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智庫中國 > 2016智庫中國 > 智庫動態

董海軍:新型智庫建設尚需優化

來源: 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 | 作者: 董海軍 | 時間: 2017-03-07 | 責編: 毅鷗

我國正大力推進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初步形成了黨政軍智庫、社科院智庫、高校智庫、媒體智庫和民間智庫等協同發展的新格局。同時應該看到,當前智庫建設“跟不上、不適應”的問題仍然存在,如何積極開展智庫評價,分析新型智庫建設存在的問題並進行優化,是各界關注的焦點。筆者認為,為進一步推進中國特色新型智庫建設,對以下四個方面的問題應予以高度重視。

第一,智庫不智,獨創性不強。中國特色新型智庫應堅持堅定的政治立場,對重大現實問題進行公平、公正的判斷和評價,為決策部門提供公正客觀的情況研判和實事求是的對策建議。當前個別智庫難以超越其自身的經濟利益或行政管理的束縛,基本上是做解釋性、宣傳性研究,少有開展前瞻性、對策性研究,對現實問題回應不及時,研究不深入,思想産品的公信力、影響力有待提高。習近平同志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指出:“智庫建設要把重點放在提高研究品質、推動內容創新上。”新型智庫應不斷推出有真知灼見的成果,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言獻策,充分發揮中國特色新型智庫的作用。

第二,部分智庫存在“穿靴戴帽、有名無實”的現象。改革發展任務越是艱巨繁重,越需要新型智庫提供強大的智力支撐。十八大以來,我國進入新型智庫建設發展的春天,這既對中國智庫的發展提出了挑戰,也為各類智庫發揮作用提供了廣闊的空間。但是有些單位在組織結構及章程體系都還不明晰的情況下,紛紛掛牌建立智庫,智庫數量大幅增長,但有名無實,並沒有起到智庫應該發揮的作用。

第三,定位不準,特色不足。新型智庫應有明確的定位和特色,在長期關注的決策諮詢研究領域應當有一流的研究成果。有些研究機構自認為是智庫,而實際上並沒有搞清楚自身定位與智庫的區別。有些智庫沒有認清自己資源與能力的限度,貪多圖大,希望發展成為全能型智庫,眉毛鬍子一把抓,社會熱點在哪就往哪擠,缺乏專注的定力。

第四,國際視野還需加強。在國際社會上中國如何應對新形勢下的國際問題,呈現全球治理的“中國方案”,這些都迫切需要加強新型智庫建設,為中國外交決策提供智力支援。當前國內智庫之間的聯動、溝通與協同日益便利,但真正具備國際視野、能承擔“智庫外交”功能的新型智庫還為數不多。2016年習近平主席出席絲路國際論壇暨中波地方與經貿合作論壇開幕式時強調:“智力先行,強化智庫的支撐引領作用。要加強對‘一帶一路’建設方案和路徑的研究,在規劃對接、政策協調、機制設計上做好政府的參謀和助手,在理念傳播、政策解讀、民意通達上做好橋梁和紐帶。”讓中國聲音、中國智慧走入國外民眾內心,“智庫外交”優勢獨具。隨著中國逐漸和平崛起,需要加快建設我國國際交流與合作的“智庫外交”軌道,培養更多兼具本土情懷和國際視野的新型特色智庫,從事國家公共外交與大戰略的傳播。

以上四個方面的問題導致部分智庫單位未能全面分析自身優勢與劣勢,沒有科學地厘清自身的定位,導致盲目地貪多圖大,無序發展,造成一定程度的人力物力浪費。針對這些問題,筆者認為應從以下四個方面調整優化智庫佈局,科學界定智庫類型,明確智庫功能與優勢,推進智庫交流合作,實現中國特色新型智庫規範有序發展。

