鑄就塞罕壩綠色傳奇的精神偉力

發佈時間:2021-01-21 14:15:16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吳明紅 齊彪  |  責任編輯:申罡

工作人員在河北塞罕壩機械林場採集數據。新華社發

塞罕壩景色。新華社發

塞罕壩人在與自然災害頑強抗爭中不斷摸索、拼搏創新,走過了從一棵樹到一片林的艱辛造林路。光明圖片

遊客在塞罕壩展覽館參觀。資料圖片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河北塞罕壩林場的建設者們聽從黨的召喚,在‘黃沙遮天日,飛鳥無棲樹’的荒漠沙地上艱苦奮鬥、甘於奉獻,創造了荒原變林海的人間奇跡,用實際行動詮釋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鑄就了牢記使命、艱苦創業、綠色發展的塞罕壩精神。”在中國共産黨輝煌燦爛的精神譜系裏,塞罕壩精神彰顯著綠色發展的重要意義。一代代塞罕壩人聽從黨的召喚,始終牢記修復生態、保護生態的歷史使命,一代接著一代幹,創造了從一棵樹到百萬畝林海的人間奇跡。這一偉大精神也是新時代踐行綠色發展理念的鮮明路標,對引導激勵全社會共建生態文明、建設美麗中國發揮著重大作用。

塞罕壩精神的孕育鑄就

塞罕壩精神是在塞罕壩從茫茫荒漠到塞北“綠色明珠”天翻地覆的歷史變遷中孕育形成的,是幾代塞罕壩人在黨的領導下創造的人間奇跡。

塞罕壩是蒙漢合璧語,意為“美麗的高嶺”。它位於河北省最北部的圍場滿族蒙古族自治縣境內,是內蒙古高原和華北平原的過渡地帶。歷史上,塞罕壩及周邊地區曾經是華北地區森林的主要分佈區之一,這裡樹木茂密、水草豐美、鳥獸繁多,區域生態環境複雜多樣。遼、金時期,這裡曾被辟為帝王避暑遊獵之所,清政府曾在此及周邊區域設立木蘭圍場。清朝後期國力衰退,無序的開荒墾殖、日益增多的農牧活動,使這裡的森林被採伐殆盡,土地快速沙化,良好生態系統蕩然無存。塞罕壩由“林蒼蒼,樹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皇家圍場變成了“天蒼蒼,野茫茫,風吹沙起好荒涼”的沙地荒原。塞罕壩的東北部邊沿,就是距北京直線距離僅180公里的渾善達克沙地,北風一刮,遍地流沙。曾有人形象地描述,“渾善達克的沙子進北京就像有人站在屋頂上往院子裏揚沙子那麼容易”。地處阻擋沙漠南侵特殊地理位置上的塞罕壩,其自然生態系統能否得到修復,成為護衛京津冀地區城市環境和華北地區水源安全的關鍵環節。

新中國成立後,黨和國家高度重視國土綠化工作,塞罕壩成為國家造林育林、風沙治理的重點區域。1962年,塞罕壩機械林場正式組建成立,滿懷激情的林場建設者,從祖國大江南北相繼來到荒無人煙、黃沙漫天的塞北高原,扛起植樹造林、修復生態的歷史重任,拉開了在塞罕壩艱苦創業的序幕。面對惡劣的氣候環境、艱苦的生活條件和繁重的工作任務,塞罕壩人堅持“先治坡、後治窩,先生産、後生活”,在實踐中不斷摸索、積累高寒地區的造林經驗,組織開展技術攻關,與自然災害頑強抗爭,走過了從一棵樹到一片林的艱辛造林路。到1978年,塞罕壩基本實現了造林的初期主要目標。

從1983年開始,塞罕壩建設者的主要任務由造林為主轉向森林撫育和經營。塞罕壩人沒有停下前行的腳步,及時實現從拓荒植綠到護林營林的角色轉變,致力於“一次造林,一次成活,一次成林”,堅持“三分造、七分管”,探索建立起嚴格精細的科學營林體系;在樹種結構優化、森林防火、病蟲害防治等方面下足功夫,用心血和汗水呵護百萬畝林海成長成材。塞罕壩林場的有林地面積由建場之初的24萬畝增加到現在的112萬畝,森林覆蓋率由11.4%提高到80%,林木蓄積量由33萬立方米增加到1012萬立方米,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集中連片的人工森林。

