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英媒:創新變得越來越難 新興企業正離開矽谷

來源:參考消息 | 作者: | 時間:2018-10-08 | 責編:于京一

英國《經濟學人》週刊網站近日刊載題為《為什麼新興企業正離開矽谷》的文章稱,如果矽谷的相對衰落預示著一個繁榮和相互競爭的技術中心全球網路的崛起,那將是值得慶祝的。不幸的是,矽谷達到巔峰更像是一個警告:各處的創新正變得越來越難。

文章稱,“像文藝復興時期的佛羅倫薩一樣。”這是人們對於矽谷生活的常見描述。從聖何塞到舊金山之間的這一小塊土地是全球價值最高的五家公司中三家的所在地。灣區是全球第19大經濟體,排名高於瑞士和沙烏地阿拉伯。

文章稱,矽谷不僅是一個地方,也是一種理念。自近80年前比爾休利特和戴維帕卡德在一個車庫創業以來,它一直是創新與才智的代名詞。有一些發明在全世界無人可望其項背:微處理器晶片、數據庫和智慧手機的淵源都可以追溯到矽谷。

文章稱,它將工程技術、欣欣向榮的商業網路、豐裕的資金、實力雄厚的大學與冒險精神相結合,這令矽谷獨一無二,無法複製,儘管曾有許多人試圖這樣做。矽谷作為世界卓越創新中心的地位沒有足以匹敵的競爭對手。但是有跡象表明,矽谷的影響力已經達到巔峰。如果這僅僅是其他地方出現更大創新性的徵兆,那值得歡呼。然而,真相卻不容樂觀。

矽谷巔峰

文章認為,有證據表明情況正在發生變化。去年,離開舊金山的美國人比到那裏的要多。根據最近一項調查,46%的受訪者表示計劃在未來幾年離開灣區,高於2016年的34%。如此多的初創企業正在向新的地區拓展,以至於這一趨勢有了一個名稱——“離開矽谷潮”。堪稱矽谷最受矚目的風險資本家的彼得蒂爾就是其中之一。2013年,矽谷投資人將一半資金投向了灣區以外的初創企業;如今,這一數字接近2/3。

文章稱,這一轉變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是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矽谷開銷巨大。生活成本在全球名列前茅。一位公司創始人估算,年輕的初創企業在灣區的運營費用至少高出美國其他城市四倍。從量子計算到合成生物學的新技術的利潤率低於網際網路服務業,這使得對於這些新興領域的初創企業來説,節省資金更為重要。

文章稱,其他城市的相對重要性因此也在上升。追蹤創業精神的非營利組織考夫曼基金會基於初創企業和新企業家的密度,現在將邁阿密-勞德代爾堡地區列為美國初創企業活動的第一名。蒂爾正在搬往洛杉磯,那裏有著充滿活力的科技景象。菲尼克斯和匹茲堡已經成為自動駕駛汽車中心;紐約成為媒體初創企業中心;倫敦成為金融科技中心;深圳成為硬體中心。所有這些地方僅靠自身都無法與矽谷匹敵;它們指向的是一個創新更分散的世界。

巨頭的陰影

文章認為,如果偉大的創意能夠在更多地方迸發,那就應當受到歡迎。問題在於,更廣泛的創新環境在某種程度上也受到了壓制。一個問題是科技巨頭的主導地位。在“字母表”、蘋果、臉書等公司的陰影之下,初創企業,特別是消費者網際網路行業,越來越難吸引資本。2017年,美國首輪融資量較2012年減少了約22%。“字母表”和臉書給僱員的薪水非常慷慨,初創企業甚至都很難吸引到人才(臉書的薪水中位數是24萬美元)。當創業成功的可能性變得更不確定,而報酬與在一家巨頭企業穩定工作並無太大差別時,活力就會受損。

文章稱,創新遭到壓制的第二種途徑是西方日益不友好的政策。不斷高漲的反移民情緒和唐納德特朗普總統推出的那種更嚴格的簽證制度對整個經濟都産生了影響:外國企業家創建了美國約25%的新公司。矽谷最初的繁榮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政府的慷慨。但是,自2007年至2008年金融危機以來,美國和歐洲國家政府投入公立大學的支出減少了。基礎研究經費不足——2015年,美國聯邦政府的研發支出佔GDP的0.6%,是1964年的1/3——而且方向是錯誤的。

文章稱,如果矽谷的相對衰落預示著一個繁榮和相互競爭的技術中心全球網路的崛起,那將是值得慶祝的。不幸的是,矽谷達到巔峰更像是一個警告:各處的創新正變得越來越難。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