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重大勝利,特朗普這次贏了!

來源:環球時報 | 作者: | 時間:2018-10-08 | 責編:于京一

特朗普今天很高興,因為就在剛才,因為被指曾在17歲時性侵過女性而深陷“性醜聞”的美國聯邦巡迴法院的法官卡瓦諾,卻成功通過了美國參議院投票,成為了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新任終身大法官。從此,他將與其他大法官一道,在美國法律與社會進程,乃至整個國家的思想和意識形態領域中,扮演起“舉足輕重”的角色。

法新社7日報道,當地時間6日,美國參議院最終投票通過了美總統特朗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佈雷特卡瓦諾。其中,贊成50票,反對48票。

美國參議院最終投票通過了美總統特朗普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佈雷特卡瓦諾。

 

特朗普隨後發推文説:“我要讚許和恭賀美國參議院,同意把我們的最棒提名人卡瓦諾法官,送進美國最高法院。稍後,我就會簽署他的任命書,他將會正式宣誓。令人非常興奮!”

ABC新聞網稱,這對特朗普來説是一個很明確的勝利。BBC表示,美國即將舉行中期選舉,卡瓦諾獲得確認形同特朗普的一次勝利。CNN則發表評論哀嘆,當特朗普成為美國總統時,我們就應該知道慈悲的政治離我們遠去,是我們給了他隨心所欲創建最高法院的權力。卡瓦諾成為新任終身大法官不是最驚人的,最驚人、最讓人羞愧的是,我們允許這件事發生。

根據美國媒體的報道,卡瓦諾是以【50票支援48票反對】的極微弱優勢通過了美國參議院的投票的。這一結果也是投票前多家美國媒體普遍預測的結果。

而卡瓦諾也因此成為了美國歷任大法官裏“贏得最險”的一位,僅次於1881年的美國大法官詹姆斯加菲爾德(24票支援23票反對)…..

從下面這張過去40年裏其他幾位美國聯邦大法官候選人的參議員得票數來看,也不難發現卡瓦諾取得的這個“50對48”的票數優勢是多麼地微弱——就連1991年時同樣深陷“性醜聞”指控的美國現任終身大法官托馬斯,都比他多了2票……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參議院51名共和黨議員幾乎都給卡瓦諾投了“贊成”票,僅有來自阿拉斯加的共和黨女議員麗莎穆爾科斯基投了“棄權”票。


據悉,這位女議員原本是不打算支援卡瓦諾的。但因為另一位支援卡瓦諾的共和黨議員、代表蒙大拿州的史蒂夫戴恩斯今天要參加女兒的婚禮。所以,為了能讓戴恩斯放心地參加女兒的終身大事,穆爾科斯基決定改投棄權票,這樣就不需要戴恩斯錯過女兒的婚禮來投贊成票了。

相對的,49名民主黨議員中幾乎所有人都給卡瓦諾投了“反對”票,唯一的例外是來自美國西弗吉尼亞州的民主黨參議院喬曼欽——他給卡瓦諾送去了最為關鍵的“贊成”票。

按照美國媒體的分析,這位民主黨的議員之所以會“叛變革命”,是因為他所在的西弗吉尼亞州的選民絕大多數都支援卡瓦諾以及提名卡瓦諾的美國總統特朗普。所以,為了取悅這些保守派的選民,從而贏得馬上就要舉行的美國中期選舉,曼欽只得順從“民意”去支援卡瓦諾——哪怕這意味著違背自己的黨派的意志,並被民主黨的支援者堵門抗議……

這也是這50票贊成48票反對的由來。

話説回來,這卡瓦諾當選美國聯邦大法官的道路為何會如此曲折和充滿爭議,還要從9月他被一位心理學教授指控曾經在17歲的時候性侵過她説起。

當時,原本成為聯邦大法官幾乎成為定局的卡瓦諾,突然被這位名叫福特的女教授指控,稱他曾經在36年前中學時代的一次派對上酒後對她實施性侵,但因為她掙脫了才未能得逞。

此事也成為了美國9月最大的熱門新聞,甚至卡瓦諾和福特還一度在美國參議院的聽證會上公開對峙了此事,而且雙方都在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哭訴自己是性侵/謠言的“受害者”。這場聽證會也因此格外精彩,以至於吃瓜的美國老百姓在乘飛機的時候都在不約而同地觀看這場充滿了一切戲劇元素的“年度政治大戲”。

然而,這次聽證會並沒有就卡瓦諾是否性侵福特給出一個“答案”。之後FBI針對此案的調查也同樣無法證明卡瓦諾性侵過福特。但FBI也沒有反過來認定福特在撒謊。

不僅如此,按照福特律師的説法,FBI在針對此案的調查中根本沒有再找福特這位直接當事人詢問過任何案情資訊,而只是詢問了另外9個與此案可能有關聯的“第三人”。因此福特一方認為這個調查根本是有問題的。

所以,卡瓦諾在17歲那年到底有沒有性侵過福特,今天在很多美國人看來還是一個“迷”……

可從今天的投票結果來看,這個問題的答案已經根本不重要了。

因為在“屁股決定腦袋”的美國政壇,不論卡瓦諾是否真有問題,在參議院控制了過半席位的共和黨原本就是要送政治立場偏“保守”的他進入美國聯邦最高法院的,好讓卡瓦諾在這個美國最高的法律機關幫他們阻擊民主黨的“自由派”法案和政策。

只不過這次FBI的調查結果給了共和黨內那些原本還有些“求穩”的“搖擺派”們一顆“合法性”的“定心丸”,令他們可以放心地給卡瓦諾投“贊成”票——因為即便卡瓦諾真有問題,也有FBI在前面“背書”呢。

這其實也是那位來自西弗吉尼亞州的民主黨議員會選擇與共和黨的參議員們一同支援卡瓦諾的另一個重要原因。

但這並不是説站在共和黨對面的民主黨就在乎“真相”。實際上,他們也不清楚福特和卡瓦諾到底誰説的是事實,但為了不讓共和黨在美國聯邦最高法院裏安插這麼一個立場“保守”且對民主黨比較反感的人當大法官,民主黨的參議員們就必須堅定地支援福特,堅定地否定FBI的調查,並堅定地認為卡瓦諾就是“性侵犯”。

當然,比起保守的共和黨以及他們仇視主流媒體的總統特朗普,持自由派思想的民主黨與美國媒體的關係更緊密,也更擅長用“自由主義”和“平權思想”去獲得年輕人以及少數族群的支援。

所以,我們才會看到已經成功當選美國大法官的卡瓦諾,仍然在被美國眾多主流媒體做“有罪推定”的這一“荒誕”場景。

甚至民主黨方面此刻還在發誓説:如果我們能贏得2018年11月中期選舉,將立刻重新啟動對卡瓦諾的調查!

而被民主黨發動起來的大量抗議者則不僅還在持續圍堵多名支援卡瓦諾的參議員,還因為今天在美國國會大廈前過於激烈的抗議行為而被警察逮捕……

最後,卡瓦諾在如此強烈的爭議中還能當上美國聯邦終身大法官,其實也是美國國會兩黨日趨偏執的“黨爭”令美國社會不斷被撕裂、性別族群分化對立越發嚴重的必然結果。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