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印度式單邊主義正在製造自我孤立

來源:人大重陽網 | 作者:劉宗義 | 時間:2020-11-20 | 責編:申罡

文|劉宗義 中國與南亞合作研究中心秘書長、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在新冠疫情仍肆虐、世界經濟遭受重創的背景下,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議(RCEP)的簽署,將有力促進區域經濟一體化發展,確保供應鏈和産業鏈穩定,極大提升地區國家恢復經濟增長信心。


對於印度未參與RCEP,印度政府方面的説法是因為中國佔據其中優勢地位,而中印之間存在鉅額貿易逆差,在此情況下加入RCEP,對印度不公平。


不過,眾多國際觀察者卻認為,是印度國內的某些利益集團阻撓印度加入,莫迪總理及印人黨為爭取選票而作出讓步。


另外,雖然莫迪力推“印度製造”政策,鼓勵本國生産,但其工業産品目前仍無法與來自中國以及其他東南亞國家的商品競爭。


從過去一年來印度所採取的外交政策來看,此番選擇難言意外。


2020年初,新冠疫情暴發後,印度認為印度發展製造業、替代中國的機會來了,為此推出土地、稅收等方面的優惠措施,遊説在中國的大型跨國企業將其生産鏈條轉移到印度。


而美、日、澳、印、南韓、越南、紐西蘭等國副外長每兩周舉行一次會議,其中商談的重要內容之一,就是如何建立取代中國的、更加富有韌性的全球供應鏈和産業鏈。


此外,加勒萬河谷衝突也給印度的“去中國化”進程提供了理由。


在美國特朗普政府推動與中國脫鉤、“去中國化”的同時,印度以更加積極的姿態推動其經濟“去中國化”,相關措施甚至遠遠超前于美國。或者説,印度在某種程度上是在引導美國“去中國化”,並認為印度將在中美對立中獲得發展機遇。


印度希望通過與美國結盟,讓美歐、日本等西方國家向其提供資金和技術,幫助印度發展製造業,以建立一條取代中國的價值鏈和産業鏈。


為此,印度不僅自己不想加入RCEP,而且也不想讓日本加入,實際上根本就不希望RCEP建立起來。


一言以蔽之,印度企圖以犧牲中國為代價獲得自身的發展。


印度或將因此錯失全球化機會


如今,RCEP就要成立了,歷史將證明印度莫迪政府犯了一個嚴重的戰略錯誤。雖然RCEP其他成員國專設條款隨時歡迎印度加入,但將來加入的標準會更高,印度可能永遠沒有機會再加入RCEP,也將因此失去融入全球化進程的一次機會。


莫迪政府原本寄望于特朗普連任,並將對中國的貿易戰和美中經濟脫鉤進程繼續下去。因此,在美國大選之前,印度積極推進與美國的戰略夥伴關係,為特朗普助選。


在地理空間基本交流和合作協議簽署之後,美印之間已形成事實上的同盟。但大選後,美國新一任政府在外交手法上或將變化,而這絕不是印度所希望看到的。


雖然美國希望在其印太戰略中增加經濟支柱,但在本身尚需再工業化的情況下,除軍工領域外,也很難為印度的工業化進程提供更多幫助。


美國新一任政府上臺後,很可能加入CPTPP。這是個比RCEP準入門檻更高的區域經濟一體化組織。如果印度連加入RCEP的標準都達不到,更不可能達到CPTPP的要求。而且,原來奧巴馬政府所設計的CPTPP根本就沒將印度包括在內,連APEC都不讓印度加入。


至於印度所幻想的打造自己的經濟勢力範圍,主導南盟國家區域經濟一體化,憑印度的經濟發展水準也難以實現。


對於RCEP其他成員國來説,印度現在不加入,並不意味著多邊機構效能受損。印度市場雖然看起來廣闊,但實際消費水準遠遠不足。而從印度在國際組織中的一貫表現來看,凡是印度參與並獲得重大話語權的國際組織,其效率都會大打折扣。


因此,不參加RCEP將意味著印度在未來新一輪全球化和區域經濟一體化過程中陷入孤立;對於RCEP其他成員國來説,卻意味著RCEP在區域經濟一體化的推進過程中將少些牽絆。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