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美朝核談中,美國究竟帶的什麼節奏?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 作者:李靜 | 時間:2018-09-11 | 責編:于京一

幾乎是在臨行前的最後一刻,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原定於8月26日出發赴朝鮮訪問的行程被取消。據美國媒體披露,美國國務院官員原本已經打點好了行裝準備出發,未承想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白宮聽取蓬佩奧彙報同朝鮮磋商的情況後,立即決定取消蓬佩奧此訪。

“我已經要求蓬佩奧國務卿,這個時候不要去朝鮮了,因為我感覺,我們在朝鮮半島無核化上沒有取得足夠進展。” 8月24日,特朗普在社交媒體推特上宣佈了這一消息。

美國《華盛頓郵報》報道稱,蓬佩奧彙報時向特朗普展示了朝鮮勞動黨中央委員會副委員長、統一戰線部部長金英哲的信函,信中的激烈好戰言辭促使特朗普和蓬佩奧決定取消此次訪朝。

“強盜式的”談判

自從6月中旬同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舉行會晤之後,特朗普一直堅稱同朝鮮的談判進行得很順利,他曾經信心十足地宣告:“朝鮮核威脅已不復存在。”

特朗普同金正恩在會晤中就半島問題達成聯合聲明以來,美朝雙方都採取了一些善意和積極的舉措。美韓取消了今年8月的聯合軍演,特朗普表示,這項軍演具有“挑釁性”且耗資巨大。朝鮮已經開始拆除西海衛星發射場的一些關鍵設施,並且釋放了4名監禁的美國人,還歸還了55具朝鮮戰爭美軍的遺骸。

然而,這些積極姿態難以掩蓋進入實質性談判階段後雙方在基本立場上的分歧。落實新加坡會晤共識成果的談判進展不順,雙方對朝鮮“棄核”的方式及節奏的認識大相徑庭。美方始終堅持朝鮮實現“完全、可驗證、不可逆”(CVID)的無核化,並且將這作為美方做出其他實質性讓步的前提,而朝鮮堅持以“行動對行動”的方式對等棄核。

蓬佩奧7月下旬在聯合國安理會指責朝鮮違反制裁決議,要求各國不放鬆對朝鮮的制裁壓力。他還表示,在朝鮮實現“可驗證的棄核”之前,美方只能做出一些不包含放鬆或解除制裁的讓步。

同美國改善關係和實現半島永久和平機制是朝鮮的最大關切。金英哲今年7月與到訪的蓬佩奧會談時,提出希望在《朝鮮停戰協定》簽署65週年的7月27日發表終戰宣言,但美方沒有接受。居中調停的南韓則遊説特朗普政府簽署一份不具有約束力的終戰宣言,進一步向朝方釋放善意。但特朗普政府沒有同意。美國國務院發言人諾爾特8月29日進一步明確表示,終戰宣言只能在朝鮮半島無核化之後簽署。

復旦大學朝鮮南韓研究中心主任鄭繼永對《中國新聞週刊》表示,特朗普此前在“推特”上對朝美關係和解決半島問題進展的評價“誇大其辭的成分不小”。新加坡會晤之後,雙方在技術上的進展並不是特別順利,朝鮮認為自己做了很多,但是美國實質性的作為很少,在終戰宣言這麼一個簡單的問題上都一拖再拖,讓朝鮮很難接受。

蓬佩奧7月第三次訪朝後,對媒體宣稱在“幾乎所有問題上都取得了進展”,但實際上他未獲金正恩接見。從接待禮遇上看,同他前兩次訪朝相比已屬於“降格”。訪問結束後,朝中社立即發表外務省發言人聲明,稱對蓬佩奧的態度和立場感到“無比遺憾”,對會談結果表示“極其擔憂”。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稱,蓬佩奧同朝方談判期間,還要求朝鮮交出一份全部核設施的清單,但並沒有提出任何補償作為交換。這相當於要求朝鮮在沒有任何保障的情況下拱手交出自己的核家底,這是朝鮮絕對無法接受的。為此,朝方抨擊蓬佩奧的談判風格是“強盜式的”。

此後,蓬佩奧和朝鮮外相李勇浩均出席了8月的東亞合作系列外長會,但雙方並未會晤。

美國情報機構認為,朝鮮儘管公開宣佈將拆毀核實驗設施,但實際上一直沒有停止秘密開發核導能力。國際原子能機構8月20日也發佈報告説,朝鮮過去兩個月內仍在繼續提煉武器級濃縮鈾。朝鮮雖停止了核導實驗,並且拆除了導彈設備,但核武器計劃和導彈研發計劃完好無損,有理由對朝核計劃“嚴重關切”。

“施壓派”佔據上風?

