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給製造業智慧化轉型足夠信心

來源:環球時報 | 作者:姚洋 | 時間:2019-10-08 | 責編:申罡

過去10年間,我國第二産業(包括工業、建築和運輸三個部門)增加值佔GDP的比例從48%下降到40%,降幅顯著。這個變化符合工業化的一般規律,即在成功實現工業化的國家,工業增加值比例先上升,到達45% —50% 之後開始下降。後面這個下降過程一般稱為“去工業化”過程。


當前,國內對去工業化存在諸多誤解,其中之一是認為,我國不再需要發展工業,而應大力發展服務業了。這個誤解的根源是沒有認識到製造業對於一國經濟長期增長的關鍵性作用。工業比例下降不等於工業增加值的絕對量下降,更不意味著工業的品質下降。世界範圍內的經驗表明,那些能夠成功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國家或地區,在去工業化開始之後,其製造業勞動生産率無不繼續領先其他行業,製造業繼續是維持經濟增長的引擎。製造業之所以能發揮如此重要的作用,與其在兩方面的特性有關。


一是製造業的技術進步率遠高於服務業。技術進步有兩種:一種是提升生産效率,另一種是增加産品數量。製造業在兩個方面都優於服務業。就效率而言,服務業效率的改進空間非常有限。比如,今天男士理髮需要的時間和100年前幾乎沒有變化,餐館、旅館等行業也基本如此,唯有金融業在最近這十幾年有了實質性的改進。相比之下,通過資本更替和技術更新,製造業的效率可以在短期內成倍增長,比如,我國製造業勞動生産率自上世紀90年代初以來就上升了十幾倍。就産品數量而言,服務業産品的數量非常有限,而製造業産品的數量幾乎是無限的。而且,一些高端服務業産品的數量高度依賴於製造業的發展,比如金融、會計、諮詢、設計等行業,沒有高度發達的製造業作為支撐,就幾乎沒有發展的潛力。


 二是製造業生産可以跨境貿易的産品,一個國家如果沒有製造業生産能力,就必須進口其他國家的産品,本國的增長因而受到抑制。在上一輪全球化浪潮的推動下,許多經濟學家認為,貿易盈餘並不提高一個國家的增長速度,而貿易赤字也不降低一個國家的增長速度。然而,這個觀點經不起認真推敲。試想,如果一個國家的製造業比較薄弱,因而大量進口國外産品,那麼這個國家的增長就必須更多地依賴服務業,而服務業的技術進步率較低,且無法向高端發展,這個國家的增長率就會受到抑制。歐盟內部的情況就是這樣。德國的製造業非常發達,貿易盈餘很多,其經濟增長表現也是歐盟國家裏最好的,而南歐那些製造業衰退嚴重的國家,都被鉅額的貿易赤字所拖累,在歐債危機之後一蹶不振。


中華人民共和國自成立之初就確立了製造業立國的原則。在過去70年裏,我國的工業化經歷了三次浪潮。第一次浪潮是“一五”期間的重工業草創時期。在這個時期,我國既充分利用蘇聯156個民用工程的援助,也發揮了自力更生的精神,建立了我國民用和軍事工業的基礎。第二次浪潮是上世紀70年代末,我國利用了國際資本市場低利率的契機,大規模引進發達國家的成套設備,建立了像寶鋼、燕山石化這樣的大型企業,奠定了我國的鋼鐵和重化工業基礎。第三次浪潮是2001年“入世”之後的十年。利用出口加工業的帶動效應,我國在這一時期的工業化進程大大加速,工業就業比例在2001年—2010年上升了10個百分點,相當於2000年前40年的總和。目前,我國成為唯一擁有全部聯合國産業分類的國家。


如何在去工業化過程中持續提高製造業水準、增強國際競爭力,是我國經濟長期發展面臨的一個挑戰。有些人認為,我國還沒有進入去工業化過程,必須繼續大力發展工業。然而,我國已沒有全面擴大工業生産的空間。一方面,國內勞動力價格上漲,成本壓力擠壓低端製造業利潤;另一方面,國際上減排的壓力上升,以化石能源為基礎的工業化空間越來越小。擺在我國面前的唯一選擇是走高品質發展的道路,提高製造業的智慧化水準,提升效率和産品競爭力。


然而,走高品質發展的路不等於每個地方都去搞高科技。幾年前,我國流行“網際網路焦慮”,似乎企業不觸網就死路一條;現在又流行“高科技焦慮”,似乎一個地方、一個企業如果不搞高科技就沒有前途。然而,科技沒有高下之分,只有高效和低效之分。高效的科技提高企業的競爭力和盈利水準,低效的科技恰恰相反。再高大上的科技,最終也要落實到企業盈利上來。


經過三次工業化浪潮,我國擁有了在各個領域科技進步全面開花的資本。在行動通訊、空間技術和人工智慧等領域,我國進入了世界第一陣營,但在更多的領域,我國還處於追趕狀態。但後者恰恰是我國的優勢所在,因為這些領域的科技進步路線比較清晰,可以節省我國的追趕成本。經過二十多年的出口加工業過程,我國的出口産品回歸到技術優勢産業上,即自“一五”時期以來著力發展的機械製造業。但這不是一個簡單的回歸,而是在智慧製造改造基礎上的回歸。事實上,我國已經涌現了大量産品具有強大國際競爭力、全面實現智慧製造的隱形冠軍企業。


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製造業的智慧化轉型也不是一蹴而就的。我們需要足夠的耐心,給企業轉型升級的空間和時間。相信十年之後,我國製造業的智慧化程度將進入世界先進行列。


(作者是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北大博雅特聘教授、長江學者、)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