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北京試點數字人民幣 為人民幣國際化注入持久可靠動力

來源:人大重陽網 | 作者:戴穩勝 趙子超 | 時間:2021-02-23 | 責編:申罡

文 | 戴穩勝 IMI特約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教授,趙子超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2021年2月7日零時,北京市啟動向在京個人發放1000萬元數字人民幣紅包的活動,此前,深圳、蘇州也在去年啟動了數字人民幣的試點工作,我國數字人民幣的試點工作已經進入“多點開花”的快車道。近日,IMI特約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教授戴穩勝與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趙子超就我國數字人民幣的發展進行評論和分析:一是給出當下數字貨幣發展的兩種路徑;二是將數字人民幣與以比特幣、狗狗幣等為代表的無國家信用背書且幣值波動大的數字貨幣進行對比,數字人民幣在有穩定價值、有安全資産供應和優質信用背書這三個國際貨幣的必備條件上均有顯著優勢;三是就數字人民幣發展到大規模成熟使用以至於成為被國際市場廣泛接受和使用的國際貨幣的願景提出建議。


以下為文章全文:


2021年2月7日零時,北京市啟動“數字王府井 冰雪購物節”數字人民幣紅包預約活動,面向在京個人發放1000萬元數字人民幣紅包,此前北京市已在冬奧園區及麗澤商務區小範圍試行數字人民幣,而深圳、蘇州也在去年10月和12月啟動了數字人民幣的試點工作。此次數字人民幣在中國政治經濟文化中心——首都北京的試點,與此前北京市的試點工作相比,一是使用場景更加豐富,除了在指定線下商戶可以使用之外,也可以在京東商城的活動專區使用;二是試點範圍顯著擴大,突破了冬奧園區、麗澤商務區等相對封閉的使用空間。而近期,成都熊貓錢包研發完成進入內部測試階段,雄安新區數字人民幣硬體載體研發完成,數字人民幣的試點工作已經進入“多點開花”的快車道,表明中國對數字人民幣的技術已具有完全的信心。


目前在數字貨幣發展上主要存在兩種路徑:一是以數字人民幣為代表,具有國家信用背書、幣值穩定的法定數字貨幣。二是以比特幣、天秤幣(Libra,已更名為Diem)等代表,沒有國家信用背書、幣值波動大的數字貨幣。雖然其中天秤幣宣稱通過與多國法定貨幣“掛鉤”來實現幣值穩定,並計劃成為保持幣值長期穩定的國際儲備貨幣,但其仍是與主權國家脫鉤、缺少國家信用支援、主要依靠多家公司技術和資本支援的數字貨幣,與法定數字貨幣存在本質上的區別。


而與數字人民幣試點穩步推進相映照的是,近來比特幣、狗狗幣等數字貨幣的瘋狂上漲,比特幣又一次站上歷史高位,盤中再度突破47000美元,而毫無技術創新性的狗狗幣在馬斯克的推介之下居然也大幅收漲。我們認為,比特幣、狗狗幣的短期暴漲只不過是美元流動性氾濫下亂尋出路的瘋狂表現,是此前所謂“散戶逼空機構”事件的延續。與此現象類似,高盛前日發出了“美股牛市仍處於早期階級”的論調,這一論調無非是在流動性氾濫的背景下,希望能將流動性氾濫引入股市或是寄希望於他國接盤、向外轉移、稀釋流動性氾濫危機。這些事件無不體現出美元霸權行將衰落的最後瘋狂。


反觀數字人民幣,在社會平穩發展、工業化體系健全、國防力量齊備的強大國力支援下,在以發展為導向、投放有序、鬆緊有度的貨幣當局管理之下,無論是與仍處於概念之中的天秤幣、劇烈波動的比特幣等數字貨幣相比,還是與其他傳統的美元、歐元等國際貨幣相比,在有穩定價值、有安全資産供應和優質信用背書這三個國際貨幣的必備條件上均有顯著優勢,其要成為真正被國際市場廣泛接受和使用的國際貨幣,目前所缺乏的只是由時間積澱而成的口碑。此外,穩定、安全、普適的數字人民幣雙離線支付技術,也保障了在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數字人民幣的結算系統和參與各方,不會受到美國等勢力利用現行國際清結算系統發起的不利衝擊和阻撓。


當然,在當前局勢下,數字人民幣試點雖然在加速推進,但要達到大規模的成熟使用以至於成為國際貨幣,仍有相當長的一段路要走。而這一進程離不開中國經濟自身的持久增長動力、更高水準的對外開放和穩定安全的資本市場。只要中國穩步做好自己的事情,人民幣國際化就是水到渠成的事。首先,以向全球提供優質、普惠的新冠疫苗這一全球公共産品為重要契機,繼續穩步推進“一帶一路”健康之路建設,根據“一帶一路”國家的實際情況,滿足其所有企業對人民幣的需求,為這些國家和相關企業提供幣值穩定、資産安全、信用優異的人民幣金融服務。第二,努力構建海外經濟體之間、國內市場與國際市場之間人民幣使用的兩個迴圈體系,繼續堅持全面深化金融改革與實施更高水準的對外開放,完善如SHIBOR在內的金融基礎設施建設,推進構建穩健的金融大市場。第三,對於國內市場,當前需要繼續密切關注房地産市場與資本市場。房地産市場方面,繼續保持高壓,堅持“房住不炒”原則,堅決抑制房地産泡沫。資本市場方面,近期美國可能會出於自身需要釋放與中國放緩經濟金融對抗的資訊,這有可能會誘發國內資本市場泡沫,特別是股市有可能再度突破前期高點累積暴跌風險,這將極大影響中國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政策落實,甚至有可能影響到房地産市場的調控,因此應該特別重視並做好相應政策準備,以營造實體經濟內外雙迴圈的良好環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