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總體的運動”中把握全局

發佈時間:2022-09-30 09:11:21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高雲涌  |  責任編輯:申罡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要有全局觀,對各種矛盾做到了然于胸,同時又要緊緊圍繞主要矛盾和中心任務,優先解決主要矛盾和矛盾的主要方面,以此帶動其他矛盾的解決,在整體推進中實現重點突破,以重點突破帶動經濟社會發展水準整體躍升,朝著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的奮鬥目標不斷前進。”以全局觀去考察社會關係的矛盾運動,就會形成辯證把握全部社會生産和生活的總體方法。總體方法是馬克思在政治經濟學批判中用來辯證處理現代社會關係“總體的運動”中整體與部分關係問題的重要思想方法,是其在《資本論》中所説“辯證方法”的應有之義。重溫馬克思在《資本論》及其手稿中對總體方法的相關論述和具體運用,能夠為我們在新時代更好地應對和處理各種局部和全局、當前和長遠、重點和非重點的關係等複雜問題提供理論支撐。

在“總體的運動”中把握現代社會和生産

在《資本論》及其手稿的中文譯本中,“總體”和“整體”是同一序列、含義相近、集中體現馬克思全局觀的理論範疇。其中,“整體”範疇更加強調事物的結構性,而“總體”範疇更加強調事物的過程性。依託這兩個範疇,馬克思站在全局高度,運用總體方法,將“現在的社會”視為“一個能夠變化並且經常處於變化過程中的有機體”,並將這種有機體的發展視為一個趨向總體的發展過程。這種發展過程遵循的是“辯證法的總體的運動”規律。正是在這一矛盾運動過程中,部分在有機整體中獲得了新的性質。例如,馬克思在討論協作問題時就提出,參加協作的人是“一個工作機體的肢體”,協作是生産過程的社會結合,在其中會産生一種新的力量對比,不僅“提高了個人生産力,而且是創造了一種生産力,這種生産力本身必然是集體力”。

馬克思不僅將現代社會視為有機整體,還將現代生産看作由不同環節有序構成的生産總體的運動,認為“生産總體的運動——不同於這一總體的獨立器官的運動”。馬克思指出,生産、分配、交換、消費“它們構成一個總體的各個環節,一個統一體內部的差別……一定的生産決定一定的消費、分配、交換和這些不同要素相互間的一定關係……不同要素之間存在著相互作用。每一個有機整體都是這樣”。馬克思反覆運用這種從全局觀察問題的總體方法,將生産中的每一個獨立要素都同生産總體相關聯,將每一种經濟現象都看作生産總體運動過程中的一個特定階段和環節。但是,馬克思又沒有將整體與部分、總體與環節的區別絕對化,而是認為其區分是相對的;他不僅強調總體、整體對於環節、部分的優先性,而且強調它們作為對立面的統一性。

在“總體的運動”中把握人類社會歷史發展

在處理一個有機整體內部不同環節和部分之間的關係時,馬克思並沒有將它們相提並論,而是認為總有一些主導的環節和部分作為“一種普照的光”決定其他諸環節和部分的表現形式及其之間一定的關係。在分析不同有機整體之間的關係時,馬克思同樣善於抓住關鍵。在揭示人類社會歷史發展規律時,馬克思運用總體方法獨創性地把握住兩個重要整體。其中一個是被馬克思命名為“生産方式”的有機整體,即生産力和生産關係的統一體。生産力和生産關係的性質就是由生産方式這一整體決定的——生産方式從總體上決定著一定社會的生産組織形式和資源配置方式,又對一定生産關係的基本性質和主要特徵起著決定作用。為了深入探究資本主義生産方式的發展規律,馬克思又將其納入人類歷史的總體運動過程中來加以考察並揭示出其兩大特徵——“社會生産規定的物化和生産的物質基礎的主體化”和“剩餘價值的生産是生産的直接目的和決定動機”——並將兩者視為資本主義社會自身歷史發展進程中互為條件和互為因果關係的有機整體。

在揭示人類社會歷史發展規律時,馬克思運用總體方法獨創性地把握到的另一重要整體是“經濟的社會形態”。它體現著社會的物質關係和思想關係的有機統一。馬克思在揭示市民社會的異化本質時將資本主義“經濟的運動”等同於“私有財産的運動”,在政治經濟學批判中又進一步將私有財産理解為人與人之間利益關係的化身,在此意義上經濟的社會形態的發展直接表現為一種人類史過程。但在總體方法的觀照下,歷史運動在馬克思的眼中呈現為一種歷史總體的運動,對其進行考察時所涉及的自然史和人類史構成其不可分割、彼此相互制約的兩個方面。因此我們看到,在《資本論》中馬克思對人與人的關係的“歷史的運動”規律的把握從沒有離開過生産力、機器和勞動等人與自然關係的因素,這與他批評以往的歷史觀“把人對自然界的關係從歷史中排除出去了,因而造成了自然界和歷史之間的對立”的觀點是完全一致的。而他本人則在生産勞動中發現了將兩者統一起來的基礎,並將人的思想和目的都歸結為這些客觀關係的矛盾運動的具體體現,經濟的社會形態的發展由此又呈現為一種自然史過程。

在“總體的運動”中樹立“一盤棋”思想

通過對資本主義生産方式以及與之相適應的生産關係和交換關係的總體運動規律進行分析,馬克思意識到總體的運動要連續順利進行就必須保證統一整體內部諸環節或部分之間保持相互協調和動態平衡。在從全局出發考察資本運動規律時,他提出,一方面,不同生産領域之間要達到必要的平衡和相互聯繫、要建立一定的限度和比例,只有在不斷地消除現存不協調的運動中才能實現;另一方面,為保證社會資本再生産過程的順利進行,就必須保證社會資本運動中“作為整體來看的再生産過程的平行性”和“生産流程的逐步升級的相繼性”兩個方面的統一性。這説明,馬克思不僅注意到整體內部空間性、結構性的協調關係,同時也注意到總體發展中時間性、過程性的協調關係,並將兩者置於總體的運動過程中統一把握。

中國共産黨作為馬克思主義執政黨,一貫倡導從全局出發考慮問題。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善於運用總體方法來進行戰略謀劃,在治國理政的具體實踐中對總體方法進行了創造性運用。其總體方法中體現的全局觀要點在於:其一,全國一盤棋,協調發展。強調“一定要從整體出發,樹立‘一盤棋’思想”,“更加注重系統性、整體性、協同性”。其二,既看局部又看全局。強調“既不能以局部代替整體、又不能以整體代替局部”。其三,以局部促進全局。強調“需要正確把握整體推進和重點突破的關係,立足全局”。這些馬克思主義的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從理論和實踐上為全面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提供了科學的方法論指導。

(作者:高雲涌,係黑龍江大學哲學學院教授,本文係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項目“資本邏輯與新時代歷史唯物主義的創新發展研究”〔18BZX028〕的階段性成果)

分享到: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