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智庫中國 > 2016智庫中國 > 智庫動態

修憲公投是埃爾多安主義的勝利

來源: 盤古智庫 | 作者: 昝濤 | 時間: 2017-04-19 | 責編: 毅鷗

昝濤 盤古智庫學術委員、土耳其研究中心主任、北京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政體變化契合經濟社會變革進程

2017年4月16日,土耳其的修憲公投以微弱多數獲得通過。這是一次沒有太多懸念的公投。最終的統計結果和之前的民調數據也相差不大。修憲公投通過後,一些反對派對結果提出質疑,但這只是他們反公投立場的延續,很難改變結果。探究這次修憲公投的影響,首先需要對它有個定性。以較長時段的歷史視野來看,這是一件具有重要歷史意義的大事,因為它涉及了政體的轉變。如埃爾多安所言,“這次公投關乎土耳其新的政府體系,這是一場關於改變和變革的選擇”。奧斯曼帝國在1876年立憲確立了議會制,1923年土耳其共和國建立以來,中經1946年實行多黨制,至今土耳其的議會制都沒有改變。這次修憲公投后土耳其將從議會制改行總統制,無疑是巨大的變化。

土耳其今天的變革是上個世紀40年代多黨民主制和80年代融入經濟全球化進程的結果。

1946年,土從一黨制過渡到多黨制後,在政治上日益寬鬆化,過去受到壓制的政治力量,比如庫爾德少數族群和宗教保守勢力興起,對凱末爾主義的單一民族國家體制和世俗主義構成一定程度的挑戰,進而使土耳其政治和社會走向了多元化。面對這種多元化趨勢,土耳其不得不去適應新的現實。事實上,過去很長時間以來土耳其政治或社會層面出現的種種問題,某種程度上都是因為沒能在多元化時代找到恰切的平衡狀態。

到了上世紀80年代厄扎爾執政時期,土耳其迎來新的歷史機遇:一是新一輪的全球化,二是冷戰兩極對立的結束。在這種格局下,土耳其在經濟上改變過去長期的國家主義政策,實行更為積極的新自由主義政策。這使土耳其出現了一個新興中産階層,他們在經濟上雖然碎片化但更有活力,在文化上趨於保守,有別於城市的西化精英階層。這個群體代表了土耳其小亞細亞地區的一股新興力量,他們成為土耳其伊斯蘭主義政黨崛起的重要支援力量。從繁榮黨到正發黨,它們順應了土耳其經濟-社會變化的歷史潮流,通過長期且有效的基層動員能力,他們博取了底層的、較傳統的、受教育程度較低的廣大民眾的支援,從而獲得了重要的政治影響力。2002年上臺以來,正發黨的一黨獨大局面逐步加強,權力不斷鞏固。

在此過程中,埃爾多安從上世紀90年代作伊斯坦布爾市長,發展到現在掌控整個國家、甚至具有世界影響的卡理斯瑪式政治強人。當下土耳其的政體變化,既是埃爾多安主動把握和塑造的結果,也契合了土耳其的歷史進程。

這次修憲公投獲得通過,可謂是埃爾多安主義的勝利。它意味著土耳其從凱末爾主義時代向埃爾多安主義時代的過渡趨於完成,埃爾多安對土耳其的統治進入極盛時期。經濟的自由化、政治的多元化、社會的保守化、外交的多邊化與個人的獨裁化,是埃爾多安時代的主要特徵。

埃爾多安政府未來的挑戰與機遇

雖然修憲公投獲得通過,但仍有超過48%的選民投了反對票,這顯示了當前土耳其社會的撕裂。過去我們常説,土耳其存在西方化與本土化、世俗化與伊斯蘭化、民主化與威權化、保守化與自由化等多方面的撕裂。在這次公投中,這些“撕裂”呈現集中效應,簡化成了支援或反對埃爾多安的問題。變成總統制後,土耳其政治的焦點也將從議會轉向埃爾多安及其勢力集團。

這種撕裂和分歧,將是埃爾多安未來不得不面對的挑戰之一。一個國家的執政力量要想維持社會長期穩定,僅靠高壓與威權顯然不夠,還需要有政治平衡和技巧。接下來埃爾多爾在人事安排上進一步鞏固和強化權力的同時,不得不從更為整體的格局考慮問題。繼續打壓反對力量的同時,他也會注意拉攏各方政治力量,其實,這次修憲也是他首先得到了民族主義行動黨的支援。

國際上對埃爾多安將把土耳其帶向伊斯蘭化的擔憂很普遍,甚至一度佔據輿論主流。但我並不傾向於從這個角度看,因為埃爾多安並不存在一個將土耳其伊斯蘭化的方案。凱末爾時代的世俗化是嚴控伊斯蘭教,埃爾多安及其政黨現在只是回應和借助了社會上的宗教傳統和訴求。但這並不等於説他要把土耳其伊斯蘭化,而是對土耳其激進的世俗主義予以糾正。

如果埃爾多安有雄心設計出一套制度安排,有效彌合宗教保守勢力與世俗派之間的分歧,那將是其對伊斯蘭世界尤其是遜尼派的一大貢獻。

除了應對社會撕裂,埃爾多安政府在經濟、政治和外交等方面也面臨挑戰。在經濟上,土耳其創新能力不足,目前面臨“中等收入陷阱”的危機,在全球經濟形勢並不很好的形勢下,如何推動經濟發展、提高民眾收入將是一個難題。

在政治上,首先就是如何應對庫爾德問題。隨著權力鞏固,埃爾多安在繼續打擊庫爾德工人黨武裝的分離主義勢力同時,可能還會從新考慮對庫爾德問題的政治解決。另外,埃爾多安政府還會維持國內緊急狀態,繼續對國內外的葛蘭勢力進行打擊。

在外交上,當前的敘利亞問題不會因為土耳其改行總統制而迅速改變,美國新政府的中東政策尚且不明,俄羅斯不會停止對敘利亞局勢的介入。在此背景下,如何處理敘利亞問題仍將讓埃爾多安政權耗費巨大精力。如何處理跟歐盟的關係也不容易。無論是否入盟,土對歐盟在經貿關係依賴度很大。如果埃爾多安政權未來放棄一些歐盟的人權標準,比如恢復死刑,很可能會引發歐盟的制裁。但跟歐盟徹底鬧翻,對土耳其沒有好處。

在繼續面對上述挑戰的同時,土耳其對這些問題的應對能力也將增強。

其一,修憲公投的通過將使埃爾多安的政治權力在事實上和法理上均得到擴大和鞏固,他對土內政和外交的把控能力將增強。國內反對派對於挑戰其權威的信心和期待將會減弱,這有利於土耳其的政治與社會穩定,國家整體的行政和管理能力也將增強。

對與土耳其打交道的國家來説,土耳其將進入一個較有連貫性和確定性的時期。雖然涉及美國、歐盟、俄羅斯和敘利亞等的問題仍然複雜,但一個穩定的土耳其和一個權力鞏固的埃爾多安,將有更大能力和空間去應對這些問題。比如原來埃爾多安需要民族主義情緒來獲得支援,但以後他可能更多地從政績而非短期應激性上考慮問題。政治抱負的實現與權力的鞏固,有助於埃爾多安政策選擇的理性化和長效性。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