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以達成政治共識的美式民主

發佈時間:2022-01-21 09:02:29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柴寶勇 黎田  |  責任編輯:申罡

民主作為現代國家治理體系建構和運作的核心理念,深刻塑造與支撐了政治制度與社會秩序。從過程論角度看,民主是一個吸納眾意、維護公理、整合民力的系統科學方法。其中,達成政治共識是民主體系協調複雜利益關係,確立明確發展目標的必然要求。近年來大量事實表明,美式民主越來越難以掩蓋其內在矛盾,難以有效達成政治共識,這一局限性導致民主的本意被忽視甚至歪曲,不可避免地造成一系列亂象。

政治共識是民主效能釋放的關鍵

政治共識是銜接民主機制的重要因素。民主作為全人類的共同價值,蘊含了人類對於維護自我權益的本能訴求以及實現普遍正義的美好願景。但即使是在現代社會,實現民主所追求的終極價值也並非易事。一方面,民主機制運作所涉及的政治關係和公共事務高度複雜,另一方面,當今時代社會主體利益取向高度多元化。在此背景下,如果不能有效達成政治共識,就可能造成民主機制中斷,使民主僅停留在意見發表、問題發現環節,甚至這種“發表”“發現”也是虛妄的,造成表面熱鬧但實質無效的局面。

政治共識的實現程度是判斷民主體制科學與否的試金石。民主之所以能夠成為現代政治文明發展的目標導向,是因為其本源意涵是通過持續釋放政治效能來保障人民當家作主地位。在民主實踐中,達成政治共識是人民意志充分表達、社會分歧妥善化解、國家建設穩步推進的有機過程,構成民主效能釋放的政治保障。政治共識的實現程度考驗一個國家民主體制運轉的流暢性和可持續性。能夠凝聚政治共識的民主,可以通過科學方法及時、準確傳遞各方社會主體的共同目標追求,將最廣泛的社會力量動員起來參與國家建設。難以達成政治共識的民主,必將造成無邊無際的盲目爭論和無休無止的資源內耗,最終走向民主的反面。

美式民主日漸喪失達成政治共識的基礎條件

從定期上演的聯邦政府關門鬧劇,到不斷爆發的大規模抗議衝突,無數事實表明美式民主充滿了危機和隱患。在美式民主實踐中,政治共識逐漸成為“奢侈品”,取而代之的是不斷公開化、激烈化的政治鬥爭。這折射出美式民主在價值理念和運作機制層面已背離民主的真實含義,並日漸喪失達成政治共識的基礎條件。

民主價值導向偏移。民主的目的是確保不同分工的社會主體在政治體系中具有平等而真實的利益表達機會,在生活生産中具有自由而全面的長期發展機會。因此,廣泛的人民性是民主價值的根本屬性。但在資本邏輯下建構起的美式民主,儘管以“民有、民治、民享”為理念標榜,卻在實踐中堂而皇之地實行“金錢民主”“精英民主”“寡頭民主”。美式民主所追求的價值導向,是幫助位高權重的華盛頓政客和資本雄厚的華爾街財團維護既得利益,對美國民眾真實意願的忽視自然導致政治共識的“難産”。

民主協商機制失靈。民主協商能夠引導不同社會主體在特定議事架構下進行有效溝通,從而圍繞相關議題形成共識。雖然美國的政治制度設計包含政黨協商、國會協商、基層協商等內容,但在政治實踐中既沒有確保其嚴格貫徹執行的保障機制,也沒有相互銜接搭配的制度整體。在“極化政治”“否決政治”愈演愈烈的情勢下,美國民主黨、共和黨及其代表的各式利益集團相互對立,聯邦政府與州政府在關鍵議題上衝突頻繁,民主協商所需要的公正性、客觀性、規範性難以實現,民主協商精神不斷遭到消解。

