擦亮黨史課程這塊“金字招牌”

發佈時間:2021-04-08 09:55:23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姚曉丹  |  責任編輯:申罡

【一線講述】

中共黨史課程是反映中國人民大學與生俱來的紅色教育基因的標識性課程,具有光榮歷史、優良傳統和厚重積澱。它發端于陜北公學開設的中國革命運動史課程,歷經華北聯合大學、華北大學時期的蓄積和20世紀50年代中期的奠基成型,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的發展,經過何干之、胡華、何沁、王順生、楊鳳城等一代又一代黨史教師的接力奮鬥,成為全國高校中共黨史本科專業開設歷史最悠久、課程體系最完整、人才培養層次最齊全、教師團隊最卓越、教研成果最豐碩的中共黨史課程之一。

作為北京高校優質本科課程《中國共産黨歷史》的主講教師,我在黨史教育傳統的熏陶、前輩學者的示範和教學團隊的指導下,努力擦亮中共黨史課程這塊“金字招牌”。黨史學習教育的目的是通過學習黨的發展歷程,揭示黨的發展規律,總結黨的成就經驗,引導大學生系統掌握黨史知識體系,樹立正確黨史觀,培養擔當民族復興大任的時代新人。我的所知所獲,就是堅持知識教育、價值塑造和教學方法論的統一,把建立黨史知識體系、培育正確黨史觀等作為中共黨史學習教育的“正道”。

知識體系是黨史學習教育的“入口”,回答的是為何學、學什麼、怎麼學的基本問題。在建黨百年的歷史坐標繫上,如何以整體意識和全局觀念,繪製中共黨史百年敘事體系,引導學生讀通百年大黨的歷史,是對黨史教學的一大挑戰。大學生“修好”中共黨史這門“必修課”,貴在“會通”,難在“精專”。

價值觀塑造是黨史學習教育的“出口”,回答的是培養什麼人、如何培養人、為誰培養人的根本問題。中共黨史具有黨性和科學性相統一的鮮明特質,不是一般意義上的“純粹歷史”,承擔以史鑒今、資政育人的學科功能。

我在教學過程中,注重把握“史料—史實—史觀”的歷史認知規律特點,把中共黨史觀列為黨史學習“第一課”。以正確黨史觀為統領,在黨史教學的全過程和各環節,進一步結合黨的歷史發展過程和黨史人物事件的豐富文獻和生動史實,學生就逐漸學會自覺運用馬克思主義的立場觀點方法分析黨史問題,分清黨史的主題和主線、主流和支流、現象和本質,辨明“反思”“翻案”“解構”等形形色色的歷史虛無主義的論調。由此,歷史價值觀成為引領黨史課程建設的根魂。

教學方法論是黨史學習教育的“引擎”,回答的是貫徹什麼教學理念、使用什麼方式方法、取得什麼教學效果的重要問題。作為我校黨史教育傳統的奠基人,何干之重邏輯,以説理見長;胡華重史實,以敘事見長。兩位黨史大家奠定了黨史教學理念的底色,即堅持黨史與理論、現實的結合,由史入手、寓論于史,論從史出、史論交融。

在此影響下,我運用檔案文獻、口述歷史影像、社會調查、紅色場館等教育載體,“用故事講道理”“用學術講政治”,不斷改進教學方式方法。比如,在講解抗日戰爭時期中共根據地的文化建設時,發掘人大校史育人元素,設計我黨文化戰線的“大書獃子”何干之的教學案例:先講解他在民族危亡之際改名何干之的由來,即“取‘做什麼’的意義,意思是説為馬克思主義的黨做文化鬥爭的工作”;接著講述黨中央電調他到延安擔任陜北公學理論教員,踐行毛澤東同志的“用筆和口繼續戰鬥”的勉勵,從事革命文化活動的事跡;最後,以點帶面,展現我黨“廣招天下士,誠納四海人”,同各方面“搶知識分子”,最終“天下英雄豪傑雲集延安”的局面。

從華僑之子到左翼青年,從上海亭子間的“文化人”到陜北黃土地的理論教員,從烽火辦學的戰時教育者到新中國的“紅色教授”,何干之的故事無疑講清楚了20世紀中國知識分子為何走向延安、走向中國共産黨的原因。由此,教學方法論成為黨史課程建設的動力。

(記者姚曉丹採訪整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