首先,對比分析各類型智庫的優勢與不足。各類型智庫的特點源於其所屬的單位類別。黨政軍智庫和社科院智庫與決策部門具有天然的紐帶聯繫,對重要政策往往能第一時間了解,也更能準確把握和領會決策部門推出的戰略意圖,具有“近水樓臺先得月”的獨特優勢。當前部分黨政軍智庫還需進一步改進管理,加強對外宣傳交流的動力。高校智庫依託高水準大學而建設,學科齊全、人才密集、對外交流廣泛,特別是在基礎理論研究上積累較深,具有建設高水準智庫的優勢,可以為政策研究和戰略研究提供堅實的、源源不斷的學術支援。其不足是服務動能不強,應用型人才少,且與決策部門缺乏穩定有效的溝通、聯絡、合作的渠道。民間智庫依賴於大中型企業或基金會,注重産學研緊密銜接,多專注于某一領域的具體問題,是一支銳意創新的智庫力量,其缺點是在重大問題上把握能力不足。媒體智庫是智庫與媒體融合而成的新形式,以媒體機構為主體創辦,它們具有強大的傳播力和影響力,也擁有具備高度時政敏感性和新聞敏感性的編輯記者隊伍,但是受到網際網路快節奏傳播的影響,短平快的東西較多,有思想深度和專業洞見的內容還不多見。

其次,確定各類型智庫的成長髮展方向。黨政軍智庫和社科院智庫適合開展有關國家安全與發展的戰略研究,特別是全局和戰略性的重大政策設計,要在國家科技戰略、建設規劃、社會政策等領域的決策諮詢方面發揮積極作用,真正成為創新引領、國家倚重、社會信任的高端智庫。高校智庫需要深化科研體制改革,創新組織形式,特別是要跳出“書齋式”、“經院式”研究,少些書齋氣,多些現實感,致力於研究國內外科技和社會發展趨勢,提出對策建議,開展科學評估,進行預測預判,促進科技創新與經濟社會發展深度融合。民間智庫要堅持把社會責任放在首位,積極探索參與決策諮詢服務的有效途徑,重點面向行業、産業以及公共政策開展決策諮詢研究,進一步規範諮詢服務市場,完善智庫産品供給機制。媒體智庫需要加強統籌協調,抓住新媒體異軍突起和媒體融合發展的歷史機遇,依託媒體較強的公信力,提高理論上的説服力與穿透力,為加深政府、企業、公眾之間的相互了解與信任牽線搭橋、添磚加瓦,從而打造自身的智庫品牌。

再次,內強筋骨,外重協同,促進智庫成果的公佈和使用,推進智庫的國際交流合作。智庫一般通過提供政策産品與研究報告來影響政策制定,提高智庫自身的社會影響力。當前中國特色新型智庫需要完善機制,把握在移動網際網路普及時代推銷自己的新機會,採取創造性的策略來提高知名度;逐漸學會從發佈報告、聯繫媒體、獲得認同與影響決策者等方面多方位地推廣自己的産品。目前,大多數智庫都建有自己的網站,但還需要加強網站的專業設計和維護團隊,及時公佈本機構的最新成果,供公眾免費瀏覽、下載,還可在重要的社交媒體上註冊賬號,發佈本機構的動態資訊,擴大智庫影響力。定位於全球發展的智庫不但要吸收全世界的優秀研究人才,還需要吸收高水準的政策公關精英、媒體傳播高手、行政管理能人與國際會務人才。

最後,加強頂層設計,優化智庫結構佈局,促進智庫協同創新發展。習近平同志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指出:“要加強決策部門同智庫的資訊共用和互動交流,把黨政部門政策研究同智庫對策研究緊密結合起來,引導和推動智庫建設健康發展、更好發揮作用。”當前需要對智庫加強頂層設計,合理規劃智庫的空間位置、研究領域與主打産品,分區域重點建設一批全球和區域問題研究基地,體現智庫發展的層次感與協調性。在整體的佈局中,黨政軍智庫和社科院智庫側重於政治、經濟、法律、軍事和外交等領域,高校智庫和民間智庫以社會治理和科技創新見長,媒體智庫則擅長社會輿情和對外傳播能力的研究。各類型智庫知識互鑒、優勢互補,最終建立起完備而強大的中國特色新型智庫體系。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