在同朝鮮的談判陷入僵局的背景下,蓬佩奧8月23日任命曾經在福特汽車公司負責政府事務的副總裁斯蒂芬比甘擔任美國國務院對朝政策特別代表,接替已於今年3月辭職的資深外交官尹汝尚。比甘曾任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執行秘書、國會參院多數黨領袖國安事務顧問、參院外委會辦公廳主任等職務。蓬佩奧對比甘寄予厚望,他在宣佈任命時説,比甘外交與談判經驗豐富,將負責對朝談判工作,此次任職非常及時。

《洛杉磯時報》評論稱,對比甘的任命表明談判已經到了關鍵時刻,蓬佩奧需要加強他的團隊,此番對朝鮮的訪問,對於重啟陷入僵局的去核化談判至關重要。然而,在比甘火線任命的一天之後,特朗普就宣佈取消此次訪朝行程。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分析師布魯斯克林格納對媒體表示,此舉反映出特朗普政府內部對朝政策“嚴重缺乏協調”。

有白宮高級官員披露,特朗普8月24日聽取蓬佩奧彙報並做出取消訪問的決定時,在場的還有白宮辦公廳主任凱利和比甘等人。同時,美國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通過電話參與了討論。特朗普在推特上發佈消息時,博爾頓不在房間裏,但他從一開始就反對這次訪問。

據《華盛頓郵報》報道,博爾頓認為,包括面對面會談在內的任何讓步都被朝鮮視為軟弱的表現。同時,對於現階段如何處理朝鮮的核導計劃,美國政府部門間的爭論非常激烈。美國政府沒有統一的評估,因此不同部門對朝鮮立場倒退的激烈程度評價不一,對會談在多大程度上陷入僵局的標準也不盡相同。如果蓬佩奧和比甘不能向特朗普表明他們能夠取得進展,未來幾週,特朗普可能會批准一種更為強硬的立場,站在以博爾頓為代表的“施壓派”一邊。

主張對朝強硬施壓、更傾向於單邊主義的博爾頓幾天前也對媒體表示,蓬佩奧訪朝有可能見到金正恩。但這與以蓬佩奧為首的國務院系統的調門截然相反。國務院發言人諾爾特明確表示,蓬佩奧此次訪朝並不期望能夠見到金正恩,但即便如此,雙方進行規律化的會見非常重要,美高官訪朝是促使美朝對話正常化的一種途徑,半島問題的解決需要時間,各方應當保持耐心。

布魯金斯學會高級研究員托馬斯懷特今年5月曾撰文指出,博爾頓與蓬佩奧之間既有政治上的爭權,又有理念上的爭鋒,很可能爆發衝突。他認為,博爾頓對國務院官僚體系嗤之以鼻,但蓬佩奧作為國務院最高長官,必須鞏固這一機構的權威和影響。

“不排除是美國在調控節奏”

特朗普在推特上宣佈取消蓬佩奧訪朝時還説:“蓬佩奧期待著不久的將來去朝鮮,很可能是在我們與中國的貿易關係解決之後。” 他還表示,因為美國在經貿問題上對中國採取非常強硬的態度,“我不相信他們還在像以往那樣幫助推進(朝鮮)棄核進程。”

對於特朗普的這番言論,中國外交部發言人陸慷8月25日表示,有關各方應當堅持政治解決的方向,積極接觸、商談,照顧彼此合理關切,展示更多誠意和靈活性,而不是反覆無常,諉過於人,這樣才能確保政治解決半島問題進程不斷取得進展。

鄭繼永認為,此次臨行變卦,是美國對朝鮮的一種施壓手段。他説,在新加坡會晤前,美國也曾經突然説要取消會面,這次很可能是異曲同工。“特朗普將壓迫感釋放到最大,能夠讓朝鮮産生的讓步也會比較大”,總體來看還是一種技術操作,對美朝關係的總體進展沒有大的影響。

美國國防部長馬蒂斯8月29日稱,對於是否在今後繼續暫停美韓聯合軍演,美方尚未做出決定。但當天特朗普在推特上稱:“總統認為他與金正恩的關係非常友好,目前沒有理由花一大筆錢搞美韓軍演。”

鄭繼永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在“通俄門”不斷發酵的背景下,把握一下同朝鮮談判的節奏,以便談判果實在9月中下旬或10月上旬收穫,對於共和黨在11月初的中期選舉最有利。

“目前不排除是美國在調控節奏,使朝鮮的妥協在更好的時機發生。”鄭繼永説。同時,朝鮮也特別了解特朗普需要什麼,可能會在適當的時候,認為自己能從美國得到更多讓步的時候,做出適當妥協去“給特朗普長這個臉”。

朝鮮官方並未就蓬佩奧取消訪朝行程本身置評。《勞動新聞》8月26日刊發評論文章時也未提及此次臨時取消的訪問,僅指責美國一邊策劃軍事演習準備入侵朝鮮,一邊面帶微笑謀求對話;而另一方面,美國近來將一部分“特種部隊”調至菲律賓,是為了演練對朝鮮的“滲透”,同時還用密歇根號核動力潛艇將駐紮在日本沖繩的綠色貝雷帽、三角洲等特種部隊成員調往南韓鎮海海軍基地,這些舉動“極度挑釁和危險”,可能使朝美對話“脫軌”。

南韓政府則對此次訪朝未能成行感到遺憾。南韓外長康京和8月25日同蓬佩奧通電話,呼籲各方“保持動力”,繼續推進談判,朝著半島實現無核化與和平的目標努力。

鄭繼永表示,每次在朝美談判出現波折的時候,南韓會起到比較積極的作用。現在正是南韓勸説朝美雙方保持克制、推進談判的時候。南韓尤其是要勸説美國,要站在半島整體立場上,不要再做讓朝鮮無法接受的事情,不能讓朝鮮無核化的動力越來越弱。

按照計劃,南韓總統文在寅會于9月訪問平壤。青瓦臺發言人金宜謙早前曾表示,在當前環境下,文在寅總統作為打破朝美僵局的“促成者與調停人”的作用,會更加重要。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