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宋國友:“美企回流”難過四道坎

來源:環球時報 | 作者:宋國友 | 時間:2019-05-15 | 責編:李曉曼

宋國友 復旦大學美國研究中心副主任

自美國總統特朗普提出“美國優先”口號以來,一直希望讓一些在海外從事加工、製造的企業回流美國,重振美國製造業,拉動藍領人群的就業率。美國政府為此採取了一系列措施。近日,特朗普又多次提出“美國企業回流美國”,但從實際來看,願望雖好,卻難以成真。

首先,美國製造業工人勞動力成本較高。得益於美國頁巖油氣革命,美國國內能源價格下降較為明顯,但是美國製造業工人成本相對較高。從數據看,美國工人的小時工資收入約為22美元,但是美國的製造業僱主雇用一個工人每小時付出的綜合成本,包括社保、稅收等,超過40美元。而其他製造業國家,比如其鄰國墨西哥製造業的用工成本,只有其十分之一左右。中國工人的綜合用工成本,儘管近年上漲較為明顯,也不到美國的四分之一。製造業大多為勞動力密集型,勞動力成本佔比較大,其他成本差異較小,因此美國製造業用工成本不具備競爭力。

其次,熟練工人缺乏。從20世紀80年代出現製造業空心化開始,美國已經有將近兩代人遠離了製造業,絕大多數美國年輕人沒有聽過工廠機器的轟鳴,更沒有在工廠流水線待過一秒鐘,製造業領域的基本操作技能為零。哪怕因為有特朗普政府的政策鼓勵和製造成本的相對降低,但缺乏熟練工人對於製造業企業而言是致命性的。沒有熟練工人,就不會有優質産品,甚至無法組織生産。而培訓熟練工人,並非三五年就能解決。富士康在威斯康辛州的工廠遲遲不能動工,應該就有該地區缺乏大量熟練工人的原因。

再次,製造業供應鏈約束。製造業具有顯著的産業集群效應,往往和上下游供應鏈企業聚集在一起。這樣不僅會産生規模效應,大幅減少成本,而且會使得新産品研發、實驗和調整的時間週期大為縮短,從而保證競爭優勢。美國經歷了長期的製造業外流,絕大多數製造業行業已經集體性地外遷。企業做決策是非常務實的,現在即便有單個企業考慮回流美國,或者有外資企業希望投資美國,但缺少供應鏈配套支援是限制製造業大規模投資美國的一個重大因素。

最後,製造業的全球競爭。特朗普並不是希望重振製造業的唯一領導人,美國也不是推動製造業發展的唯一國家。經過2008年的國際金融危機,全球都更為重視製造業在經濟中的積極作用,各主要經濟體紛紛採取各種措施,或者進一步鞏固製造業的已有優勢,或者制定政策推動經濟結構去虛向實。舉例而言,特朗普重振製造業的最有力舉措應該是2017年底落地的稅改政策。然而眾所週知,過去一段時間,各經濟體大都推行了程度和規模不一的減稅,從而大大抵消了美國減稅的效果。

事實上,兩個數據已經很大程度上説明瞭美國重振製造業的限度。一是在稅改之後2018年的後三個季度,美國製造業在GDP中的比重每個季度都為11.4%,沒有任何擴大。二是2018年美國製造業稅後利潤是2010年以來最低的一個年份。美國政府或許可以在國際政治中任性地揮舞著權力的大棒,但面對市場的力量,卻無計可施。

市場是聰明的,也是理性的。在全球製造業産業投資版圖中,美國仍不是最佳目的地。尤其是特朗普政府特別希望重振的中高端製造業領域,中國、歐洲和日本等經濟體可能都是更好的選擇。美國政府要做的,不是人為地去塑造製造業的流向,而是順應全球資本流動的現實,更好地發揮自身比較優勢。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