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智庫中國 > 2016智庫中國 > 智庫動態

《2017中國區域國際人才競爭力報告》藍皮書在京發佈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王琳 | 時間: 2017-09-11 | 責編: 王琳_觀點

2017年9月11日,全球化智庫(CCG)、西南財經大學發展研究院、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在北京發佈《2017中國區域國際人才競爭力報告》藍皮書。藍皮書由西南財經大學發展研究院院長、全球化智庫(CCG)主任王輝耀主編,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出版發行。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社長謝壽光在發佈會致辭,西南財經大學發展研究院院長、CCG主任、本書主編王輝耀博士對藍皮書進行了發佈。發佈會由CCG副主任兼秘書長苗綠博士主持,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皮書出版中心主任鄧泳紅、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編輯陳晴鈺、CCG副秘書長 鄭金連、CCG研究一部總監李慶等出席發佈會。

當今經濟全球化快速發展,全球人才競爭越來越激烈,近年來我國進入了由人才全球流動向人才回流的競爭新時期。全球人才競爭力排名的影響力越來越受國際社會重視,國際著名商學院等人才研究機構每年發佈“全球人才競爭力指數”和“世界人才報告”。為及時把握我國區域人才競爭力的發展情況和特點,分析我國在提升國際人才競爭力中存在的問題,全球化智庫(CCG)與西南財經大學發展研究院建立了中國區域國際人才競爭力指標體系,形成了中國區域國際人才競爭力的排名,從國際人才規模、結構、創新、政策、發展和生活六方面對中國區域國際人才競爭力進行了單位指標和省域指標描述,旨在為各區域從事人事人才工作的領導者、實踐者和研究者等提供對比參考,為提升各區域和國家整體的國際人才競爭力水準,實現“聚天下英才而用之”的人才發展戰略做出貢獻。

根據全球化智庫(CCG)與西南財經大學發展研究院的《2017中國區域國際人才競爭力報告》藍皮書,當前,中國國際人才競爭力總體水準不高,得分第一的上海競爭力指數也僅剛過及格線,中國國際人才比例遠低於世界平均水準;在國際人才規模上,最後一名山西與第一名上海差距懸殊;當前來華留學生主要集中在北京和上海,“馬太效應”影響明顯;廣東成為引進外國專家最多的省份,並在國際人才創新方面表現最佳。與此同時,江蘇、廣東、上海等國際人才集聚區域的國際人才職業結構相對較好。在政策方面,公安部出臺了支援北京創新發展的20條出入境政策,支援上海科創中心的12項和10項出入境新措施,以及支援廣東自貿區建設和福建自貿試驗區的16項與10項出入境新政,極大地支援了海內外高層次人才來華創新創業,我國以東部沿海地區為先鋒的國際人才政策創新正在形成追趕之勢,區域國際人才競爭正在取得新的發展和突破。

藍皮書還從不同角度對區域國際人才競爭力進行了分析,包括代表性區域分析(北京、上海、廣東、四川),國際人才專類分析(來華留學生、來華工作境外專家),中關村人才管理改革試驗區國際人才發展經驗,以及圍繞創新集聚區域國際人才集中突破、京津冀人才一體化發展和國際人才合作組織方面的政策建議。全書由總報告、理論篇、區域篇、專題篇、政策篇和附錄六部分組成。

據了解,區域國際人才競爭力指標體系為全球化智庫(CCG)與西南財經大學發展研究院充分吸收和借鑒國內外對於區域人才競爭力和國際人才競爭力等領域的研究經驗,在可獲得的權威數據的前提下建立。本指標體系共分為六個維度:國際人才規模指數、國際人才結構指數、國際人才創新指數、國際人才政策指數、國際人才發展指數和國際人才生活指數。六個一級指標下設有十三項二級指標,以及三十六項三級指標,各區域最終得分排名由綜合分數決定。

西南財經大學發展研究院院長、CCG主任、本書主編王輝耀表示,2013年CCG發佈了《中國區域人才競爭力報告》,基於我國各區域人才競爭力發展的海量數據,建立了中國區域人才競爭力評價的方法,産生了廣泛影響。此次CCG發佈的《中國區域國際人才競爭力報告》,開創性地提出“國際人才評價指數”,並建立了中國區域國際人才競爭力指標體系,填補了國內區域國際人才評價的空白,為競爭力評價研究領域和人才發展研究領域提供了具有創新性和應用性的研究成果。報告不僅對於構建有利於提升我國國際人才競爭力的標準體系是有助益的嘗試,對於中國各個區域全面了解國際人才各個維度情況,並找到針對性改進措施,提升國際人才競爭力,也具有重要意義。

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社長謝壽光在致辭中表示,與世界發達國家相比,中國在國際人才宏觀政策和人才競爭力上還有很多不足,當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如何從消失的“人口紅利”中尋求“人才紅利”,以及如何解決人才區域發展不平衡問題,需要全社會的高度關注。在這個關鍵時刻,發佈這部堅持原創和專業化的藍皮書的價值巨大 ,不僅填補了藍皮書系列研究領域的空白,也為實現“十九大”的戰略目標提供了非常重要的學術參考,同時旨在喚醒全社會對人才競爭問題的關注。他表示,希望這部藍皮書能夠發揮更大的學術影響力和社會影響力,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兩個一百年”的中國夢,發揮智庫和出版者應有的作用。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