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鄉村振興是一項系統性工程

來源:中國網 | 作者:董天美 | 時間:2018-02-09 | 責編:毅鷗

        董天美 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助理研究員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脫貧攻堅取得顯著成績。國家統計局的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末,全國農村貧困人口從2012年末的9899萬人減少至3046萬人,累計減少6853萬人。貧困發生率從2012年末的10.2%下降至3.1%,累計下降7.1個百分點。2018年的中央一號文件又將視野投向了鄉村振興,此次中央一號文件提出:到2020年,鄉村振興取得重要進展,制度框架和政策體系基本形成。

        那麼,新時代的鄉村振興制度體系如何形成、鄉村振興路徑是什麼、鄉村振興與城市發展如何平衡,就成為我國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打贏脫貧攻堅戰的三個重要抓手。為此,習總書記在十九大報告中的三句新提法給出了答案。

        首先,“要動員全黨全國全社會力量,做到脫真貧、真脫貧”。這是為鄉村振興制度體系的建立規定了底線。隨著中央的扶貧力度日益加大,扶貧資金的投入逐漸增多,扶貧領域的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數字脫貧等問題也日益突出,為扶貧工作乃至我國農村的長遠發展帶來一系列不利影響。

        在某些地區,扶貧工作存在“群眾不敢管、上級顧不上管、法律管不著”的監督盲區。在扶貧對象、扶貧資金都較為龐大的扶貧領域,如果權力缺少監督和約束,就必然滋生腐敗。

        在不發達地區的鄉村,村民對扶貧開發項目及資金不能監督,也不敢監督。這是由於在我國城鄉發展不均衡的大背景下,大量精英和勞動力外出,鄉村的公共生活嚴重不足、村民自治參與程度較低,同時又由於基層鄉村政府掌握著大量資源,就導致村民對於農村正式組織的依賴度越來越高,村莊“能人政治”的發揮空間越來越大,産生了基層政權與村莊能人的“灰色交易”空間,而其他村民卻因為缺少參與和監督渠道只能選擇依附於政府和能人,從而出現了“群眾不敢管、不能管”的惡性迴圈,從而使得扶貧資金的使用缺乏針對性和有效性,還會滋生數字脫貧等腐敗問題。

        為此,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要推行村級小微權力清單制度,加大基層小微權力腐敗懲處力度。嚴厲整治惠農補貼、集體資産管理、土地徵收等領域侵害農民利益的不正之風和腐敗問題。

        其次,“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拓寬增收渠道”。這是為實現鄉村振興指明瞭發展路徑。中央一號文件中提出,要堅持農民主體地位。充分尊重農民意願,切實發揮農民在鄉村振興中的主體作用,調動億萬農民的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把維護農民群眾根本利益、促進農民共同富裕作為出發點和落腳點,促進農民持續增收,不斷提升農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農業部統計顯示,2017年中國糧食種植面積穩定,糧食播種面積與上年持平略減,單産繼續保持穩定,預計小麥、稻穀産量略增,玉米繼續減少,雜糧雜豆等增加。今年中國糧食生産更加突出優化種植結構,無效供給減少,有效供給增加。由此可以看出,未來我國農業的發展趨勢會始終抓住增量和提質兩個方面。增量突出的是有效保障我國糧食安全,這關係到我國的長治久安;提質突出的是繼續優化産品結構、調順産業體系,通過經濟杠桿和政策杠桿吸引農業向縱深發展,同時促進農村一二三産業融合發展,支援和鼓勵農民就業創業,拓寬增收渠道。

        第三,“鼓勵引導人才向邊遠貧困地區流動”。這是打破城鄉壁壘的重要手段。農民之所以貧困,從其自身的角度講主要是由於能力欠缺,這個能力既包括專業技術也包括盤活資源的能力。

        邊遠貧困地區資源稟賦差,農業經營收益越來越不能負擔快速增長的生活需求,導致大量青壯年勞動力特別是有一定知識和技術能力的勞動力外出,導致貧困地區農村社會結構嚴重失衡,帶來了諸如養老、未成年人教育、農村家庭穩定等一系列問題,同時導致貧困地區的經濟發展嚴重缺乏技術資源和勞動力資源,多數村莊處於“空殼化”狀態,加上土地分散、小戶經營的現實,為以産業發展為主要內容、以規模化發展為主要推進方式的扶貧開發工作帶來了重大挑戰。

        面對農村和農業發展的嚴峻形勢,迫切需要吸引更多人才投身現代農業,培養造就新農民,推動農民由身份向職業轉變,挖掘新型農業的帶頭人,形成一支高素質農業生産經營者隊伍。

        還要加大對鄉村智力扶持的力度,有序引導各類人才向鄉村流動。實施好邊遠貧困地區、邊疆民族地區和革命老區人才支援計劃,繼續實施“三支一扶”、特崗教師計劃等,組織實施高校畢業生基層成長計劃。

        只有這樣,才能真正推動城鄉要素自由流動、平等交換,推動新型工業化、資訊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同步發展,形成工農互促、城鄉互補、全面融合、共同繁榮的新型工農城鄉關係。

        從長期來看,鄉村振興是一項系統性工程,是人力、物力、財力的有機結合,是人才、資源、戰略的有效統一。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必須把制度建設作為主線,把人才建設作為支撐,把城鄉共進作為目標,以完善産權制度和要素市場化配置為重點,真正做到激活主體、激活要素、激活市場,著力增強改革的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