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智庫思享】聚焦擴大內需完善現代商貿流通體系

來源:經濟日報 | 作者:關利欣 | 時間:2020-12-02 | 責編:申罡

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八次會議研究了暢通國民經濟迴圈和現代流通體系建設問題,提出“建設現代流通體系對構建新發展格局具有重要意義”“高效流通體系能夠在更大範圍把生産和消費聯繫起來,擴大交易範圍,推動分工深化,提高生産效率,促進財富創造”。這為我們更好暢通國民經濟迴圈、推動現代流通體系建設指明瞭方向。


流通體系在國民經濟中發揮著基礎性作用。現代商貿流通作為現代流通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不僅是投資需求最為活躍的基礎性産業,也是滿足居民消費需求的主要渠道,在滿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提高經濟運作效率、促進經濟持續穩定發展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面對新發展階段的新要求,我們要從擴大國內需求出發,進一步完善現代商貿流通體系,統籌推進硬體和軟體建設,為構建以國內大迴圈為主體、國內國際雙迴圈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提供有力支撐。


商貿流通是國內需求實現的重要領域


在社會再生産過程中,流通效率和生産效率同等重要,是提高國民經濟總體運作效率的重要方面。


根據馬克思主義經濟學理論,流通是産品從生産領域最終到達消費者之間所必須經過的一系列過程,流通存在的條件是社會分工。馬克思認為:“每個商品的形態變化系列所形成的迴圈,同其他商品的迴圈不可分割地交錯在一起。這全部過程就表現為商品流通。”流通是連續的過程,而交換是偶然的;交換是個別現象,而流通是交換的綜合。因此,流通包含了交換、商業和貿易,是對這些經濟活動連續的、總體的考察。商貿流通作為流通的核心要素,是連接生産和消費的重要紐帶和橋梁。


商貿流通是國民經濟基礎性産業,技術創新和投資活動都十分活躍。隨著生産力的發展和社會分工的深化,商貿流通不斷發展,細分行業不斷增加,電子商務創新發展,新業態新模式不斷涌現。與此同時,商貿流通是滿足居民消費的重要渠道。流通的直接目的是為了消費,正如馬克思在《經濟學手稿》中指出的,“商品交換歸根到底是滿足質上不同需要的需求”。商貿流通的發展和創新為消費者更好實現消費提供了多樣化和便利化的選擇空間,也提高了商品交換的效率、降低了全社會的交易成本。


新發展格局對商貿流通發展提出新的要求


國內迴圈和國際迴圈都離不開高效的現代流通體系,我們要構建新發展格局就必須把建設現代流通體系作為一項重要戰略任務來抓。在此進程中,現代商貿流通需發揮更重要的作用。


一是促進消費需求擴大。消費通過商貿流通來實現,商貿流通影響消費水準、消費結構和消費方式的變化,是影響消費最活躍的因素。實現消費需求不斷擴大,這就要求我們更好建設現代化、高效率、低成本的現代商貿流通體系,暢通消費主渠道,充分滿足居民多樣化消費需求,挖掘消費潛力,引導消費創新,不斷增強消費對我國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


二是提升供需適配性。商貿流通最本質的功能是作為媒介實現社會商品交換,推動商品和服務的價值和使用價值實現。只有當消費者最終通過流通順利完成購買環節,生産者才能持續回籠貨幣資金,社會再生産過程才能夠順暢運轉。因此,現代商貿流通體系需具有較強的産業組織能力和市場適應能力,能夠根據市場需求變化敏捷反應,推動商流、物流、資訊流、資金流暢通,實現供需雙方精準匹配和動態平衡。


三是推動産業結構升級。商貿流通能夠發揮銜接産業鏈上下游的功能,將下游消費者的需求資訊傳導至生産企業,助力生産企業根據市場變化優化資源配置、調整投資方向,從而促進産業結構升級。現代商貿流通體系需實現與生産的融合,才能夠充分發揮商貿流通對生産的服務、反哺和先導作用,增強投資的有效性,推動産業結構升級。


四是融合國內國際迴圈。在經濟全球化背景下,商貿流通的交換空間由國內擴大到國際,流通國際化進程深入推進。現代商貿流通體系需要構建內外貿深度融合的流通網路,推動實現國內國際流通主體和客體的自由、有序、高效流動,充分配置國內國際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增強國內國際經濟發展的聯動效應。


五是提升抗風險能力。當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正在加速變化,長期性、結構性、內外因素交織型挑戰增多。現代商貿流通體系需要依託和服務於國內超大規模市場,提升産業鏈供應鏈發展水準,提升全球資源的整合水準和配置效率,同時能夠有效平抑國內市場波動,增強國民經濟運作的安全性和穩定性。


持續完善現代商貿流通體系的著力點


完善現代商貿流通體系,要牢牢把握擴大內需這一戰略基點,推動實現需求牽引供給、供給創造需求的更高水準動態平衡,為更好構建新發展格局提供助力。


要強化技術賦能和創新引領。加快網際網路、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慧等技術應用,推動傳統商貿流通企業轉型升級,逐步由單一貿易功能向綜合性功能拓展;推動商貿流通企業現代供應鏈建設,整合上下游資源,建立供應鏈服務平臺,通過發揮平臺集聚功能和整合線下的供求資源能力,帶動産、供、銷協同發展;充分利用現代資訊技術,引導電商平臺、供應鏈核心企業以數據賦能生産企業,增強生産企業對市場需求的捕捉能力、快速響應能力和敏捷調整能力。


要提升商品和服務的有效供給水準。一方面,需順應多層次消費需求不斷升級的趨勢,提升商貿流通領域的商品和服務供給品種、品質和品牌,推進高效率、高品質的商品和服務流通體系建設;另一方面,需強化商貿流通的品牌孵化功能,推動形成一批新國貨品牌,增強本土品牌的競爭力。與此同時,還要針對重要商品實施分類管理,加強對特殊商品的商貿流通體系建設。


要完善城市和農村商貿流通網路。需加大城市商貿流通設施智慧化、數字化改造,強化大型商業網點的多業態融合佈局,加大小型商業網點的統籌佈局和改造提升,滿足居民體驗和便利消費。同時,支援農村融入現代商貿流通體系,加強對公益性流通基礎設施的財政投入和政策引導,補齊農村商貿流通基礎設施短板,提升農産品流通效率,為推動鄉村振興提供支撐。


要推動國內國際商貿流通互促共進。總體上看,要暢通境內外物流通道,推進境內外商貿流通體系全面銜接,發展壯大跨境商貿流通新業態,推進內外貿融合發展。一是促進出口貿易與國內産業升級良性互動,推動進口貿易和國內消費需求聯動;二是吸引國外商貿流通企業在我國投資,鼓勵國內商貿流通企業佈局境外行銷網路,推進國內外流通企業在全球範圍內合作發展;三是深化貿易與投資的聯動,支援商貿流通企業延長産業鏈條,實現技術進步和市場開拓;四是進一步對標國際先進規則,加快商業、運輸、快遞、數據、金融等領域的對外開放,提升進口貿易便利化水準,更好推動國內國際市場接軌。


(作者係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流通與消費研究所副所長 關利欣)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