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智庫中國 > 智庫觀點

國防大學教授紀明葵:“南海仲裁”是西方導演的鬧劇

發佈時間: 2014-12-11 11:04:32    來源: 中國網    作者: 紀明葵    責任編輯: 張林

紀明葵 國防大學教授

外交部7日受權發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於菲律賓共和國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轄權問題的立場文件》,從法律角度全面闡述了中國關於仲裁庭沒有管轄權的立場和理據。中國2006年依“公約”賦予的豁免權曾做出過聲明可以不執行對領土、特定海域劃界的仲裁,菲律賓把實質爭議包裝成非實質爭議提交仲裁,這本身就是一場鬧劇。

仲裁是徹頭徹尾的陰謀

菲律賓訴諸仲裁是西方大律師為其策劃,並利用利用主審法官換屆前的有利時機提出的。他們不要求仲裁海洋劃界,也不要求仲裁解決兩國對南海島嶼的權利主張重疊問題,繞開了主權、軍事等問題,而是圍繞“海事權利”大做文章。提出關於“九段線”的合法性。菲方假設如果“九段線不符合國際法,中國在南海就不擁有海事權利”。關於“島礁”的界定,菲方認為“中國在南海佔領的島礁有5個是暗礁或低潮高地,不存在任何海事權利,其餘的3個是岩礁,有有限的海事權利”;認為黃岩島是不能維持人類居住的岩礁,不應有200海裏大陸架或專屬經濟區,只可享有12海裏海域。這樣菲方就可以挑戰我國所強調的南海九段線內的領土主權和管轄權,並可引起其他索權國的共嗚;用不是島的概念壓縮我的專屬經濟區,為將來在雙方談判中獲得更多的利益。

架空“九段線”是西方國家在《舊金山對日合約》中故意埋下的定時炸彈。在1947年民國政府最初的11條斷續線公佈之時,當時的國際社會並未對此提出任何異議,周邊的東南亞國家也從未提出過外交抗議。許多國家包括南海周邊國家以及蘇聯、日本、法國、德國、英國出版的地圖上也畫上了11條斷續線,並註明歸屬中國。但在1951年簽署《舊金山對日和約》時,朝鮮戰爭已經暴發,中美兩國由二戰時的同盟國變成了敵對國,美、英應法國的要求,把西沙和南沙群島的處理包括在條約之中,並同意法國將其盟國寮國、柬埔寨和越南都帶到會議上,而中國大陸和中國台灣卻沒有被邀請參加會議。美、英故意在《舊金山對日和約》草案中不提《波茨坦公報》中所規定的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主權歸還中國問題,僅寫日本放棄對西沙和南沙群島的一切權利,這就為以後的南海領土爭端埋下了禍根。

《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設有四種爭端解決機制,分別是:國際海洋法法庭、國際法院、仲裁法庭、特別仲裁庭。菲律賓選擇仲裁法庭的目的是利用,“公約”中規定,若爭端各方未選擇同一程式以解決該爭端,除各方另有協議外,爭端僅可提交仲裁法院。雖然中國做出過聲明,不接受海洋劃界、領土爭端和軍事活動等仲裁管轄,但沒有説不接受仲裁的程式。菲律賓利用我沒聲明不接受仲裁程式提起仲裁,同樣是一個陰謀。中國可以不接受仲裁結果,但走仲裁程式必然會造成國際影響,達到黑中國的目的。

無論菲方訴諸的仲裁結果如何,中方都可認為不合理,不執行。但一個大國無視仲裁,就會招致許多非議。菲方打的就是這張“道德牌”,中國不執行就會給世界留下一個不遵守國際裁決的假像。中國要擁抱世界,要做負責任的大國,就有接受仲裁的必要,這正是菲方陰謀所在。

中國有權利不接受仲裁

中國完全有權利不接受菲提起的仲裁。外交部7日受權發表《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於菲律賓共和國所提南海仲裁案管轄權問題的立場文件》,全文共93條,從法律角度全面闡述中國關於仲裁庭沒有管轄權的立場和理據。這種做法符合國際實踐。菲方提起仲裁的依據是《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但是,並不意味著《公約》的框架對解決所有的海上問題都適用。首先,中菲之間的爭端最主要的是島嶼領土爭端,其次,是涉及海洋劃界和歷史性權利等爭端。公約也給予了國家豁免的權利,可以做出聲明,對特定領域的海洋劃界、領土爭端和軍事活動等爭端不接受國際司法機構的管轄。中國早就在2006年的時候就做出過聲明,對於“公約”第298條第1款(a)特定領域海洋劃界、(b)領土爭端和(c)軍事活動項所述的任何爭端,中國不接受“公約”相關章節規定的任何國際司法或仲裁管轄,而且中國將這一點通知了聯合國。目前有34個國家根據這一規定做出了聲明。