隨著造林面積的擴大和林木的生長,塞罕壩地區生態系統逐步修復完善,其保持水土、防風固沙、水源涵養等生態效益日益顯現。在保護生態環境的前提下,塞罕壩人在協調推進森林經營利用和保護培育、確保森林資源釋放最大生態紅利的同時,實現了從林業一業獨大到現在林業與生態旅遊等綠色産業並舉,由此成功走出了一條生態效益、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並重的綠色發展道路,其森林旅遊、綠化苗木、風電、碳匯交易等綠色産業收入已超過林場收入的一半。1993年5月,塞罕壩經批准正式成為國家森林公園。如今的塞罕壩已變成“河的源頭、雲的故鄉、花的世界、鳥的樂園”,成為我國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一個生動範例。

塞罕壩精神的豐富內涵

偉大實踐鑄就偉大精神,偉大精神推進偉大實踐。塞罕壩人在書寫綠色傳奇的偉大實踐中,用心血和汗水凝結出的塞罕壩精神,是成就塞罕壩奇跡的強大精神動力。習近平總書記對塞罕壩精神作出“牢記使命、艱苦創業、綠色發展”的高度概括,深刻揭示了塞罕壩精神的豐富內涵。

“牢記使命”是塞罕壩精神的根本。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是中國共産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在這一初心和使命推進、實現的進程中,不同時空條件下黨的不同組織、不同崗位上的共産黨人,擔負著不同的使命與任務。對於塞罕壩的黨組織及人民群眾來説,其神聖使命就是黨賦予的“為首都阻沙源、為京津涵水源”。面對當時風沙南侵的嚴峻生態形勢、面對人們發出的“老天爺的事情,咱們管得了嗎”的無奈質疑,時任林業部國營林場管理總局副局長劉琨同志明確回答:“共産黨為老百姓謀福利,就得上管天,下管地,中間還要管空氣!”這是中國共産黨人勇於承擔時代責任的鮮明宣示。上下同欲者勝。幾十年來,塞罕壩的建設者們,把黨賦予的使命責任化為自身的任務擔當,歷經風雨而初心不改,縱有千難萬險也在所不辭,硬是在浩瀚荒漠沙地上築起一道牢固的綠色屏障,有效遏制了渾善達克沙地的南侵,涵養了水源,改善了生態環境,向黨和人民交出了一份滿意的答卷。塞罕壩的發展史,就是一部不負重托、不辱使命的創業史、奮鬥史;牢記使命成為塞罕壩人負重前行的精神支柱和力量源泉。

“艱苦創業”是塞罕壩精神的核心。艱苦奮鬥是中國共産黨人的政治本色。塞罕壩的建設者始終保持和發揚黨的這一優良傳統,以自強不息、百折不撓的堅強意志,“功成不必在我”“一張藍圖繪到底”的崇高追求,以及甘於吃苦、樂於奉獻的工作態度,不斷攻堅克難、開拓前進。在塞罕壩林場建設啟動時,國家正處在極為困難的時期。“渴飲溝河水,饑食黑莜面。白天忙作業,夜宿草窩邊。勁風揚飛沙,嚴霜鑲被邊。雨雪來查鋪,鳥獸繞我眠。老天雖無情,也怕鐵打漢。滿山栽上樹,看你變不變”。這首由塞罕壩建設者吟就的打油詩,形象描述了塞罕壩初創時的艱苦生活,反映了他們積極向上的樂觀情懷,表達了他們對塞罕壩未來的美好憧憬。在艱苦創業的過程中,塞罕壩的黨組織及廣大黨員,始終是黨的艱苦奮鬥精神的模範踐行者。在抗日戰爭時期參加工作的老共産黨員王尚海,本來已在承德市安家過上安穩生活,當黨組織任命他擔任塞罕壩第一任林場黨委書記時,他立即動員妻子和5個孩子,全家來到塞罕壩。共産黨員、林業部工程師張啟恩在接到擔任林場技術副場長的命令後,即帶著已在北京生活的妻子和3個孩子上壩。在以他們為代表的塞罕壩人的努力奮鬥下,經過刻苦攻關,探索出了一套適合高寒地區的育苗造林技術。一個共産黨員就是一面旗幟,黨的需要就是個人志向。在黨的召喚下,一批又一批、一代又一代年輕的建設者們,不斷進行著這一綠色青春的接力,在用自己熱血與汗水書寫奮鬥人生故事的同時,也不斷接續和印證著中國共産黨艱苦奮鬥的偉大精神。

