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庫中國 > 

張擴軍:全面把握高品質發展需要處理好幾方面的關係

來源:中國網 | 作者:王琳 | 時間:2018-01-08 | 責編:王琳_觀點

         中國網1月6日訊(記者王琳)2018國家發展與城市治理青島高端論壇暨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青島分院成立儀式于6日在青島舉行。中共青島市市委副書記、市長孟凡利,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執行院長劉元春等知名學者出席論壇,並圍繞本次論壇的主題“國家發展與城市治理”參與討論。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張軍擴在論壇發言中表示,黨的十九大做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重大判斷,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又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中國經濟發展也進入了新時代。其基本特徵就是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品質發展階段。這不僅抓住了我國經濟發展階段變化的核心特徵,也指明瞭新階段我國經濟發展面臨的主要矛盾和主要任務。


        張軍擴認為,做好下一階段經濟工作的關鍵,要牢牢把握提高發展品質這一個根本的要求,加快完善相關的體制機制和政策環境,促進實現高品質發展,從而把我國現代化繼續推向前進。圍繞這一主題,他發表三點看法:


        第一,深刻認識轉向高品質發展的客觀必然性和至關重要性。在改革開放之後三十多年裏,國家經濟實現了接近10%的年均增速,創造人類歷史上一個奇跡。2012年前後中國經濟增速呈現穩步回落態勢。前一階段之所以能夠取得如此高速增長。主要由於中國所處發展階段以及由此所決定的後發優勢,包括勞動力,土地,資源,低成本優勢,以及市場需求空間非常強大,資源環境承載力比較強。而目前這些優勢有的已經大大減弱,傳統發展模式已經走到了盡頭,如果不能更新比較優勢,再造發展動力,發展進程將會受阻。而創新比較優勢,再造發展動力的關鍵就是要通過創新發展優化經濟結構,提高發展品質和效應。


        第二,其次轉向高品質發展是適應社會主要矛盾,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美好生活需要的迫切要求。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發展的矛盾。經過四十年改革開放發展,我們既有比較先進的技術和生産力,也有比較落後的技術和生産力。既有比較發達的地區,也有相對不太發達的地區。另一方面我國人民的需要也不是,也不能僅用物質文化需要來概括。還包括了對良好的生態環境,和諧的社會環境等需要。今後的主要任務就是要解決好不好的問題。也就是通過進一步提高發展的品質,解決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以更好滿足對美好生活的需要。


       第三,轉向高品質發展也是進一步推進我國現代化進程,實現現代化真正目標的必然要求。我們已經實現了由低收入向中收入轉變,而且已經達到中等收入國家的水準。下一個目標是要通過努力進入高收入社會實現基本現代化。從高速增長轉向高品質發展階段,是所有後發追趕型國家現代化的必經之路,這一個轉變也是遵循經濟規律發展的必然要求。


         全面把握高品質發展的內在要求和重點任務


       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品質發展階段,其實質是發展方式的轉變,不僅涉及到産品、服務、設施、環境等多方面的品質提升。也涉及到理念,文化,體制,政策等多方面的措施和保障協力配合,可以説是一個複雜的系統工程。尤其需要處理好以下幾個方面的關係:


        第一,要處理好發展新技術,新産品,新業態與傳統産業轉型升級,提質增效的關係。新技術,新産業,新業態的發展,有利於提高産品和服務的科技含量和品質水準。網際網路,大數據,人工智慧,共用經濟等新産業,新業態蓬勃發展,不僅極大的提升了我國産業的品質檔次,優化了産業結構,也極大促進了消費需求的增長,成為經濟穩定趨穩向好的重要支撐力量。另外一個方面,我們也要強調傳統産業,尤其是傳統製造業品質提升,也是新時期轉向高品質發展的重要方法。而且從某種意義上可以説是更加重要的方面。因此傳統製造業範圍更廣,體量更大,對滿足人民群眾需要和國家整體發展影響力更大。


        目前我國已經是製造業大國,但不是製造業強國。其中的短板,除了技術水準外,關鍵在於總體而言我國製造業産品的品質檔次、安全標準不高。因此要通過智慧化、精細化、綠色化、服務化、品牌化,促進傳統産業轉型升級,提高品質、效益和競爭力。


