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呂本富:産業自強呼喚創新型企業家

來源:環球時報 | 作者:呂本富 | 時間:2020-09-16 | 責編:申罡

文|呂本富 中國科學院大學教授


在美國不斷的技術封鎖、打壓和挑釁下,我們的産業自強努力遇到不小挑戰。為擺脫困境,政府能根據實際情況及時調整指導方針和産業政策很重要,在此之外,孕育出新一代的領軍企業和企業家更為重要。而與以往不同,在産業自強的努力中更加呼喚新一代創新型企業家的出現。


有學者把企業家分為兩類:套利企業家和創新企業家。套利型企業家通過將生産資源或産品在不同行業、不同區域之間轉移而獲利,促使市場從不均衡走向均衡狀態;創新型企業家致力於創新活動,通過開發新技術或新産品拓展出新市場,打破舊的市場和産品生産過程。一定程度上講,中國過去四十年經濟發展造就的多是套利企業家,因為經營概念、技術都是借鑒別人的。當然,套利型企業也包含一定的創新,但更多是在商業模式上的創新,在技術層面突破不多。近幾年,我們已經開始陸續出現一些創新型企業家,但與美國相比差距還很大。


我們正在進行的産業自強努力中,一個很嚴峻的任務是,如何把更多的套利型企業家變成創新型企業家。創新型企業家不僅善於將新的發明創造或者創意思路轉變為經濟效益,而且可以通過對研究開發活動的持續投入産生新技術,甚至參與一部分帶有公共産品性質的基礎研究並創造出科學成果,從而使原本被視為“外生”的科學發展和技術成果成為一個市場經濟體系的“內生”産物,實現“科技-商業化-科技”的良性迴圈。


縱觀其他國家産業發展的經驗,孕育創新型企業和企業家的土壤有一定共性,筆者認為,可從以下幾個方向努力:


一是要有向産業上游進軍的意識,實現上游核心元器件的本土化供應是個大方向。未來,掌握上游技術不僅僅是産業競爭的需要,也將是市場的剛性要求。在貿易戰的背景下,全球分工的底層邏輯正在發生變化,區域型及關聯型的模式可能會成為主導,供應鏈的垂直整合將是未來的發展趨勢。在産業鏈變短的情況下,研發投入的攤薄效應也將受到影響,誰能掌握上游技術和上游核心元器件,誰就能佔據主動地位。


二是要善於沉澱技術,有進行跨界競爭的能力。在這方面,一些日本企業的做法,很有參考價值。2000年,全球彩色膠捲市場達到市場容量頂峰,此後隨著數位相機的出現,彩色膠捲市場以每年10%的速度萎縮,著名的柯達公司慘遭淘汰。然而富士膠捲受益於其在開發彩色膠捲業務過程中掌握的許多核心技術,卻最終鳳凰涅槃。比如,為防止膠捲中的膠原蛋白氧化,富士掌握了先進的抗氧化技術,由此進入了化粧品和健康食品市場。


三是要保持技術創新動力,不要被資本過早綁架。技術創新型企業初始規模往往比較小,需要與中游或下游的大公司做更深度的綁定。對真正掌握核心技術的公司來説,剛開始由於受到各種産業和資本的加持,初步發展環境會比較好,但是類似于溫室養花,早期的過度關注,以及與某利益方過早的綁定,可能會帶來過早碰到天花板的問題。技術創新的活力是創新型企業的根本,如何在獲得發展支援的同時保持技術創新的獨立性和可持續性是對創新型企業家能力的考驗。


四是要會借政策東風,建立全面能力。創新與科技不同,其本質上是一個經濟概念,沒有商業化應用價值的科技成果不能稱之為創新。對於創新型企業和企業家來説,能有核心的源技術至關重要,綜合開發下游的終端製造以及雲端應用平臺、渠道與品牌的全面能力,也是商業成功的關鍵。現在國家在大力推動以産業鏈為單位的規劃和管理,對創新型企業家來説,如何更好地利用國家政策使自身擁有端到端的打通能力是重要問題。


總之,在未來産業的發展中,套利的機會將越來越少,創新型企業家將會成為主流,而掌控上游核心技術、創新為王將是對創新型企業家的基本要求。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