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裴長洪:深刻理解推動經濟高品質發展的幾個重要問題

來源:中國經濟網 | 作者:裴長洪 | 時間:2019-05-17 | 責編:李曉曼

裴長洪 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教授,中國社會科學院經濟研究所原所長、研究員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週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第一個百年奮鬥目標的關鍵之年,做好今年的經濟工作,十分重要。從今年一季度經濟運作情況看,主要宏觀經濟指標保持在合理區間,市場信心明顯提升,新舊動能轉換加快實施,改革開放繼續有力推進。在經濟運作總體平穩、開局良好的基礎上,進一步做好全年經濟工作,需緊緊圍繞貫徹落實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精神,落實好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推動高品質發展的謀劃與部署,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發展和社會大局穩定,為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收官打下決定性基礎。

充分認識我國經濟長期向好趨勢是推動高品質發展的思想基礎

2018年,我國面臨三方面嚴峻挑戰。首先是深刻變化的外部環境,經濟全球化遭遇波折;其次是經濟轉型陣痛凸顯,經濟運作穩中有變、變中有憂;再次是兩難多難問題增多,要實現多重目標、完成多項任務、處理多種關係,政策選擇和工作難度加大。儘管如此,我國經濟仍然在高基數上達到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社會大局保持穩定。

2019年,我們面臨的外部環境仍不樂觀。世界經濟增速放緩,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宣佈下調全球經濟增長展望,把2019年全球經濟增速預測值降為3.5%。與此同時,保護主義、單邊主義加劇,國際大宗商品價格大幅波動,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明顯增多,外部輸入性風險上升。儘管如此,我國發展仍處於重要戰略機遇期,經濟長期向好趨勢沒有也不會改變。這表現在:

我國經濟擁有足夠的韌性。2018年在大幅度壓減工業産能和嚴格環保督察的環境下,工業增加值突破30萬億元。在國內結構性去杠桿以及融資環境收緊的情況下,企業經濟效益繼續提高。2018年全年規模以上工業企業利潤66351億元,比上年增長10.3%。同時,受服務業需求持續擴大以及價格上漲等因素影響,服務業經營利潤同樣保持快速增長,全年規模以上服務業企業營業收入比上年增長11.4%,營業利潤增長6.5%。

我國經濟具有巨大的潛力。我國經濟的需求結構發生重大調整,消費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第一動力。2018年最終消費支出對國內生産總值增長的貢獻率為76.2%。按照目前的發展態勢看,未來幾年我國商品零售規模有望突破4萬億美元,成為全球最大的商品零售市場。

我國經濟不斷迸發創新活力。2018年研發(R&D)經費支出19657億元,比上年增長11.6%。2018年日均新設企業超過1.8萬戶,市場主體總量超過1億戶。新能源汽車、工業機器人、軌道交通裝備等産業快速發展,産業規模位居世界前列,發展品質和效益明顯提升。

暢通國民經濟迴圈是推動高品質發展的現實基礎

在經濟運作層面,我們面臨新老矛盾交織,週期性、結構性問題疊加的雙重風險。在當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情況下,在宏觀調控上,推出調結構、防風險的政策措施要把握好節奏和力度。為此,要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適度加大需求調控力度。特別是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力提效,穩健的貨幣政策要鬆緊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但是,這些逆週期的宏觀調控措施,決不意味著“大水漫灌”,更不意味著宏觀政策導向的根本轉變。2019年乃至更長遠的一段時期,我國經濟宏觀調控的基本政策取向都將遵循“五個堅持”。

——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統籌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惠民生、防風險;進一步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

——堅持新發展理念。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牢固樹立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用的發展理念,出臺更有效的措施,繼續推動生動實踐。

——堅持推動高品質發展。高品質發展既要體現在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上,還要體現在深入推進新型城鎮化、加強污染防治和生態文明建設等方面。

——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在“鞏固、增強、提升、暢通”八個字上下功夫,更多采取改革的辦法,更多運用市場化、法治化手段,鞏固“三去一降一補”成果。同時要繼續打好三大攻堅戰,堅持結構性去杠桿,防範金融市場異常波動,處理好地方政府債務風險。

——堅持深化市場化改革、擴大高水準開放。這就要求我們繼續堅持和完善我國的基本經濟制度,健全與高品質發展相適應的體制機制。一方面要使國有企業通過改革創新強身健體,不斷增強發展活力和核心競爭力;另一方面要下大氣力優化民營經濟發展環境,促進民營經濟更好發展。同時要在創新和完善宏觀調控中深化財稅金融體制改革,特別是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賦予微觀主體更大活力。

促進新舊動能接續轉換是推動高品質發展的關鍵一環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部署了10項工作任務,每項任務都很重要。從推動經濟高品質發展的角度看,關鍵一環是要促進新舊動能接續轉換。

促進新舊動能轉換要立足推動傳統産業改造提升。傳統産業改造提升的基本途徑是與現代服務業融合發展,提高製造業服務化水準,其基本規律大致包含以下三點:一是價值鏈上的橫向升級。由製造環節向上游延伸,向研發、設計、創意、標準環節推進,如軌道交通裝備産業;由製造環節向下游延伸,向品牌、渠道、物流、服務環節推進,如家用電器産業。二是價值鏈網路上的縱向升級。要使從事製造環節的企業由模組供應商上升為系統整合商,如高端船舶、重大技術裝備産業。三是價值整合層面的創新。這主要包括製造業的資訊化、智慧化、綠色化、服務化。

促進新舊動能轉換需要超前佈局新興産業。深化大數據、新一代資訊技術、人工智慧等研發應用,發展高端製造、生物醫藥、新能源汽車、新材料等新興産業集群,壯大數字經濟。應該看到,以數據為關鍵投入要素的數字經濟將成為經濟發展的重要驅動力。對此,要加大投入,加強資訊基礎設施建設,推動網際網路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加快傳統産業數字化、智慧化,做大做強數字經濟,拓展經濟發展新空間。還要看到,智慧製造成為工業經濟高品質發展的新趨勢,自動駕駛是智慧製造最具商用前景的領域之一。我們需要著眼這些新興産業,提前進行佈局,為推動新舊動能轉換積聚力量。

促進新舊動能轉換需要改革攻堅。隨著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人民群眾對美好生活的嚮往將更多集中于對公共産品和公共服務的需求上。公共産品、公共服務供給不足、不優是當前發展不充分的主要表現,引入市場機制能有效解決供給不足、不優等問題。公共品既具有不同程度的福利性,也具有不同程度的商品性,應恰當分類、區別對待、具體施策;吸引社會資本投入,緩解政府投入資金的不足。這些特殊産業也帶有普惠性特徵,引入市場機制後不能以盈利為唯一目的,但需要解決投資回報和企業發展的商業利益問題。

促進新舊動能轉換需要解決好知識經驗短缺和資本積聚不足的問題。當前,不少中小企業感到憂慮和困惑,一個重要原因是,在新形勢下,要依靠新動能發展新業態、新商業模式、新産業,就超出了以往的知識和經驗,以至於一些企業不知從何著手。還要看到,一些新産業需要的投資較大、需要的技術較高,大量中小企業缺乏相應的投資和運營能力。因此,促進新舊動能轉換,需要激發全社會對新知識的學習熱情,推動新技能的普及,同時探索社會資本積聚的新模式。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