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朝鮮領導人新年首次出訪再選中國的背後考量

來源:澎湃新聞 | 作者:李佩 李怡清 | 時間:2019-01-10 | 責編:于京一

去年元旦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年講話中向世界釋放的善意信號,開啟了半島局勢的諸多重大變化——朝韓運動員在冬奧會開幕式上共同入場、金正恩三度訪華、朝韓領導人三次會談、美朝領導人歷史性會晤……

今年伊始,朝鮮領導人在外交上再有新動作。

中共中央對外聯絡部新聞發言人1月8日在北京宣佈:應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邀請,朝鮮勞動黨委員長、國務委員會委員長金正恩1月7日至10日對中國進行訪問。

這是朝鮮最高領導人在過去一年內第四次訪問中國,有消息稱,這也是金正恩首次在自己生日這天出訪。

當前,朝鮮正與美國圍繞計劃於今年初舉行的兩國領導人峰會,即第二次“金特會”展開磋商。此外,去年南韓總統文在寅訪問平壤後韓方所期待的金正恩同年回訪未能實現。

在此背景下,澎湃新聞對話上海社科院國際問題研究所研究員李開盛、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東北亞研究所副研究員劉天聰、吉林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王生等多名專家,對金正恩第四次訪華作出解讀。

訪華時機

李開盛:金正恩頻繁訪華主要不是為了協商第二次“金特會”,因為現在第二次“金特會”美朝都還在協調之中。我個人覺得他現在再次訪華主要還是為第二次“金特會”積累自己的外交籌碼。因為越是到了關鍵的時期,朝鮮能出的牌就越少,怎樣去推動美國更多有利於朝鮮的舉動呢?目前南韓已經做了很多努力,朝鮮思來想去,還是需要從中國這方面去撬動。

朝核問題還是一個美朝矛盾點,現在朝鮮已經向美國提出了要求,美國也向朝鮮提出了要求,朝鮮的要求只有美國才能夠滿足,所以説“生日蛋糕”還在美國手上。

那麼為什麼説還需要付更多的訂金呢?這是因為在這個無核化的道路上要得到美國的同意,從現實角度上看,要得到特朗普總統和美國國內的信任,甚至更多國際社會的信任,朝鮮需要向國際社會作出一些展示誠意的無核化舉措,或者説美朝雙方都需要作出更多實際性動作。

王生:金正恩訪問中國的這個時機是很關鍵的節點,目前他面臨著和特朗普的第二次首腦會談,在朝鮮半島局勢即將發生重要變化的時刻,需要中朝之間有一個很好的溝通及協調。

這也説明瞭中朝關係在朝鮮半島局勢發展當中的這個作用是非常重要的,從去年一年朝鮮半島局勢的變化當中,我們也能感受得到,中朝領導人的三次見面對於朝鮮在無核化態度上的轉變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沒有他們的三次見面,金正恩不可能有那麼大的信心去和美國及南韓發展關係。

最主要的問題可能是探討無核化和美朝之間怎麼談判的問題,美朝之間爭議的焦點還是美國希望朝鮮先棄核,中國可能會和朝鮮商量在無核化僵局上找到突破口,比如朝鮮是否有可能繼續採取一些具有實質性的棄核措施,然後中國勸説美國也採取一些措施如放鬆制裁,這樣在第二次“金特會”之前雙方才能拿出一些實質性的動作。

中朝關係

李開盛:通過前三次訪華,應該説中朝關係已經定了基本的一個基調了,目前應該更多的是鞏固這種關係,這個不會有實質變化,實質的變化還是有待於朝核問題的基本解決,因為朝核問題不解決,這個也始終是埋在中朝關係當中一個重要的挑戰。

王生:中朝關係從去年開始發生了一個實質性的改變,主要的標誌是在朝鮮半島無核化這樣的一個目標上,中朝之間相向而行了,這就克服了以前在這方面的分歧,這個是實質性的一個變化。

另外一個變化是,今年是中朝建交70週年,那麼在這樣一個重要的關鍵階段,朝鮮從去年開始重心轉向經濟建設,加上無核化進程,對中朝之間合作的要求更加密切和迫切。

美朝談判

李開盛:這就是當前局勢比較麻煩的地方,美朝誰都不肯做出更多讓步,因此,即便第二次“金特會”舉行,在2019年上半年可能美朝關係還不會取得實質進展。

如果有動力,可能來自於下半年甚至快到2020年的時候,特朗普會不會出於國內局勢的考慮,為了謀求連任在外交上作出讓步;另一個動力就是中方能否説服朝鮮作出進一步的讓步,但目前還是未知數。

劉天聰:若要促成第二次“金特會”,美朝雙方須在會前達成一些“好看又好吃”、或至少要“好看”的東西,作為會談的成果。

朝鮮在上次“金文會”中已經提出,“若美國本著‘6·12朝美聯合聲明’精神采取相應措施,朝鮮願意將繼續採取永久廢棄寧邊核設施等進一步的措施。”朝鮮所謂的相應措施,現階段主要指的是緩解制裁。從現實來看,只要美方在放鬆制裁上對朝鮮釋放善意,完全可以期待朝鮮做出進一步的無核化承諾,並在廢棄寧邊核設施、導彈試驗場、甚至銷毀遠端導彈和核彈頭方面採取實際舉措。

推進半島無核化的鑰匙握在美國手裏。取決於美國是不是真心願意實現半島無核化,取決於美國究竟是為了“打牌”還是為了解決問題。當然,除了放鬆制裁,美國若能在固化半島穩定局面、給予朝鮮安全保障等問題上做出一些承諾,也是有現實意義的。

王生:對於朝鮮來説,堅定無核化這樣一個目標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就是發展經濟這一重心,朝鮮要發展經濟,首先得解除國際社會對朝鮮的制裁,如果這個制裁不解除,朝鮮和周邊國家發展關係都有很大的障礙。在這樣的情況下,朝鮮有一個客觀的要求,那就是拿出一些無核化舉措,美國相應地解除經濟制裁,這樣來促進朝鮮無核化的信心。

因此,朝鮮也想通過和中韓發展經濟關係,來形成一個好的環境氛圍,促進東北亞環境的變化,這可能對於美國改善和朝鮮的關係也會有促進作用。所以期待這次第二次美朝首腦會談可以在行動對行動這方面取得一些進展,也希望朝鮮在無核化舉措方面拿出一些有誠意的無核化舉措來,相應地美國也採取一些措施,如放鬆對朝鮮的制裁,這樣談判才可以進行下去。

至於下一步談判的動力,朝鮮可能會在允許核查方面作出一些讓步,但是美國也要拿出一些對應的措施,但是現在看來,現在朝鮮拿出核清單還是比較困難的一件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