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禁止蒙面示威是香港當務之急

來源:環球時報 | 作者:支振鋒 | 時間:2019-09-10 | 責編:申罡

“黑衣蒙面”往往是古裝影視中殺人越貨、無惡不作的匪徒形象,或者是當代極端恐怖組織IS(伊斯蘭國)成員的典型裝扮。但令人震驚的是,在近三個月的香港修例風波中,激進示威者屢屢在黑衣蒙面的掩護之下做出暴力犯罪的行為。


黑衣蒙面給了這些原本可能膽小怯懦的激進分子以“惡向膽邊生”的勇氣。衝擊機場、地鐵和政府建築,損毀立法會設施,向警方投擲汽油彈等等,這些極端分子的所作所為遠遠超出正常的遊行集會範疇,他們的行為在任何國家、任何地區、任何法律制度下,都已經構成暴力犯罪。香港的社會秩序被破壞,法治精神被踐踏,經濟繁榮難再期。越來越多的香港市民呼籲出臺“禁止蒙面法”,作為防止局勢升級的一個有力工具。不過,這個提議遭到一些反對派的強烈抵制,也從一個側面反映了這個法案的有效性。


無論是從心理學理論上,還是從遊行示威實踐中來看,這種黑衣蒙面的“黑群戰術(Black Bloc)”,不僅使示威者有通過同樣裝束帶來的組織性、儀式性以及相互支援的安全感,還在事實上使他們對實施暴行有更大的僥倖心理。國外的實踐證明,黑衣蒙面的遊行示威幾乎都會伴隨著暴力。也因此,反對蒙面遊行已經成為當前國際法治的標準操作,特別是香港反對派一直試圖投靠的英美國家,對遊行示威或暴力行動中的蒙面行為,更是立法嚴禁。


早在1723年,香港反對派們推崇的英國就出臺了《黑匪法(Black Act)》,該法專門用於鎮壓在埃塞克斯郡一處森林附近出沒的面部塗黑的匪徒,直到100年之後才廢除。不過,2011年英國的反緊縮大規模抗議中,在討論臨時性應對措施時,反蒙面又被重新提出。而且英國人發現,蒙面示威者的確更易於進行暴力犯罪。美國紐約州早在1845年就有類似規定,而且威力之大,輻射到了21世紀的“佔領華爾街”運動;美國約有15個州在法律中禁止蒙面遊行示威,還有更多州在討論跟進。算上今年8月1日禁止蒙面規定剛剛生效的荷蘭,迄今歐美已至少有18個國家出臺類似規定,以法律禁止甚至嚴懲蒙面示威遊行已成為歐美國家法治的主流。 


懲罰措施最嚴厲的是加拿大,在社會騷亂中蒙面最多可判處10年監禁。而從去年11月起就飽受“黃背心運動”之苦的法國,制定了《反暴力遊行法》,不僅賦予警察在遊行現場及周邊地區搜查行李背包和車輛的權力,並允許省政府在“有充足理由認為某些人的行為對公共安全構成嚴重威脅”的前提下,禁止這些人參加遊行示威。法案還規定,在遊行示威中“故意全部或部分遮擋面部、企圖在破壞公共秩序後不被認出”的行為,將面臨最高1年監禁和1.5萬歐元(約合11.5萬元人民幣)的罰款。 


遊行集會是基本法賦予香港居民的自由。參與遊行集會的大多數市民,包括年輕學生,只要依法以和平方式進行,只要符合“一國兩制”原則,都是法律允許的。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者,往往是自己感覺沒有底氣,甚至是心懷鬼胎,打的就是壞主意。黑衣蒙面成了他們蒙蔽真相的護身符。 


從三年前的旺角暴亂以來,特區政府就在研究禁止蒙面遊行示威,但進展緩慢。在當前香港止暴制亂形勢嚴峻的情況下,雖然不能指望禁止蒙面示威就能解決全部問題,但類似法律規定的儘快出臺,肯定是有助於抑制暴力進一步升級的有效舉措。(作者是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