中國有權利行使自己的合法權益。認為中國不接受仲裁就指責中國不遵守國際法,是“雙重標準”,不符合真正的國際法治精神。中國不接受菲提交的仲裁,是履行“公約”中所規定的豁免權,是真正依法行事。

領土爭端來自菲的野心

中國長期對南沙群島行使主權。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中國于1946年收復了被日本軍國主義者侵佔的南沙群島,並採取了一系列措施確認和重申中國對南沙群島的主權。當時菲律賓已經獨立,並未對中方的做法提出異議。20世紀70年代,由於南沙海域發現石油資源,菲律賓才對南沙群島提出“主權”聲索,並違反《聯合國憲章》和國際法原則,非法侵佔了中國南沙群島的部分島礁,包括馬歡島、費信島、中業島、南鑰島、北子島、西月島、雙黃沙洲和司令礁。我國多次對菲方的做法提出外交交涉,並一直要求菲方停止對中國主權和管轄權的侵犯。

1988年,中國領導人鄧小平會見當時的菲律賓總統阿基諾夫人時,就提出了通過“共同開發”這樣一個處理爭端的建設性辦法,當時得到了菲律賓領導人的積極響應。雙方就此也取得過積極進展,在海上開展了一些合作,在國際上獲得了廣泛的歡迎和讚賞。1995年8月,中菲就南沙問題發表聯合聲明,表示“雙方承諾循序漸進地進行合作,最終談判解決雙方爭議”。2000年5月,中菲兩國政府發表關於21世紀雙邊合作框架的聯合聲明,表示“同意根據公認的國際法原則,包括1982年《聯合國海洋法公約》,通過雙邊友好協商和談判促進爭議的和平解決”。

2010年,中方向菲方正式提出建立“中菲海上問題定期磋商機制”的建議,菲方表示將進行研究,但到現在為止也沒有答覆。2011年9月的中菲聯合聲明中,還“重申將通過和平對話處理爭議”。 2012年,中方又建議可以重啟中菲在1999年設立的“建立信任措施磋商機制”,也沒有得到菲方的回應。菲方自己關閉談判協商的大門源自於菲方企圖長期侵佔我領土主權的野心。

2010年美國開始重返亞太部署後,菲律賓認為有機可乘,倚仗美國要求要重新利用蘇比克灣基地為條件,重申美菲共同防禦條約,多次在南海挑起事端。2013年1月22日,菲律賓向中方提交了就南海問題提起國際仲裁的照會及通知。2月19日,中方聲明不接攻菲方所提仲裁,並將菲方照會及所附通知退回。中國外交部4月26日回應菲律賓提出的所謂“中菲南海爭議仲裁庭組成”一事,再次強調菲方的仲裁主張明顯不成立,中方不接受菲方所提仲裁,並且中方上述立場不會改變。

“九段線”是我國合法訴求

中國政府歷史上一直對南海行使管轄權,直到1883年12月至1885年4月,法國侵略越南並進而侵略中國而引起的一次戰爭,簽定中法條約,徹底割斷中越之間的藩屬關係。

法國佔越南為殖民地之後,一直對中國的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懷有侵佔之心。他們對1909年清朝廣東水師提督李準一行前往西沙群島巡視,每到一島即勒石命名,構建木屋,豎起桅桿,挂黃龍國旗,以示屬中國領土的合法性提出質疑。

法國見在西沙群島問題上無縫可鑽,轉而將魔爪伸向南沙群島。1930年,法國炮艦“麥裏休士”(Malicieuse)號就曾擅自到南沙群島的南威島進行“測量”,他們無視島上已有中國漁民居住的事實,秘密插上法國國旗而去。1933年4月,炮艦“阿美羅德”(Alerte)號和測量艦“阿斯德羅拉勃”(Astrolabe)號,由西貢海洋研究所所長薛弗氏率領,遍歷南沙群島詳加“考察”,以示“佔領”。法國政府在1930年9月的一份公報上向其他國家宣告,法國已佔領了南沙群島。1933年4月法國還舉行了一場正式的佔領儀式,並在1933年7月26日的官方報紙上公佈。

