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智庫中國 > 智庫動態

咨政建言 啟發民智

來源: 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 作者: 毛躍 | 時間: 2017-12-01 | 責編: 毅鷗

黨的十九大報告再次強調,加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這是黨中央從完善決策諮詢制度、提升國家治理能力、提高國家軟實力出發作出的重大戰略決策。

智庫是哲學社會科學的重要載體,哲學社會科學本質上是科學性與意識形態性、真理與價值的統一。建設“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必須把馬克思主義立場觀點方法貫穿智庫建設各領域,確保正確的政治方向、價值取向和研究導向,充分發揮新型智庫咨政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等重要的功能。

一是政治方向。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是當代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區別於其他智庫的根本標誌,必須旗幟鮮明地加以堅持。西方國家的智庫一般都有財團支援,表面上保持中立,實際上在國內政治中往往表現出對某個政黨理念的傾向性,特別是當它輸出西方價值觀時,政治傾向性更加明顯。在網際網路時代,輿論場的放大效應十分明顯,研究者在發佈研究成果時,必須注意政治立場和政治方向,防止誤導社會輿論。

二是價值取向。隨著我國改革開放不斷深入,各種文化思潮相互激蕩,價值衝突日趨凸顯。在此背景下,堅持正確的價值取向和思想引領非常必要。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確立了自己的理論體系和價值理念,是全黨全國人民的行動指南和思想武器,必然成為我國智庫建設的理論指導和價值指南。

三是研究導向。首先,要堅持問題導向。智庫的主要産品是提供解決問題的方案,政府、社會和市場關注什麼問題,智庫就應該研究什麼問題。要自覺站在全局和戰略的高度思考和謀劃,善於抓住既具有真正決策參考價值又兼具社會普遍價值意義的問題,提供有堅實學理支撐的對策研究報告。其次,要堅持實踐導向。智庫(應用)研究與學術(基礎)研究最大的區別是,學術研究以基礎性學理性研究和鉤沉史實為重點方向;智庫研究則以重大現實問題和對策性前瞻性戰略性問題為主攻方向,中國智庫大多走的是學理性與實踐性“兩輪驅動”路子,但實踐性更明顯。必須處理好應用對策研究和基礎理論研究的關係,應在理論與實踐的互動中提升研究品質。再次,要堅持公益導向。不能完全按市場機制來評價智庫成果,要用公共績效和社會影響力作為衡量標準,以激勵智庫承擔更大的社會責任。

“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特”在堅持黨的領導;“新”在運用新理論解決新問題。要加快推進智庫管理體制改革,給智庫以更大的自主權,完善智庫參與決策的機制,確立智庫參與公共決策既是義務也是權利的意識,特別是通過制定法律法規來規範政府決策的諮詢環節和程式。

智庫學者做學問必須堅持學術精神。學術精神是一種理性精神,是人在實踐活動中對生命、自然和社會的各種現象、形態的考問,實質是追求真理、實事求是。學術精神與黨的“解放思想、實事求是、與時俱進”思想路線的精神實質高度契合。客觀理性,是智庫的學術精神和價值操守,應始終以客觀的態度,求真的精神,科學的方法咨政建言,用學術講政治,擔當好咨政建言、啟發民智的“守望者”。

此外,還要審慎處理智庫發展與政治敏感之間的關係。智庫必須超越特定的利益集團,具有一定的批判性和獨立性。但智庫與一般的學術機構的不同點,在於它不只是批判,而是更重於建設。智庫建設,一方面要重視獨立性、批判性、開放度不夠等現實問題;另一方面,也要防止出現去意識形態化、過度市場化等錯誤傾向。隨著中國智庫品質和影響力的提升,話語權也會越來越大,同時,承擔的責任也會越來越大,必須正確運用話語權,明確智庫的政治紅線、法律底線和道德要求。

習近平同志在哲學社會科學座談會上指出,“我國哲學社會科學要有所作為,就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研究導向”。

為什麼人的問題,是哲學社會科學的根本性原則性問題。中國知識分子歷來就有“經世濟民”“以天下為己任”的家國情懷和擔當精神,有先憂後樂的使命意識和責任擔當,這一精神傳統在當代中國得以發揚光大。思想的源泉基於實踐和生活本體,離開實踐和生活本體就沒有真正的創造。建設“中國特色新型智庫”,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

首先,要為人民做學問。科研工作者要銘記人民為中心,增強與民交心的能力,深入實踐、深入基層、深入群眾,在與人民交朋友中聽真話、察實情、獲真知,更多站在群眾的角度、以老百姓的思維來尋找問題,才能拿出鮮活客觀的、有獨創性有影響力的成果來,真正成為人民的智庫學者。

其次,為國家謀發展。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這一科學論斷表明,當代中國正經歷著歷史上最為廣泛而深刻的社會變革,也正在進行著人類歷史上最為宏大而獨特的實踐創新,我們制定決策所面臨的形勢非常複雜,亟需智庫提供強有力的智力支援。智庫要勇於擔當,圍繞黨的十九大提出的戰略方針,自覺站在全局和戰略的高度思考和謀劃,提高政策決策反映社情民意的水準,創造出更多切合實際的政策建議。

再次,為世界獻智慧。中國問題蘊含著世界學術前沿,因為中國的改革開放是當今人類社會最大的創新,中國模式為解決世界問題提供了方案。要摒棄以所謂“普世價值”為代表的西方現代政治文明概念,構建源於中國而屬於世界的當代政治文明話語體系。中國智庫要善於利用國家的現實影響、歷史文化積澱,並抓住國家在G20杭州峰會、金磚國家廈門峰會、“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等主場外交影響世界格局的有利時機,講好中國故事,消除“中國威脅論”的負面影響,在中國與世界之間架起學術的通衢,推動中華文化和當代中國價值觀走向世界。

(作者單位:浙江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