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以鄰為壑的環境治理該醒醒了

來源:中國網 | 作者:馬亮 | 時間:2018-02-09 | 責編:毅鷗

馬亮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研究員、公共管理學院副教授

 

        近日,安徽省環保廳披露了一起萬噸工業垃圾跨省非法處置的重大案件,引發社會廣泛關注。來自江浙地區工業企業的有毒有害垃圾,經長江水路轉運後被非法傾倒在安徽省境內,造成惡劣的環境污染和難以恢復的生態損害。

  據媒體披露,圍繞長江流域的跨省垃圾轉運,已經形成了一條組織嚴密的黑色利益産業鏈。一些排污企業為了逃避監管和節約成本,將工業垃圾交由環保服務企業處置。但是,這些仲介打著環保服務的幌子,卻將工業垃圾層層轉包並非法跨省轉運,導致嚴重的二次環境污染。

  伴隨著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各種垃圾不斷涌現和積累,許多城市都已到了“垃圾圍城”的境地。目前,跨國垃圾轉運的問題得到了高度重視和有力扼制,但是國內跨省垃圾轉運的問題才剛剛浮出水面,並且治理的難度也更大。

  發達省份的環境標準較高,環境污染的監管力度也較強,令排污企業無所遁形。作為理性人的企業自有盤算,既然本地無法排污和處置垃圾,那麼就把垃圾轉運到其他欠發達省份。這就催生了跨省垃圾轉運的生意,並使垃圾嫁禍于其他省份,使這些地區成為“排污天堂”。

  不同於伴隨産業轉移而發生的污染轉移,跨省垃圾非法轉運使欠發達省份遭受污染之痛,卻沒有相應的財力和監管能力去應對。這使轉運目的地的省份處於利益雙輸的格局,而垃圾輸出地則沒有動力去參與垃圾處理。

  儘管工業垃圾可以非法跨省轉運,但是各地區之間早已深深地嵌入到一個相互依賴的生態系統。這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休戚與共關係,任何人都無法逃脫某個地區的環境污染所引發的全局影響。

  將垃圾傾倒在其他省份固然可以一時得逞,但是從長期來看卻會承受同樣的環境風險及次生災難(如食品安全危機),導致“易糞相食”的雙輸格局。

  至關重要的是,要審視和批判跨省垃圾傾倒的狹隘認識,進一步更新各級政府的發展理念和執政觀念。要避免以鄰為壑的環境治理,真正使命運共同體的發展理念深入人心。

  跨省工業垃圾傾倒之所以難以解決,同跨區域合作和跨部門協同面臨的挑戰不無關係。要破解跨省垃圾非法轉運的治理難題,需要從以下方面著手。

  首先,違法企業之所以如此有恃無恐和肆無忌憚,就在於目前對非法傾倒垃圾行為的刑罰起點和嚴苛程度太低。換句話説,不法分子的違法成本和風險太低,而違法收益則很高。目前,工業垃圾傾倒達到三噸以上的案件才會入刑,而且環境污染檢測程式費時費力,這讓不法分子鑽空子。因此,要加大查處處罰力度,讓違規傾倒工業垃圾的企業傾家蕩産,讓明知故犯去從事該行業的人鋃鐺入獄。只有如此,才能讓高懸的環保立劍産生足夠的震懾作用。

  其次,跨省工業垃圾非法傾倒是典型的跨地區、跨部門的治理難題,需要將跨域治理提上日程。雖然中國已經從2016年開始全面推行了河長制,有效扼制了水體污染問題,但是對於長江流域這樣的跨省大水域而言,仍然處於“九龍治水”的狀態。比如,環保部門不具備水路執法權,而水路管理部門又不具備環保執法權,這使不法分子有了可乘之機。因此,建立跨地區和跨部門的協同機制,避免多部門協調難而産生的監管真空,是破解跨省垃圾轉運的制度根本。目前,武漢等地在試點流域水質綜合治理,我們期待更多的地區可以合作推進,探索更加有效的跨域聯動機制。

  此外,要加大公眾參與和“隨手拍”的環境監督,讓民眾成為維護家園的守護者。跨省工業垃圾的非法傾倒往往是悄無聲息地進行的,但是“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也最關心自己腳下的生態環境安全。在排污企業和執法部門“貓捉老鼠”的遊戲中,往往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並存在監管失靈和監管俘獲等潛在問題。相對來説,民眾在維護家園生態環境方面的積極性和能動性較強,並會為規避垃圾傾倒建立全天候的社會監督網路。因此,應加強民眾的參與和監督,動員全民聯防聯動,使非法垃圾傾倒無所遁形。

  最後,需要發揮大數據等資訊技術的力量,加強工業垃圾的全生命週期監管。要建立工業垃圾的可追溯機制,使垃圾産生的源頭地企業和政府成為責任主體,避免垃圾處置風險轉嫁到其他地區。由此一來,就可以避免轉運企業成為難以承擔責任的“替罪羔羊”,而真正的排污企業則逍遙法外。

  鋻於垃圾傾倒導致的環境風險日益加大,應考慮推動排污企業設立垃圾處置風險基金。這樣一來,在發生垃圾傾倒風險時可以啟動救濟補償機制,對受到污染的流域和地域進行及時介入與治理,避免垃圾輸入地陷入有理無力的治理困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