“綠色發展”是塞罕壩精神的鮮明特徵。塞罕壩之路是播種綠色之路、捍衛綠色之路、綠色發展之路。塞罕壩人從創業開始就自覺把安身立命的事業前途與綠色發展緊緊聯繫在一起。他們清楚認識到,要想做“乘涼者”就要先做“種樹者”,要做良好生態環境的受益者就要先做良好生態環境的建設者。有了良好生態才能有更好發展,有了良好生態才能有美好未來;他們像愛護眼睛一樣保護生態環境,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有志者事竟成。經過幾十年的堅守,塞罕壩終於實現了從荒山造林到生態育林、從提供原木材料到提供生態産品的轉變。綠水青山現已成為林場職工與群眾脫貧致富、走向全面小康的“金山銀山”。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人類發展活動必須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否則就會受到大自然的報復,這個規律誰也無法抗拒”。只有尊重自然規律,才能有效防止在開發利用自然上走彎路。塞罕壩幾百年來由綠變沙、再由沙成綠滄海桑田的演變,為人與自然必須和諧共生提供了正反兩個方面的經驗與教訓。

弘揚塞罕壩精神的時代要求

在“解剖麻雀”中總結經驗、以典型示範推動全局工作,是黨的重要工作方式。在新時代,習近平總書記要求“全黨全社會要堅持綠色發展理念,弘揚塞罕壩精神,持之以恒推進生態文明建設”。這賦予了塞罕壩精神重大的時代和全局意義,塞罕壩精神成為新時代全黨全社會必須學習和踐行的偉大精神。

弘揚塞罕壩精神,要像塞罕壩人那樣始終堅守理想信念。塞罕壩人之所以能夠在與極為惡劣的自然環境鬥爭中毫不退縮、鐵骨錚錚,根本就在於對理想信念的堅守,這是他們的精神之鈣。在新時代,我們必須用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武裝頭腦、指導實踐、推動工作。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深刻回答了生態文明建設中一系列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鮮明提出了黨的歷史使命、執政理念和責任擔當在生態文明建設上的要求,我們必須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生態文明思想,深刻體悟生態文明建設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中的重要地位,進一步激發全黨全社會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決心和幹勁。

弘揚塞罕壩精神,要像塞罕壩人那樣始終堅持和加強黨的全面領導。中國共産黨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堅強領導核心,塞罕壩的奇跡及塞罕壩精神都是在黨的領導下形成的;塞罕壩的黨組織及廣大黨員,在創造奇跡的過程中發揮了戰鬥堡壘和先鋒模範作用。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生態文明建設成效顯著,各地貫徹綠色發展理念的自覺性和主動性顯著增強的一個根本原因,就是有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的堅強領導。我們必須樹牢“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堅決做到“兩個維護”,這是確保生態文明建設方向正確、步調一致、力量集中的根本前提,是我們推進生態文明建設、實現美麗中國目標的強大底氣。

弘揚塞罕壩精神,要始終保持精神韌性。生態文明建設是一個長久過程,永遠在路上。塞罕壩半個多世紀以來的生態變遷,源於塞罕壩人一茬接著一茬幹、一棒接著一棒跑的接力堅守。在新時代,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目標宏偉而任務艱巨,前途光明而道路曲折。當前,我國生態環境保護工作雖然取得質的突破,為全球生態環境治理作出了中國貢獻,但成效仍需進一步鞏固,稍有鬆懈就有可能出現反覆。必須始終保持持之以恒、久久為功的精神勁頭,以大無畏的勇氣面對和克服前進道路上的一個又一個艱難險阻。

(作者:吳明紅、齊彪,均係北京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