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王欽:工業網際網路發展的挑戰和對策

來源:經濟日報 | 作者:王欽 | 時間:2020-11-20 | 責編:申罡

文|王欽 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研究員


“十四五”時期是我國從製造大國和網路大國向製造強國和網路強國邁進的關鍵階段,工業網際網路發展又是其中一個關鍵環節。我國工業網際網路發展潛力巨大,不僅具有超大規模市場空間,而且應用場景非常豐富。2019年,我國生産設備聯網率、數字化率、關鍵生産工序的數控率都超過了40%,這為未來工業網際網路的加速發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礎。


“根本停不下來”是對當下工業網際網路加速發展的真實寫照。從近期工業網際網路産業發展看,快變數和慢變數相互交織。就快變數而言,政府行動在加速,企業行動在加速;與之對應的是,市場維度和管理維度還處於相對較慢的變化。政府加速行動和企業加速行動作為快變數會推動工業網際網路産業的快速起步,但市場和管理維度的慢變數則決定了未來發展持續性。因此,“十四五”時期我國工業網際網路發展的挑戰主要來自於市場和管理兩個方面。


就市場挑戰而言,大量工業網際網路平臺加速涌現,還需進一步得到市場檢驗。雖然一些平臺列舉了在提升效率、降低成本、提高品質、創新用戶體驗等方面的平臺績效,但是這些績效更多是內部或第三方評價,還需進一步得到市場競爭層面的檢驗。就管理挑戰而言,工業網際網路作為手段,會帶來生産方式、商業模式和産業組織層面的變化,最終目標是要提升資源配置和使用的效率。效率提升需要通過一系列的管理變革來實現,對於企業來説,工業網際網路技術的加速應用,涉及人、機、物等要素的連接,涉及基於“雲—網—邊—端”産業架構的戰略再定位,涉及IT和OT融合、研發—製造—市場融合、企業和用戶融合、企業和企業之間的連接,這些都需要以管理變革為支撐。


技術是手段,最終要為企業帶來實效,“見實效”則是“十四五”時期工業網際網路發展主基調,要以“三新”變革加速工業網際網路發展。


一是尋找新價值主張。對於傳統製造業而言,在有形要素條件下,價值創造過程更多的是在找到用戶之前已經生産出産品或服務,然後通過渠道提供給用戶,更多是M2C的過程,大規模製造、大規模分銷的模式最適合這種價值創造。而工業網際網路的應用,不僅拉近了企業與用戶、企業與企業之間的距離,還縮短了企業內部研發、製造和市場之間的距離,從而使企業為用戶提供預測價值成為可能,使C2M成為可能,使企業同用戶之間的實時交互服務成為可能。具體實踐中,這種價值創造方式錶現為服務化延伸、個性化定制、網路化協同等多種實現模式。


二是尋找新盈利模式。傳統製造業主要採用硬體收入模式,“硬體收入+後服務收入”構成了傳統製造業企業主要的盈利模式。從收入結構看,硬體收入佔有較高比重。工業網際網路應用的一個典型特點就是數據創造價值,它將帶來企業盈利模式的變化,除了獲取傳統製造企業的硬體收入外,企業還可以獲取軟體升級和數據聚合創造的生態收入,“硬體收入+生態收入”構成了工業網際網路企業的盈利模式,在盈利結構中,生態收入的比重要高於硬體收入。


三是尋找新組織模式。工業網際網路應用涉及企業內部研發、製造和市場資源的再組合,傳統製造業企業中這些環節之間更多是串聯的關係,是段到段的關係,而不是端對端地對用戶負責,自然就會影響到相互之間的協同和資源的靈活組合使用。比如,海爾在具體實踐中,始終強調研發、製造、供應鏈和市場之間以用戶為中心建立並聯關係,並以此形成對今天我們看到的卡奧斯COSMOPlat工業網際網路平臺的組織流程支撐。在具體案例中,我們看到工業網際網路背景下,企業的製造環節本身也在進行著再定義,製造環節不僅涉及産品流、物流,而且成為資訊流最為集中的環節。


工業網際網路應用的另外一個典型特點就是以數據和資訊打破企業邊界。例如卡奧斯COSMOPlat工業網際網路平臺通過“1+7+N”的平臺架構,即1個平臺、7個模組在N個行業複製。通過泛在物聯能力、知識沉澱能力、大數據分析能力、生態聚合能力、安全保障能力五大能力實現靈活部署快速複製,賦能企業轉型升級。在疫情防控期間,卡奧斯COSMOPlat平臺通過引入平臺內外資源,聯手多家企業,多方尋源在短時間內整合了機械設備、生産原材料、智慧採購、智慧醫療等相關業務力量,打通了跨行業、跨領域的全産業鏈,為抗疫提供應急物資。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