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沙塵暴後論草地

來源:中國網 | 作者:周牧之 | 時間:2021-03-19 | 責編:申罡

文 丨 周牧之 雲河都市研究院院長


一、3月15日沙塵暴與草地劣化


2021年3月14日-15日,中國北方遭遇近十年來最強烈的沙塵暴襲擊。15日北京漫天黃沙遮天蔽日,PM10指數達到了2,153微克/立方米,嚴重的空氣污染引發了輿論熱議。


這次沙塵暴的影響波及新疆、青海、內蒙古、甘肅、寧夏、陜西、山西、河北、北京、天津、遼寧、吉林、黑龍江13省・直轄市・自治區,波及人口多達1.2億。


為什麼會發生如此大規模的沙塵暴?氣象當局認為是由於蒙古國以及我國西北地區氣溫偏高,降水減少,且出現6-8級陣風天氣,為沙塵天氣的發生提供了熱力和動力條件。其實,還有另外一個引發沙塵暴的重大環境因素就是草地的劣化,甚至沙漠化。


這一次的沙塵天氣被認為主要起源於蒙古國。許多專家指出因為農墾和過度放牧,導致了蒙古國草原草地的荒漠化加速。草地具有防風、固沙保土、凈化空氣、吸收二氧化碳、調節氣候、涵養水源等生態功能,對調節和改善人類生存環境有著極其重要的作用,但是不當開發卻正在對草地造成嚴重破壞。對草地的重要性和危機的認識,今天已經在全球成為共識。


二、草地的分佈和增減


那麼我國草地面臨的狀況又是如何呢?根據雲河都市研究院最新發佈的“中國城市綜合發展指標2019”關於草地面積的衛星遙感解析數據,可以看到中國的草地資源呈現出極其不均衡的分佈。


從省・直轄市・自治區的層級來看,在草地面積的擁有量上,西藏、青海、內蒙古、新疆穩坐前4位,分別佔全國的32%、18.4%、16.8%、15.9%。這四個省・自治區佔據了全國83.1%的草地資源,前10位的省・自治區更是囊括了全國草地面積的97.9%。


草地雖然是我國面積最大的國土資源之一,也是生態系統中物質迴圈和能量流動的重要樞紐,但其分佈卻高度集中在西南、西北和華北地區。


表草地面積前10位省・自治區

在全國297個地級及以上城市中,那曲、日喀則、昌都、呼倫貝爾、鄂爾多斯、赤峰、山南、酒泉、林芝、烏蘭察布是草地面積排名前10位的城市。這10個城市的草地面積佔到了全國的31.3%,但是10城市的常住人口卻只佔全國的1.1%,GDP更是只有全國的0.9%,即使是第一産業GDP也只佔到全國的1.7%。這説明,對全國生態環境極其重要的草地資源高度地集中在前10位的城市,而這些城市無論是人口還是GDP在全國所佔的份額都極小,即使是第一産業在全國的比重也微乎其微。


表草地面積前30位城市

把尺度放大到草地面積前30位的城市,也能看到同樣的狀況。前30位城市的草地面積佔到了全國的41.5%,雖然包括有拉薩、蘭州、烏魯木齊、呼和浩特四座省會・自治區首府城市在內,這30個城市的常住人口和GDP仍然分別只佔全國的4.4%和3.8%,第一産業GDP的全國比重也只有5.5%。即使地廣人稀,但是這30個城市的每人平均GDP卻只有全國平均的83.5%。


這些數字告訴我們,從全國的視角來看,草地雖然具有極其重要的生態環境作用,但是其在人口承載和GDP貢獻上的能力卻不高。不僅如此,草地生態還極其脆弱。

今天在很多地區,開墾農田、過度放牧、開礦、亂挖中草藥等不當開發仍然正在侵蝕著寶貴並且脆弱的草地資源。


僅從2017年到2018年,中國的草地面積就減少了8,185平方公里,雖然只佔全國草地面積的0.26%,但這個面積本身已經超過一個貴陽市的市域面積,足以讓人觸目驚心。當然近年來中國在生態環境保護上的努力已經開始卓見成效,在297個城市中有70個城市的草地面積有所增加。但值得注意的是,還仍然有227個城市的草地面積在減少,各地區在草地保護上的力度和成效呈現一定的差距。


本次沙塵暴警示我們,對草地的過度開發,帶來的不僅是生態環境破壞,而且可能更是生態環境災難。


三、生態産品和主體功能區


筆者贊成全國政協常委楊偉民提出的“生態産品”概念。不應該一味地追求草地的經濟價值,而應該把草地當成生態産品,著力謀求它的生態價值。當然,要讓草地作為生態産品實現價值,需要通過中央財政購買生態産品,地區之間生態價值交換,用水權、排污權、碳排放權出售,生態産品溢價,旅遊産品收費等途徑來實現,這些途徑都需要有政策制度的保障。


已經在中國開始實施的主體功能區制度正是構建這種政策制度的框架機制。主體功能區把國土空間分成優化開發地區、重點開發地區、限制開發地區和禁止開發地區的四類地區,對不同地區實施不同的開發政策,通過在後兩者地區推行“退耕還林”、“退耕還草”,以及限制和禁止開發等政策,力圖達到減少生産空間,增加生態空間的目的。


中國的草地資源大部分集中在限制開發地區和禁止開發地區,隨著主體功能區制度的完善和落實,草地資源狀況可望得到長足的改善。當然無論是制度機制建設,還是具體實施落實,要真正將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需要走的路還很長。


責編:蔣新宇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