       第二,要處理好製造業品質提升與服務業品質提升之間的關係。目前,服務業已經超過50%,成為我們的經濟主體。與製造業類似,服務業也存在規模大、品質層次低的問題。服務業包括生産性服務業和生活性服務業,以生活性服務業為例,近年來隨著我國發展水準的提升,居民旅遊觀光、休閒康養、家政服務、文化體育等方面的需求越來越大,成為居民消費升級和增長的新亮點。但由於這些領域服務品質、安全標準良莠不齊導致問題頻出,不僅嚴重打擊國內消費者的消費信心,使大量消費轉向國外。


       以生活性服務業為例,金融保險服務、電信數據服務、會計審計、檢驗檢測、認證認可、律師仲裁等等不僅需求越來越旺盛,成為新的增長點,也為其他産業領域轉型升級和品質提升發揮了重要支撐、引領和帶動作用。但由於品質問題,不僅限制了自身發展,也制約了其他領域的轉型升級。


         第三,要處理好産業品質提升與城鄉建設品質提升之間關係。城鄉建設不僅是國家現代化的重要內容,也是影響人民群眾生活水準的重要方面。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在城鄉建設方面所取得的成就舉世公認、有目共睹,同時也存在不少短板和需要改進的地方。例如,以後不僅要提高新建房屋標準和品質,也要著力對老舊小區進行改造。農村的問題更加突出,不僅存在鄉村建設的短板,比如不少鄉村缺乏基本的硬化道路,不少農房缺乏基本抗震標準,還存在農田水利設施年久失修、土壤污染退化問題嚴重等等。這些問題不解決,不僅影響廣大農村居民生活,也會制約農業生産的轉型升級和農産品品質提升。


          第四,要處理好經濟社會發展與環境品質提升關係。好的生態環境和人居環境,不僅是美好生活的基本要求,也是現代化的重要內容。


         儘快形成與高品質發展相適應的體制和政策環境


       高品質發展的關鍵是要加快完善體制和政策環境。高品質發展需要更多依靠創新,依靠提高品質和效率,因此對制度環境的要求會更高。能否克服各種阻力,儘快形成與高品質發展相適應的體制和政策環境,對促進實現高品質發展是至關重要的。長期以來我國黨和政府十分重視根據經濟發展階段和變化,與時俱進創新發展思路,改革體制機制,轉變發展方式。特別是十八大以來,通過推動供給側改革,促進雙創等重大戰略,出臺了一系列促進經濟轉向高品質發展的舉措。從大方面來看,目前我國已經形成了一個相對比較好的、有利於促進經濟轉向高品質發展的體制和政策環境,經濟轉向高品質發展也呈現出比較好的勢頭。從進一步完善這個制度,政策環境的角度來看,我認為最核心的一點還是要進一步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係。


         第一,轉變政府職能。轉向高品質發展,經濟增長更多要依靠創新。技術進步和産業發展升級的方向都面臨很多不確定性,技術、企業和産業需要淘汰,只能通過市場競爭來檢驗。政府的作用要更多轉向功能性、社會性的支援政策,切實完善社會保障制度,防範化解財政金融風險,為市場作用的發揮創造更好社會環境。


       第二,根據實際情況的變化,及時更新和提高品質、環境、安全的標準,並嚴格執行。這既是政府的職責所在,也是形成倒逼機制,實現優勝劣汰和促進産業升級有效途徑。


        第三,要進一步採取措施改善市場秩序,為優質優價、優勝劣汰創造市場環境。通過相關行政機構,依法依規實施嚴格的市場監管,也包括充分發揮和利用好市場化、社會化的檢驗檢測、認證認可等仲介服務機構的功能,發揮其在消除資訊不對稱,促進和消化市場競爭方面的積極作用。


       第四,要進一步完善促進創新發展的制度環境,包括科研管理創新、智慧財産權管理制度,期權股權激勵制度,政府採購制度以及鼓勵創新監管制度等。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