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智庫中國 > 2016智庫中國 > 智庫動態

思想庫還是智囊團?

來源: 中國社會科學報 | 作者: 石英 | 時間: 2017-09-11 | 責編: 毅鷗

——對地方社科院智庫建設的若干思考

在推進國家治理現代化的背景下,地方社會科學院的智庫建設迎來重大機遇,同時也面臨嚴峻挑戰。各個地方社科院紛紛調整定位,積極轉型。但是,在“智庫熱”方興未艾,一些新型智庫後來居上的形勢下,相當部分地方社科院仍在夾縫中求發展,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被邊緣化。為了避免在競爭中落後,地方社科院首先要研究自身改革,準確定位,揚長避短。

認清自身情況 做到揚長避短

20世紀70年代末中國社會科學院建院,各省、市社科院陸續建院或恢復建院。國內遂形成“社科院系統”。從一開始,“思想庫、智囊團”就是社科院系統的主要定位。地方社科院最早被賦予智庫功能,最早提出智庫建設,同時具有智庫建設的主動意識和自覺性。30多年來,在智庫人才、成果、平臺、經驗和社會影響上,地方社科院都有了較為豐厚的積累。

但是與高校相比,地方社科院在人才、學科、專業性(人文社會科學與軟科學)、大數據、國際化方面差距越來越大;與地方黨委政府研究室相比,地方社科院在宏觀視野、資訊、數據佔有方面劣勢明顯。

在地方社科院語境下,智庫建設必須揚長避短,兼顧各方面研究等同於放棄、至少是不重視,任其自生自滅。智庫不是拍腦袋的“點子公司”,事實上,沒有理論支撐的應用研究不可能有好的成果,沒有全球視野(更不用説全國)的地方研究不可能被決策層所重視,而地方社科院對當地歷史文化的研究往往是特色和優長,是決策諮詢服務的最佳切入點。此外,曾有學者提出社科院智庫建設的兩種模式,一是機構分設,絕不混搭;二是共居一體,功能分設,適當交流,相互支撐。第一種方案對於中國社會科學院這種一流智庫無疑是適合的,但對於規模相對較小的地方社科院,實際操作是較困難的。筆者主張西部地區規模在200人以下的地方社科院,無論機構還是個人,還是以“共居一體”為目標較好。

評價標準不應單一化

地方社科院智庫成果形式及評價可以分為以下幾種。

1.諮詢建議:主要是政策、思路的諮詢建議,其標準是被採納和批示,結果是直接服務於決策。

2.調研報告:主要形式為調研國情、省情、市情、縣情和區情,發現和分析問題,間接服務於決策。與政府部門(統計部門)、高校智庫、媒體記者調查報告比較,社科院特色體現在視角的差異化及調研報告的深度和專業性。

3.評估報告:主要是對政策和具體項目的評估。包括前期需求評估、風險評估、基線調查;中期評估;後期績效評估等。智庫作為第三方,具有一定的權威性和客觀性。

4.戰略規劃:省一級層面上,智庫主要為規劃項目的具體參與者和合作者,地市或部門層面上,智庫有時為規劃項目的主導者。

智庫的成果還包括論文著作(學術類報紙論文和學術期刊論文)、網路文章、專著、編著,資料整理加工彙編。這些成果可以為決策起到理論支撐和借鑒參考作用;為社會營造輿論氛圍,起到宣傳教育、科學普及的作用。此外,智庫還可以通過媒體訪談、報告講座來營造輿論、釋疑解惑、統一思想、平衡矛盾。以專家影響力和權威性服務於黨和政府決策順利實施。至於時下出現的“明星學者”,實際是社科院服務決策的重要環節和突出特色。

以上成果形式是地方社科院多年來發揮智庫作用的主要形式,某種程度上,後幾種形式可能更是社科院能夠揚長避短、形成特色和影響力、掌握智庫話語權的重要形式。

地方社科院建設服務黨和政府決策的路徑和成果形式並非唯一的“提供諮詢建議”,而是多元多樣的。在地方社科院建設中,理論研究與應用研究,直接服務與間接服務,服務政府與服務社會都是統一的。但在“智庫熱”中存在以直接的“決策諮詢”為單一目標,單一目標又以領導批示和政府採用為單一評價標準,追求急功近利、立竿見影的短期效益的傾向。上述標準造成了把地方社科院的理論研究與應用對策研究分離開來甚至對立起來,其後果是突出“資政”功能而忽略“服務社會”功能,注重“智庫建設”而忽視或放棄學科建設(狹義的“智庫建設”就是跨學科的“對策”研究),只做“智囊團”、不要“思想庫”。這些問題需要反思,值得警惕。

地方社科院的定位應當是思想庫與智囊團功能兼具;地方社科院的建設應當是“智庫建設”與“學科建設”兩輪驅動;科研導向和成果評價應當是基礎理論研究與應用對策研究並重。地方社科院智庫功能的發揮,應當回到完整的哲學社會科學功能中去,做到認識世界、傳承文明、創新理論、資政育人、服務社會。

(作者係陜西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陜西省決策諮詢委員會專家組長)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