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提高農民財産性收入 釋放農村消費潛力

來源:經濟參考報 | 作者:匡賢明 | 時間:2020-12-03 | 責編:申罡

文|匡賢明 中國(海南)改革發展研究院經濟研究所所長


消費是生産的最終目的和直接動力,是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要環節。在我國走向高品質發展的新階段,適應中國消費升級的大趨勢,加快釋放14億人的消費潛力的重要基礎,並已成為“十四五”時期的重大任務。受疫情衝擊,今年的城鄉居民消費受到一定的影響,但從中長期看,我國消費增長的趨勢不變,消費結構升級的趨勢不變。關鍵在於儘快通過政策調整與體制改革,在消除短期影響的同時加快形成釋放消費潛力的大環境。近期相關部門加快制定和推出相關政策的動作,順應了這個大趨勢。


前幾天召開的關於釋放消費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明確提出加快形成城鄉消費融合發展新格局。應當説,在我國超大規模的內需市場中,農村市場是一個重要的洼地,有待進一步開發。初步測算表明,2019年,我國城鄉居民消費水準分別為35716元和15023元,這意味著一個城鎮居民消費水準相當於2.4個農村居民消費水準。如果5.5億農村居民消費水準能夠達到全國平均水準27563元,靜態估算意味著我國一年將新增8萬億元的消費規模。


加快形成城鄉消費融合發展新格局,不能僅就農村談農村,而是放在城鄉融合發展的大格局下,發揮中國完整産業體系的優勢,通過提升農民消費能力、降低農村消費成本,改善農村消費環境,把5.5億農民的巨大消費潛力釋放出來。


深化農村改革提升農民消費能力。這是釋放農村消費的關鍵。城鄉消費融合的前提是城鄉收入的趨同。2019年,農民每人平均收入為城鎮居民的37.82%,比2014年提升了1.5個百分點,但城鄉收入差距的絕對值仍在不斷擴大。提升農民消費能力,既要進一步提升工資性收入和經營凈收入等,更要把重點放在提升農民財産性收入方面。這是提升農民收入最大的空間。為此,需要加快破題以宅基地為重點的農村土地制度,使農民沉睡的資産能夠資本化。中央在這方面已經有明確部署,關鍵是加快推進和落地。


提升農村流通效率降低農民消費成本。這是釋放農村消費的前提。造成城鄉消費差距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於消費成本。這幾年農村消費增速超過城鎮,重要的原因就是依託電商等新業態,降低了農村消費的成本。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淘寶村覆蓋28個省域,數量達到5425個,約佔全國行政村總數1%;淘寶鎮覆蓋27個省域,數量達到1756個,約佔全國鄉鎮總數的5.8%。淘寶村和淘寶鎮網店年交易額超過1萬億元,活躍網店296萬個,創造了828萬個就業機會。但與城鎮相比,農村商品與服務的送達成本還相對較高,配送難度還相對較大。釋放農村消費,下一步需要加快推進農商互聯,完善農産品供應鏈,提高農産品流通效率,進一步加強縣域鄉鎮商貿設施建設,推動建設農村消費服務綜合體,加強到村的物流站點建設。


優化農村市場監管改善農村消費環境。這是釋放農村消費的保障。農村市場不能成為劣質品、低質品的銷售市場。隨著農民收入的逐步提升,農村消費也呈現比較明顯的升級趨勢,對消費的要求不斷提升。這就需要通過農村市場監管的轉型與優化,為農村營造一個良好的環境。比如,適應農村服務型消費的增長,需要強化農村服務市場監管。一是適應農村消費分散的特點,加大流動監管等,消除農村監管盲區;二是創新監管方式,更多地充分利用“網際網路+”等技術新手段,構建智慧化的農村市場監管體系;三是推動城鄉監管融合,加快推動城鎮監管力量下沉,形成城鄉一體化、聯動化的監管長效機制。


可以預期,如果廣大農民的消費能夠有效釋放出來,城鄉消費融合發展新格局能夠儘快形成,我國超大規模的市場優勢將得到進一步增強,由此形成推進國內大迴圈的重要基礎,也形成國內國際雙迴圈相互促進的重要動力。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