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美聯儲前主席:我為什麼反對特朗普打貿易戰

來源:俠客島 | 作者: | 時間:2018-07-11 | 責編:于京一

那艘可憐的美國大豆船最終沒有跑進12點,而北京時間今天淩晨,美國貿易代表處突然發佈一個通知説,那些會被貿易戰影響的從中國進口産品的美國企業,可以有90天的時間向美國政府申請有效期1年的“關稅豁免”,如果某個産品被豁免,那進口該産品的美國企業就都不會被徵收額外關稅。

剛開打就著急給美國企業開“後門”,這説明貿易戰已經讓美國企業感到了恐懼,白宮也不想因為貿易戰得罪一批企業家。3個月後如何?美國中期選舉開始,在這個衝刺階段,特朗普可不願贏得了普通選民選票,卻丟了企業界的支援。雖然還不能就此下定論説特朗普開始“動搖”,但這紙通知明顯讓外界看到了特朗普的痛點。

其實,對於這場中美貿易戰,美國國內反對聲音不小。

今天,推薦前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最新的演講,也就是7月7日,在第四屆中國財富論壇上,格林斯潘表達了他對貿易戰的憂慮。他認為,“美國對外施加的關稅,實際上是由美國國民在買單。美國應該停止繼續施加高關稅。如果不削減,美國之前所有的,從企業營業稅減稅以及減少監管所得到的發展上的優勢,包括各項節約和投資,都會被關稅政策抵消。”

原發言很長,我們做了編輯整理。

所謂的貿易戰,在中國和美國之間剛剛開始,起因我就不贅述了,大家都非常清楚。

但是我想講一講它所引起的一些變化,以及背後的本質是什麼?

首先,鋼鐵和鋁行業對它的反應,這其實是一個潛在的政治問題。我們發現,鋼鐵和鋁在美國總統看來,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領域,必須要在這個領域做得更好。為什麼?

給美國總統投票的選民主要在美國的鐵銹地帶,也就是在美國的中部,其次是偏東部的地區。這些選民應該得到嚴密的關注,鋼鐵和鋁行業所呈現的趨勢與他們緊密相關。

比如,對於鋼鐵來説,美國佔全球總的鋼鐵産量從1976年的佔到23%,下降到了2015年的5%。另一方面,中國的鋼鐵産量所佔比例從3%增長到50%。

我們在鋁行業看到類似趨勢。對於美國來説,鋁的産量曾經佔到全球産量的40%。但是到2016年的時候,已經下降到了3%。相反,中國産量所佔比例則從1960年1.5%增長到2016年的40%多。這樣的變化是有非常顯著的政治影響的。

對於美國總統來説,他必須要做出一些反應,慢慢地演變成了兩大經濟體間的貿易戰,現在有所擴散,我們也知道它的影響力逐漸擴散,但是我們並不明確未來會有什麼樣的動向。

但是,在探討這個問題之前,我想跟大家介紹一下美國的經濟展望。

我要給大家呈現美國的現狀。中國和美國每人平均GDP的變化,其實能夠很好地反映人們的生活水準。中國每人平均GDP佔全球增長的比例也在不斷上升,而美國則在下降。這對美國的政治體系造成了非常深遠的影響。為什麼會這樣呢?

首先,中國能夠以這麼顯著非凡的速度增長,意味著中國的産出,就是中國的資本投資效果是非常顯著的,這是所有經濟增長的根本動力所在。

我們可以比較兩國的儲蓄率。在美國,我們的儲蓄大約佔到GDP的20%,而中國的比例則明顯高很多,特別是在最近幾年。這也告訴我們,當你得到的資本越多,投資就越多,經濟增長也會顯著增加。但基本的儲蓄以及投資的顯著增長,對美國來説是一個很大的謎題——為什麼中國人這麼喜歡儲蓄?

但美國的GDP增長又來自哪?對於美國經濟來講,路在何方?

