就必須從貨幣舞臺退出,回歸其作為社會財富的本源,其價值也需要用新的貨幣進行標示。


信用貨幣與實物徹底脫離,不再與任何單一物品的價值錨定,成為純粹的價值單位或符號,之所以能夠為人們所接受,完全是基於人們對貨幣投放機構的信任,根本上是因為一國貨幣總量代表的是整個國家財富的價值,屬於國家信用,受到國家主權和法律保護(所以,信用貨幣也叫做“主權貨幣”或“法定貨幣”)。信用貨幣是國家信用,而不是中央銀行自身的信用(或負債),也不是政府機構或財政部門自身的信用(或負債)。


貨幣從實物貨幣轉化為信用貨幣(金屬本位制紙幣成為中間過渡階段),實現了貨幣發展史上的深刻裂變與質的昇華,是貨幣發展的必然方向與重大成果。現在還在探索“貨幣尋錨”的想法都是背離信用貨幣本質、違背貨幣發展方向與發展邏輯的;再設想退回到實物貨幣,或者比照黃金原理設計出總量和階段性新增量都嚴格限定不可調節的加密貨幣,都是貨幣理念上的倒退。


脫離實物後,信用貨幣投放方式也隨之發生深刻變化。


信用貨幣投放的主要渠道或方式


完全脫離財富實物的信用貨幣是如何投放出來的呢?


這主要包括渠道或方式:


1.貨幣投放機構購買價值儲備物


主要是購買原來充當貨幣的黃金、白銀,以及作為國際硬通貨的外匯等作為貨幣的價值儲備物,據以確定貨幣幣值、增強貨幣信譽,並保持貨幣傳承性。由此投放的貨幣屬於最嚴格意義上的“基礎貨幣”,是整個貨幣體系的重要基礎,非常重要,但又不是越多越好,否則,貨幣就會倒退回金本位制紙幣或實物貨幣體系了。


2.貨幣投放機構借出貨幣


即在社會主體需要貨幣時,以其已經擁有或將會擁有的可交易財富作為擔保(能夠變現並償還借款本息)向貨幣投放機構借取貨幣。貨幣投放機構則主要通過發放貸款或購買債券等方式借出貨幣。


這樣就將社會主體引入,與貨幣投放機構一道,共同對可交易社會財富的價值規模進行評估,根據全社會的有效貨幣需求投放貨幣,從而保證貨幣充分供應以及貨幣總量與財富規模相對應,從根本上避免因貨幣不足而造成嚴重通貨緊縮。


這樣,貨幣投放機構借出貨幣就成為信用貨幣投放的主要渠道,成為信用貨幣投放最突出的特色以及信用貨幣充分供應的根本保障。


理論上,信用貨幣既能增強貨幣供應的靈活性,充分滿足全社會的貨幣需求,又能保持貨幣總量與財富規模相對應,維護貨幣幣值的穩定,是非常理想的貨幣體系。


但現實中,由於種種原因,要保持貨幣總量與財富規模相對應卻又很難做到,很容易使貨幣總量的增長超過社會財富的增長形成貨幣越來越嚴重的超發(見本人公眾號文章“貨幣超發為何日趨嚴重”)並引發嚴重的通貨膨脹等新的問題。


如果説實物貨幣體系下貨幣供應不足成為貨幣管理的主要挑戰,那麼信用貨幣體系下貨幣超發就成為貨幣管理的主要挑戰,需要採取措施加以控制。


抑制貨幣超發的一項重要制度安排


貨幣投放機構發放貸款或購買債券等借出貨幣後,如果借款人不能償還債務本息而出現壞賬損失,就意味著貨幣投放超出了財富的實際價值而形成超發。


為保證貨幣品質,就需要嚴格借款人償債能力的審查,嚴格控制資産的重復抵押貸款以及借款人的總體負債比率;嚴厲打擊逃廢債行為,債務人資不抵債的,應及時進行重組或破産清理,不應依靠政策扶持維持大量的“僵屍企業”或“失信個人”,否則將造成社會資源配置失誤與嚴重浪費。貨幣投放機構對其借出貨幣産生的壞賬損失,應該及時足額予以確認與核銷,由此造成資不抵債的,同樣應該及時進行重組或破産清理,不能因維持金融穩定而一味予以支援,否則,就會造成嚴重的貨幣超發並損害貨幣整體品質,造成更大金融風險與社會危害。建立貨幣投放機構退出機制,推動不達標機構有序退出,對維護貨幣品質至關重要。


