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進黨史學習教育常態化長效化的重要讀物

發佈時間:2022-05-26 08:37:33  |  來源:人民日報  |  作者:熊文景  |  責任編輯:申罡

中宣部理論局組織撰寫的《百年大黨面對面》一書,既用理論思維深化歷史認識、把握歷史規律,又用鮮活語言把歷史寫得深入淺出、通俗易懂。全書夾敘夾議、有質有文,是推進黨史學習教育常態化長效化的重要讀物。

提綱挈領。百年黨史時間跨度大,人物事件紛繁複雜。以有限的篇幅把黨的歷史講清楚,讓專家學者不覺得淺、普通讀者不覺得深,十分考驗作者的功力。該書著眼大歷史、圍繞大主題、把握大邏輯,抓住歷史發展的主脈絡,收到了提綱挈領、綱舉目張的效果。比如,在講述10年坎坷崎嶇的土地革命戰爭史時,該書緊扣“尋路”這一關鍵線索,回顧一幕幕“武裝的革命反對武裝的反革命的歷史大劇”,進而從理論和實踐的雙重維度生動再現“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正確革命道路是如何一步步探索出來的;在講述14年艱難曲折的抗日戰爭史時,該書抓住“為什麼中國共産黨是抗日戰爭的中流砥柱”這一根本線索,深刻闡明我們黨對抗戰勝利作出的偉大貢獻,有力駁斥歷史虛無主義的錯誤論調,讓人讀後能夠準確把握黨的歷史發展的主題主線、主流本質。

富有新意。歷史上那些有永恒意義的事物從來不乏解讀,但一個時代需要有一個時代的新眼光和新思考。韓愈在《答李翊書》中寫道:“當其取於心而注于手也,惟陳言之務去,戛戛乎其難哉!”該書一個難能可貴之處恰恰在於富有新意,呈現許多新的語言、新的觀點。無論是“《決議》可謂是當代中國的‘資治通鑒’”,還是“歷史大勢浩浩湯湯,引領而望沛莫能禦”;無論是“革命是歷史的火車頭,是推動社會劇烈變動的根本力量”,還是“舊制度的罪惡有多麼滔天,摧毀舊制度的社會革命就有多麼劇烈”;無論是“歷史發展不斷向前,猶如一波浪潮高過一波浪潮”,還是“偉大的劇總是高潮疊起,一個高峰接著一個高峰”。書中這樣新意迭見的句子俯拾皆是,相信能極大引起讀者的閱讀興趣。

有質有文。好的黨史著作要有血有肉,內容不能空洞,語言不能生硬。就言之有物而言,該書既尊重歷史事實,講出了“是什麼”;又堅持以史明理,講清了“為什麼”,使讀者既能明晰歷史發展的過程,又能洞悉歷史發展的規律。比如,在回答“為什麼説新時代黨和國家事業取得歷史性成就、發生歷史性變革”時,該書從“原創性思想博大精深”“變革性實踐影響深遠”“突破性進展前所未有”“標誌性成果舉世矚目”四個方面,給出了令人信服的答案。就言之有文而言,該書在措辭上注重考究凝練、要言不煩。“韆鞦偉業百年華章”“山河為證歲月為名”“九州激蕩四海升騰”……單看這些標題就讓人眼前一亮,文氣躍然紙上。再以“萬山磅薄必有主峰”這一章開頭為例:“‘去問開化的大地、去問解凍的河流’,是誰在‘喚醒中國’?是什麼力量讓莽莽神州生機勃發、洪流奔涌?山川不語、江河無聲,但天地可鑒、日月可昭”,提筆就用很精彩的話把主旨帶了出來,節奏明快、引人入勝。可以説,該書在內容上真實客觀、意涵豐富,在行文上大開大闔、妙筆生花,體現了理論性與生動性、歷史價值與文學價值的有機統一。

夾敘夾議。敘是議的基礎,議是敘的深化。歷史是由事實構成的,擺清事實才能講清道理,黨史觀點要通過敘事來表達;歷史又是斑斕而豐富的,有興衰成敗、有榮辱得失,寫黨史也須恰當評論,筆端要常帶感情。該書既不是一味記敘,也沒有單純議論,而是敘中有議、議中有敘,把觀點明朗化、將説理深刻化。比如,在回答中國為什麼會走社會主義道路時,該書先以這是因為我們“沒收官僚資本歸國家所有”“利用和限制私營工商業的發展”“提高土改後農村經濟的經營效率”“面臨著嚴峻複雜的國際環境”等大量史實敘述為客觀依據,再進一步以點睛之筆深化認識:“歷史合力在特定的時間和空間匯聚,共同推動新中國朝著社會主義方向前進。”

讀罷全書,感到它呈現給我們的既是一部攻堅克難、熱血沸騰的歷史,也是一部催人奮進、感人至深的歷史,相信每一位讀者都能夠從中汲取智慧和力量。正如書中所言:“過去已去,未來已來。我們已經被歷史所書寫,我們必將書寫新的歷史。”

(作者單位:北京航空航太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

分享到: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