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朱海就:效用與價值不是一回事

來源:深圳特區報 | 作者:朱海就 | 時間:2020-09-15 | 責編:申罡

文|朱海就 浙江工商大學教授


如果説經濟學應該是人的行動的科學,那麼當主流經濟學放棄價值概念,而把理論建立在心理學意義上“效用”概念之上時,那麼它在一開始就把人的行動排除了,因此也就偏離了真正的經濟學。


效用與價值的概念是經濟學的原點,但這兩個概念容易混淆,人們往往認為效用就是價值,兩者是一回事,是可以替代使用的,其實必須對兩者加以區分。


“效用”一般被定義為“個人從商品和服務的消費中獲得的滿足或愉悅”。通常人們會把效用等同於價值,認為價值就是效用或需求的滿足。主流經濟學中就是有效用而沒有價值概念的,這也是隱含地把效用等於價值,認為價值是多餘的概念。但在門格爾或奧地利學派這裡,效用不等於價值,或者説,有效用不一定有價值。價值是指要實現的目標(滿足的慾望)的重要性,不同的目標有不同的重要性(價值)。


個體往往有多個目標,對他來説,這些目標具有不同的重要性,個體根據其重要性對它們進行排序。滿足這些慾望需要手段,所以手段的價值是和它所能滿足的慾望的重要性聯繫在一起的。如個體只有一單位的商品,他會把它用於滿足最為重要的慾望,如有第二個單位,他會把這個單位的商品用於滿足第二重要的慾望。目標越是重要,滿足這些慾望所需的商品就越有價值。可見,價值是與“人對目標與手段的選擇”聯繫在一起的,對應的是“目的-手段”分析框架。相比之下,效用概念則不具有這樣的“行動”內涵,它指向的是被動地感受從一定數量的商品中獲得的滿足感,而不是“選擇”手段去實現目標。


對一定數量的某種商品來説,其單位商品的價值取決於其最後一單位所滿足的慾望的重要性,也即邊際效用。當這種商品的數量增加時,最後一單位所滿足的慾望的重要性也就下降,這被稱為邊際效用遞減規律。比如對一定數量的水來説,某個體的價值排序是飲用、洗臉、澆花和擦地板,他會首先滿足飲用需求,其次滿足洗臉的需求,然後滿足澆花的需求,最後滿足擦地板的需求。不同目標對他來説具有不同的價值。如他可獲得的一定數量的該商品滿足了他最不重要的慾望之後還有剩餘,那麼該種商品對他來説是沒有價值的。比如對於住在河邊的人來説,水對他是沒有價值的。


上面的例子也説,“有效用”不一定“有價值”,對於河邊的人來説,水對他有效用,但沒有價值。一定數量的某種商品對他來説有沒有價值取決於該種商品對他而言的邊際效用。要説明的是,邊際效用不是給定的,它會隨著一個人的價值排序,也就是目的的變化而變化。如對一個常住在海邊的人來説,海邊的空氣對他沒有價值,但是他突然想到可以把海邊的空氣收集起來賣給西藏的遊客,那海邊的空氣對他就有了價值,因為這時空氣的用途不是滿足呼吸的需求,而是滿足他賺錢的需求,他有了新的目的。當他認識到空氣的價值之後,他投入生産,從而産生了成本,所以我們可以説“成本源於價值”。價值必然意味著要付出代價才能實現,成本就是付出的代價,付出代價意味著産生價格,因此,價值是價格原因,也是成本的原因。沒有價值的事物是沒有成本和價格的。如上面的例子中,他呼吸空氣,空氣對他來説沒有成本,但是一旦空氣被用於生産,具有了價值,則産生了成本。另外,這個例子也説明,價值不是由商品固有的物理屬性決定的,而是取決於人對他的“發現”,這也是主觀價值論的體現。


這裡要繼續説説效用和價值的區別。根據以上論述,價值與個體對不同目標的排序相關,因為價值取決於“所能滿足的最不重要的那個目標的重要性”。但是,效用和“不同目標的重要性排序”無關,它只是一個與滿足感相關的概念,這是兩者的一個重要區別。如在主流經濟學中,邊際效用是指最後一單位獲得的滿足感。如平狄克和魯賓費爾德在他們編的《微觀經濟學》中是這麼定義邊際效用的,他們説“邊際效用度量了從消費一種商品的一個額外的數量中所獲得的額外的滿足”。他們還舉了例子,“設想一下電視的消費——在第二或第三小時後,邊際效用”。可見,在主流經濟學中,效用就是指“滿足感”,和個體的不同目標無關,並且這種滿足感被假定為連續變化。顯然,這是不現實的假設,在真實世界是不存在的。


不難理解,個體會把一定數量的商品滿足重要性不同的慾望(目標),這些目標之間是離散的,不是連續的。把“邊際效用”理解為“減少一單位商品時,放棄的最不重要的目標的重要性”顯然是符合現實的。如像主流經濟學一樣,把個體對不同目標的排序拋開,那也就把人最為重要的行動,也就是“根據重要性對不同目標進行排序”排除在外。顯然,拋開人的行動的經濟學是不真實的。


效用與價值的問題是經濟學的根本和出發點。上文表明為什麼效用不等於價值,為什麼必須把價值概念從效用中獨立出來。如不引入價值概念,則無法給對“邊際效用”給出更符合現實的解釋,也無法説明價值與成本的關係,以及成本來源等經濟學基本問題。如果説經濟學應該是人的行動的科學,那麼當主流經濟學放棄價值概念,而把理論建立在心理學意義上“效用”概念之上時,那麼它在一開始就把人的行動排除了,因此也就偏離了真正的經濟學。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