民主責任意識匱乏。能否有效達成政治共識是對民主參與主體政治能力的檢驗。雖然美式民主的推銷者們經常高談所謂“國際責任”,但對其國內民眾反映強烈的社會問題卻經常選擇性忽略。美國兩黨在事關民眾福祉的政治議題上相互對壘、相互拆臺、頻繁“甩鍋”,甚至為了達成政治目的不惜人為製造分裂和衝突。在美國,當政者逃避政治責任、濫用國家權力而全盤否定前任政策的做法,甚至成了政治常規。美式民主責任意識的匱乏,給達成政治共識造成體制性的“梗阻”影響。

民主參與渠道單一。民主不是簡單的投票過程,而是一個包含選舉、協商、監督等多樣化參與渠道的完整鏈條,只有通過豐富的民主參與形式才能形成廣泛政治共識。美式民主將選舉視為“靚麗名片”,卻全然不顧選舉過程的科學性以及選舉背後的承諾兌現。在美國的地方選舉、中期選舉乃至總統大選中,各式醜聞鋪天蓋地,黨同伐異公之於眾,許多民眾不得不在都不滿意的候選人中勉強進行抉擇。在熱鬧的美式選舉“真人秀”中,政治共識歷經毫無底線的對抗博弈而喪失殆盡,民意也在選舉結果産生之日起便被“封存”。

政治共識缺位導致美式民主名不副實

政治共識的長期缺位,造成美式民主亂象叢生。一系列事實向世人清晰展現了美式民主的虛偽脆弱與內在矛盾,昭示了美式民主不僅沒有所謂的“優越性”,反而早已名不副實。

造成社會秩序動蕩。美式民主難以達成政治共識,最直接的影響是社會分歧得不到有效管控,在造成社會資源空置和浪費的同時,也為經濟社會發展增添了諸多不確定性和不穩定性因素。在種族衝突、槍支管控、階級固化、貧富鴻溝等問題上,美式民主不僅難以發揮出政治效能,反而醞釀出大規模的社會動亂。當事關美國民眾切身利益的政治共識難以達成時,美國民眾只能通過遊行示威的街頭政治方式表達不滿,在此過程中暴力事件頻發,民眾生命財産安全難以得到保障。政治共識的缺乏不可避免導致美國社會走向分化和撕裂,美國民眾曾引以為豪的國家凝聚力不斷遭到侵蝕和瓦解。

加速程式民主失真。程式民主是民主制度化、成熟化的鮮明表徵。雖然美國政客常標榜美式民主是程式民主的“典範”,但政治共識的缺位,卻使程式民主與實質民主漸行漸遠。例如,在作為美式程式民主代表性實踐的總統大選中,兩黨候選人關心的重點都不是如何聽取和整合民眾意見,而是斥鉅資投放競選廣告、打造總統人設,民主程式淪為政治表演的舞臺。再如,美式民主所強調的“兩黨競爭”“三權分立”“相互制衡”等原則,非但沒有帶來公平正義,反而在實踐層面異化為“為反對而反對”的“否決政治”的惡性迴圈,導致美式程式民主形成了運作週期長、工作效率低等特質。

削弱公共治理效能。民主是在解決實際問題中保證公共治理效能穩定輸出的路徑和方法。政治共識的缺位導致美式民主淪為“花架子”,不僅不能給美國公共治理提供資源和動力,反而引發無止境的社會內耗。公共治理效能的不斷減弱,直接導致美國民眾對政府的信任度以及對美式民主的認同感不斷下降。在應對新冠肺炎疫情過程中,美式民主並沒有幫助美國社會在疫情防控、社會救濟、經濟發展等關鍵議題上取得共識,圍繞疫情而形成的口罩爭論、疫苗爭論、隔離爭論還在持續。儘管在許多問題上難以達成共識,但美國昆尼皮亞克大學發佈的一項最新民調卻顯示,在“美國民主處於崩潰的危險之中”這一觀點上,有近六成美國人達成了一致。

(作者:柴寶勇、黎田,分別係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黨內法規與國家監察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


分享到:

網站無障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