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疫情如何影響大國競爭戰略規劃

來源:澎湃新聞 | 作者:李晨 | 時間:2020-03-26 | 責編:李曉曼

 

李晨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副教授,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

新冠疫情的影響反映出大國戰略競爭態勢的固化。疫情所帶來的共同挑戰未能推動大國關係改善和新一輪大國合作。一是疫情期間,在亞太海上安全、中東地緣政治等領域,競爭的勢頭依然明顯。二是即使主要大國都把抗擊疫情作為頭等大事,但在政府之間並未形成團結協作的局面。三是疫情相關問題通過社交媒體不斷發酵,成為大國之間的新問題,進一步損害大國關係的輿論和社會基礎。

“美國優先”和大國競爭齊頭並進

美國是當前大國競爭態勢的主要推動者,美國對疫情的應對也體現出它將沿著這一方向繼續前進。美國不再積極和國際社會分享其在醫療、創新研發、物資生産等方面的優勢和資源,也不提出和推動合作議程,而是不斷擴展其旅行禁令範圍,最終涵蓋所有歐洲盟友和最親近的鄰居加拿大,並且保持對多個競爭對手的打壓。

這充分體現了在美國的戰略中,“美國優先”和大國競爭齊頭並進。美國無意提供更多的公共産品,無意顧及更多國家的權益和感受。在此次抗擊疫情中,國際社會也沒有把美國視為領導者。

大國競爭態勢在歐洲、中東和亞太的消長

疫情可能自下而上推動大國競爭進一步聚焦亞太。

當前,美國同時在印太、歐洲,和中東三個方向進行戰略競爭。美國把印太視為新一輪大國競爭的首要區域,但在歐洲和中東方向不得不投入大量資源,包括在歐洲針對俄羅斯的部隊輪換和戰場建設,以及在中東針對伊朗的海空兵力部署和應急行動。上述兩個方向一直存在戰略調整空間。

美國並未把俄羅斯視為長期競爭對手,俄羅斯無意與美歐全力對抗,而歐洲國家也不願意為美俄競爭付出過高代價。對於中東方向,美國也明確了減少投入甚至有脫身的趨勢,只是希望較為體面的脫身,並且維持其能夠接受的地區秩序。伊朗也無意和美國保持高強度的長期對抗。

此次疫情對於歐洲和中東的直接和間接影響,可能為有關各方的戰略調整創造更大的空間。歐洲大部分地區近年來已經遭受多种經濟和社會問題的衝擊,嚴重的疫情更令其狀況雪上加霜。俄羅斯則受到了疫情引發的全球經濟低迷和油價暴跌的衝擊。

多數歐洲國家早已不把戰略與安全問題視為優先議程,疫情之後勢必更為內向。俄羅斯休養生息的需求也會增加。伊朗同樣成為了中東疫情最嚴重的區域,疫情的影響也將與其他社會經濟甚至宗教問題相交織,增加了其調整內外戰略的可能性。

當然,有關各方積怨已久,地緣政治衝突長期存在,歐洲和中東的戰略競爭不可能一夜間消失。但競爭各方減少投入,縮短戰線,逐漸脫離接觸是在短期內可以實現的。

因此,疫情對歐洲和中東的影響,將推動大國競爭進一步聚焦亞太。美國加快其全球範圍內戰略資源的重新分配。例如,一旦美國不需要在中東繼續常態化部署航母打擊群,其在印太的海上兵力資源將進一步被盤活。一旦歐洲戰略競爭弱化,美國陸軍和空軍也會將建設和發展進一步對標印太戰區需求。

疫情對未來大國戰略競爭的影響

疫情的影響對大國競爭的戰略規劃提出更高的要求。在國家戰略層面,要頂得住壓力,抗得住誘惑。壓力既來自於疫情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影響,也來自於外部戰略環境的變化。誘惑主要是對於大國影響力的誤判而産生的外交冒進。

抗擊疫情期間和之後一個時期,國際社會需要大國承擔更多責任,提供更多公共産品。大國不應高估這些責任和公共産品帶來的影響,尤其是涉及其他領域的敏感問題之時。例如,東北亞國家面對疫情實現了更為緊密的合作,提升了互信,但東北亞的傳統安全問題依舊敏感。

疫情導致全球經濟低迷甚至衰退,各國國防預算的增長將受到限制,而大國戰略競爭則需要加快武器裝備的更新換代,並保證日常戰備訓練和軍事行動。因此,在軍事戰略調整和發展規劃上,需要更精準把握技術變革趨勢,明確軍事需求的焦點,並重視通過編制體制調整和戰法創新提高效率。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