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罕壩精神:奮鬥創造綠色奇跡 實踐詮釋“兩山”理念

發佈時間:2021-01-21 14:15:16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耿建擴 陳元秋  |  責任編輯:申罡

今天的塞罕壩,“碧波”萬頃。資料圖片

歷史上的塞罕壩。資料圖片

新一代塞罕壩人。資料圖片

一代又一代的塞罕壩人接力植樹造林。資料圖片

【探尋精神源頭 彰顯時代價值·第二十五期主題:塞罕壩精神】

【光明日報社主辦 上海市委宣傳部、浙江省委宣傳部協辦】  

春有群山抹綠,雪映杜鵑;夏有林海滴翠,百花爛漫;秋有赤橙黃綠,層林盡染;冬有白雪皚皚,銀裝素裹……首都北京向北400多公里,有一彎“深綠”,像一隻展開雙翅的雄鷹,緊緊扼守內蒙古渾善達克沙地南緣,與河北承德、張家口等地的茂密森林連成一體,築起一道綠色長城,成為京津冀和華北地區的風沙屏障、水源衛士。這,就是塞罕壩機械林場。

很難想像,在20世紀50年代,塞罕壩卻是一片“黃沙遮天日,飛鳥無棲樹”的荒涼景象。草木不見,黃沙瀰漫,風起沙涌,肆虐地撲向北京城。

從1962年開始,三代塞罕壩人用50多年的時間,將這片曾經林木稀疏、風沙肆虐的荒僻高嶺,變為112萬畝人工林海。這裡的4.8億棵樹木,排起來可以繞地球12圈。

塞罕壩,每年為京津地區輸送凈水1.37億立方米、釋放氧氣55萬噸,是守衛京津的重要生態屏障。

2017年8月,習近平總書記對塞罕壩林場建設者感人事跡作出重要指示指出,55年來,河北塞罕壩林場的建設者們聽從黨的召喚,在“黃沙遮天日,飛鳥無棲樹”的荒漠沙地上艱苦奮鬥、甘於奉獻,創造了荒原變林海的人間奇跡,用實際行動詮釋了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鑄就了牢記使命、艱苦創業、綠色發展的塞罕壩精神。他們的事跡感人至深,是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一個生動範例。

什麼是塞罕壩精神?塞罕壩精神意味著什麼?循著綠色的召喚,穿行在林海裏,從每棵樹、每個塞罕壩人身上,我們找到了答案。

使命在身 接續拼搏甘奉獻

1962年,原國家林業部緊急從全國18個省市的24所大中專院校調配127名畢業生,和當地242名幹部工人一起,組建塞罕壩機械林場,向荒漠進軍。

“改變當地自然面貌,保持水土,為減少京津地帶風沙危害創造條件。”原國家計委在批准建場方案時,發出了這27字號召。

1962年,20歲出頭的趙振宇是承德農專農學專業的應屆畢業生,他在志願去向一欄中寫下的是:服從組織分配。幾天后,他和大家一起唱著歌上了壩,成了第一代塞罕壩人,後來成為塞罕壩機械林場總場原副場長。

剛剛40歲的王尚海,當時是承德地區農業局長。這個抗戰時期的遊擊隊長,像是要奔赴新的戰場,帶著妻子孩子上了壩,出任塞罕壩機械林場第一任黨委書記。

1964年,河北省承德市承德二中一個宿捨得6位女學生,集體給林場寫了一封請願信,誓言將青春獻給塞罕壩的壯麗事業。林場鄭重地向她們表示歡迎。姐妹6個歡呼雀躍奔赴壩上,書寫了“六女上壩”的時代傳奇。