我們可以看美國的社會福利支出和總儲蓄佔GDP的比重,兩者差距在縮小。隨著我們的福利越來越多,我們的總儲蓄就受到了影響,它正在擠壓儲蓄佔GDP的空間。因為美國的律法決定了福利的支出,所以福利並沒有受到壓縮。是的,美國現在是福利正在擠壓儲蓄的空間。

很明顯,這是一個非常不同尋常的現象。在現有的立法之下,據我所看到的未來,社會福利佔GDP的支出還會不斷上升,這也就意味著總的國民儲蓄在GDP的佔比將會不斷下降。國民儲蓄能夠為投資提供融資,這方面中國就有非常大的優勢;而美國儲蓄在下降,美國的優勢就沒有那麼大。

在1980年之前,美國儲蓄對投資的影響非常明顯。但自從1980年之後,儲蓄並不是唯一一個正在推動國內投資的因素,或者我應該這麼説,它並不再是歷史上我們能夠看到的唯一影響因素。1983年或1986年之後,我們看到,對於資本投資來説,它找到了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動力,就是借貸。我們開始更多的借貸為資本投資融資,從而推動GDP增長。

美國資本賬戶的虧損到1990年之前都是比較適中的,但在這之後,我們看到美國在全球的借貸金額已經達到了8萬億美元。但最近我們在季度數據中可以看到,美元的這些債權國不再想像過去一樣為美國融資了。

為什麼出現了這些變化呢?資本存量是生産力增長的一個基礎。但生産力的增長已經有了比較明顯的減速,包括在很多的西方國家,都出現了這樣的現象——過去五年,個人生産力增速不超過1%的現象。換句話説,這是生産力增長停滯不前。這也是為什麼很多西方國家,包括歐洲、美國出現了非常顯著的民粹主義問題。

現在民粹主義正在席捲美國大陸,同時也在席捲西歐國家,而且還在不斷擴散。民粹主義並不是一個新鮮的事物,它是一種哲學思潮,但是不同於共産主義、社會主義或者是資本主義,民粹主義並不是固定的,或者在哲學方面並不是非常穩定的一種思潮。民粹主義實際上是對於幫助的一個需求,對幫助的一個呼喊。在美國、西歐以及其他國家,實際上反映了當地的人民頭腦中灰暗的未來。任何一個政客能夠站出來迎合這個思潮,就能得到更多的選票。過去幾年我們看到很多這樣的現象,主要在南美和北美,現在歐洲也面臨這樣的挑戰。

這實際上並不是理性分析就能夠幫助我們理解的,而且我們也很難去捕捉到問題的核心。我覺得最好的方法就是承認這是非常不尋常的現象。這是這個時代出現的根本性的變化。

接下來,我想簡單談一談關稅,以及關稅給我們帶來的令人恐懼的問題。

美國一些政府人員認為關稅是他們阻礙中國發展的一個方式,但實際上並不是這樣。當你去施加關稅的時候,實際上就是一個短期的稅負。現在,我們看到關稅不僅僅被施加在一些比較小的商品裏面,像是鋼鐵、鋁,而且它現在已經擴大到幾乎所有的商品。

這裡面很重要的一點就是有些人説,不僅僅是美國政府,其他政府也有這樣的想法,當你增加稅的時候,你想給出口商品的國家製造麻煩,但實際上,這個關稅是由你自己的國民在買單。在我看來,當你提升關稅的時候,實際上你也影響到了施加關稅國家的購買力,換句話説,如果有人説想要施加十億、百億美元的關稅,這就相當於對你自己的國民收十億、百億美元的稅。我們認為是政治上無法接受的,它並不是很容易能夠實施的。

這就像是一個非常大規模的稅負。我們從歷史的經驗中能夠看到,你能夠對經濟收稅,而增稅會導致經濟陷入衰退。我們現在已經接近了這一點。

所以,我認為應該停止繼續施加高關稅。美國這樣的關稅政策,不僅僅會影響到美國本身,也會影響到歐洲、亞洲,尤其是中國,它可能會有一些積極影響,看到一些統計數據上逆差的改善,但這就是問題所在。如果不削減關稅,美國之前所有的,從企業營業稅減稅以及減少監管所得到的發展上的優勢,包括各項節約和投資,都會被關稅政策抵消。關稅可以變得非常高,但也會導致經濟增長的停滯,這是現在重要的問題。

中美貿易戰是我們曾經經歷過的最大一場規模的貿易戰,我想大家也沒有辦法從曾經經歷的其他貿易戰中推測出這場戰爭的影響到底有多遠。這種戰爭會帶來經濟下滑,整個西方世界可能都會陷入這樣的經濟問題。我認為在真正開啟這場戰爭之前,我們一定要及時止損,不然會遇到更嚴重的問題。我只能説“希望在未來”。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