法國佔領南沙九小島事件對當時的民國政府觸動很大,民國政府外交部于1933年8月4日照會法國使館,要求將各島的名稱及經緯度查明見復。法國外交部則通過當時中國駐法大使顧維鈞發來電報,稱“該九島在安南、菲律賓間,均係岩石,當航路之要道,以其險峻,法船常於此遇險,故佔領之,以使建設防險設備,並出圖説明,實與西沙群島毫不相關”。

面對如此局勢,民國政府感到有必要出版中國南海疆域的詳細地圖,對疆域內各島礁的中英文地名統一進行審定,因此成立了“水陸地圖審查委員會”。在1934年12月21日舉行的第25次會議上,審定了中國南海各島礁的中英文地名。在1935年1月編印的第一期會刊上,較詳細地羅列了南海的132個島、礁、沙、灘的名稱。1935年4月,該委員會又出版了《中國南海島嶼圖》,確定了中國南海最南的疆域線至北緯4,把曾母暗沙標在疆域線之內,其周圍用國界線標明,以示南海諸島同屬中國版圖。也就是今日中國南海地圖上U形斷續線的雛形。

按照波斯坦公告,1947年中華民國政府派內政部接收專門委員鄭資約和南沙艦隊指揮官林遵率艦隊收復南海,確立十一段線作為主權權利和權益的界線並向世界公佈,國際社會沒有反對。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後,由於支援越南抗法戰爭,維護社會主義國家間友好關係我國讓出兩段線給越南,繼續保留九段線,在中國地圖冊上標明並全球發行,相關國家予以默認。

“九段線”劃定了中國在南海的領土範圍,線內的島、礁、灘、沙以及海域均屬於中國領土,我國對它們享有主權;線外區域則屬於其他國家或公海。另外,也有與此相近的説法如歷史性水域線説,認為中國對於線內的島、礁、灘、沙以及海域均享有歷史性權利,線內的整個海域是中國的歷史性水域。

1958年9月4日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關於領海的聲明》規定,直線基線法和l2海裏的領海寬度同樣適用於東沙群島、西沙群島、中沙群島和南沙群島。1996年5月15日《中華人民共和國關於領海基線的聲明》則劃定了西沙群島領海基線。使用直線基線圍繞西沙群島諸島形成封閉型的折線圈。國家測繪局2003年5月發佈的《公開地圖內容表示若干規定》將九段線稱為“南海諸島歸屬範圍線”。這一提法表明瞭我國政府對國界線説,歷史性水域線説,歷史性權利線説,島嶼歸屬線或島嶼範圍線説,四種提法的基本看法和對南海疆域方面的底線,島嶼才是重點。

“九段線”是我國海洋領土歸屬線。在上個世紀70年代南海發現石油氣田前,各索權國並沒有提出異意,之後才提出索權。這只能説明其不尊重歷史事實,見利忘義。中國對南海諸島及其附近海域擁有無可爭辯的主權,菲律賓用“九段線”法律地位提起仲裁就是要混淆歷史事實,為其侵略擴張製造法輿論,蒙蔽國際社會,把自己打扮成弱者,宣揚中國威脅論,從中漁利。2012年我成立三沙市調整地方行政管轄機構時,美國國務院就南海問題發表所謂聲明,罔顧事實,混淆是非,發出了嚴重錯誤信號,遭到我外交部嚴厲駁斥,也使世界真正看到了中國堅持落實2002年《南海各方行為宣言》的堅定性和對域外干預的排他性。

中國有權不接受、不參與在違背中方意願和損害中方合法權利的基礎上的仲裁,這不僅絲毫無助於爭端本身的解決,反而只會給兩國關係帶來傷害,對南海地區的和平穩定不利。我國一貫致力於嚴格履行《南海各方行為宣言》,堅決反對域外國家的介入和干預,對於“仲裁”中國據有“公約”賦予的豁免權和我國2006年聲明中的不執行權,菲律賓提出的仲裁只能以鬧劇開始同樣以鬧劇收場。

評 論

中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