為此,需要對貨幣投放機構劃分成中央銀行(央行)與商業銀行(銀行)進行分類管理。其中,央行主要負責貨幣現金、基礎貨幣的供應和管理,以及貨幣幣值(通貨膨脹率)的監測與貨幣總量調控(貨幣政策制定與實施),主要面向銀行提供集中清算與必要的資金融通(最後貸款人),但不面向社會公眾(包括政府)提供金融服務(特別是借出貨幣);面向社會公眾的金融服務交給商業銀行負責,銀行之間平等競爭並要接受央行與金融監管部門的監管;央行不得直接坐支其印製出來的現金,銀行也不得給自己發放貸款直接使用。這樣,中央銀行基本上不存在倒閉風險,但商業銀行則不同,資不抵債的,也同樣要實施重組或破産清理。


銀行存款與銀行流動性並不相同請輸入標題


劃分中央銀行與商業銀行,形成貨幣投放與回籠的“中央銀行-商業銀行-社會公眾”的“雙層(二元)結構”,就可以從組織體系上避免所有金融業務,特別是存貸款業務全部集中到一家銀行辦理,所有的支付轉賬都在銀行內部處理,容易因沒有流動性約束而造成貸款及其派生存款(貨幣)無序擴張或嚴重失控的風險。中央銀行主要通過調節商業銀行流動性與資金成本調控其貸款投放的意願和能力,商業銀行則通過擴大或收縮貸款調節社會貨幣總量。


對銀行而言,其發放貸款可以增加存款與貨幣總量,但借款人增加貸款,並不是為了增加存款並承擔存貸款利差損失,而是為了對外支付。如果銀行沒有足夠的現金儲備或在央行的存款,客戶存款的跨行支付就會出現問題。而一旦客戶存款出現支付問題,就意味著銀行出現流動性短缺,就會嚴重影響銀行的信用,就可能引發存款擠提而造成銀行破産倒閉。這樣,就推動“銀行存款”、“貨幣總量”與“流動性”成為不同概念,“流動性”主要指銀行資産實際變現和對外支付轉讓的靈活性。


從貸款投放看,可以增加銀行存款,擴大貨幣總量,但不能增加銀行流動性(支付能力)。正是因為存在流動性約束,就使商業銀行不能無條件擴大貸款投放,而只能在保持充足流動性的基礎上擴大貸款投放。央行如果無條件擴大對商業銀行的流動性支援,一味的維護商業銀行剛性兌付,就會使商業銀行蛻變成隱形中央銀行,損害全社會的風險與信用意識。


對央行而言,其擴大或收縮對銀行的基礎貨幣投放,主要是擴大或收縮銀行的流動性,並不一定能推動銀行擴大或收縮貸款,相應擴大或收縮貨幣總量,這就表現為貨幣政策的傳遞與有效性。正因如此,基於央行大幅擴大資産負債表規模就認為貨幣總量必然會同比例或成倍(貨幣乘數效應)地擴張是不準確的,特別是央行可以提高或降低法定存款準備金率,以及擴大或收縮面向銀行發放的央行票據等産品時更是如此(由此造成的央行擴表是收縮流動性,縮表才是擴大流動性)。


綜上,銀行發放貸款等借出貨幣成為信用貨幣投放最重要的方式或渠道,這使得信用貨幣可以根據全社會的貨幣需求充分供應,避免了實物貨幣很容易因供應不足而嚴重束縛經濟社會發展的問題,但由於種種原因,信用貨幣體系又使貨幣超發更加容易,必須有效加以控制。其中,區分中央銀行與商業銀行就成為一項重要的制度設計,由此就帶來銀行存款、貨幣總量與流動性的分離,流動性約束成為抑制銀行過度貸款、超發貨幣的重要機制。這都是信用貨幣體系需要準確認知和有效把握的重要內容。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