響應黨的號召,聽從黨的召喚,完成黨的任務,縱有千難萬險在所不辭。塞罕壩人的信念和堅持,讓聽到這些盪氣迴腸故事的人們為之動容。

塞罕壩人不畏艱難,愈挫愈勇,克服了一個個困難,闖過了一道道難關。改進“水土不服”的蘇聯造林機械和植苗鍬,改變傳統的遮陰育苗法,在高原地區首次成功實現全光育苗。1962年、1963年兩次造林失敗後,于1964年春天開展“馬蹄坑造林大會戰”,造林成活率達到90%以上。從此,塞罕壩的造林事業開足馬力,最多時1年造林8萬畝。

1984年,河北林業專科學校畢業生劉海瑩來到塞罕壩,成為基層林場的第二代塞罕壩人。住工棚、喝雪水、啃鹹菜、吃冷飯,艱苦的環境中,老一代務林人的榜樣力量是他堅持下來的最大動力。到後來擔任塞罕壩機械林場總場場長,劉海瑩與場內工程技術人員共同探索出一套適合塞罕壩地區特點的森林經營模式,成為全國森林經營的樣本。

2005年,河北農業大學林學專業本科畢業生於士濤,成了第三代塞罕壩人。走過了最初的寂寞和迷惑後,他深深地愛上了這片浩瀚林海,與技術人員一起完成了“森林防火關鍵技術研究”等6大林業尖端課題,現已成長為塞罕壩分場場長。

心中有理想,腳下有力量。塞罕壩人的理想就是堅決完成黨交給的任務,信念就是一定要讓荒原披上綠裝,有了這種“革命理想高於天”的精神力量,他們的骨頭更硬,意志更堅,辦法更多。

2012年,黨的十八大召開,生態文明建設被提升至前所未有的高度,中國生態文明建設開啟新的征程。塞罕壩的綠色攻堅,也向著更強的堡壘進發。

最後的近9萬畝石質荒山,大多岩石裸露,土層只有幾釐米,最大坡度達到46度,好比在青石板上種樹。在石質荒山造林,連專家都斷定種樹難活。塞罕壩人採取大穴整地、客土、覆膜等措施,讓這9萬多畝石質荒山全部實現了造林綠化。

“雨雪來查鋪,鳥獸繞我眠。勁風揚風沙,嚴霜鑲被邊。”第一批上壩的李秀珠老人的這首詩,道出了幾代塞罕壩人牢記使命、創造奇跡的豪邁氣概。

再難,樹,都能一棵棵種出來;再難,綠色奇跡,都能一步步幹出來!在塞罕壩精神鼓舞下,更多的“塞罕壩人”在神州大地不斷涌現。

在燕趙大地,“太行山上新愚公”李保國教授35年如一日,把課堂搬到田間地頭,把論文寫在太行山上,帶領鄉親們找尋生態脫貧致富的新路子。他先後取得研究成果28項;推廣林業技術36項,技術推廣面積1826萬畝;帶動山區農民增收58.5億元。

在雲南保山,曾任地委書記的楊善洲退休後,主動放棄安享晚年的機會,帶領群眾曆盡艱辛義務植樹造林5.6萬畝,讓大亮山披上綠裝。2009年4月,楊善洲將價值超過3億元的大亮山林場經營管理權無償交給國家。

“風起沙石走,十年九不收。”“荒山變成綠海洋,百鳥歡唱花果香。”這新老民歌描繪的是山西右玉縣幾十年間的生態巨變——森林覆蓋率由不到0.3%到52%,翻了170多倍。新中國成立以來,右玉縣歷任黨政領導班子團結帶領全縣黨員幹部群眾大力植樹造林,改善生態環境,使右玉縣逾一半面積被森林覆蓋。

不畏艱苦 奮鬥創新不停步

艱苦創業,一直是塞罕壩人奮鬥的主旋律。從拓荒植綠到護林營林,塞罕壩人從未停下創業的腳步。塞罕壩的創業史,也是一部中國高寒沙地造林科技攻關的創新史。塞罕壩人對綠色發展的執著,體現在嚴謹求實、大膽創新的科學態度上。從造林工具的改革到機械造林的成功,從一粒種子到壯苗上山,從一棵幼苗到萬頃林海,凝聚了科技人員的汗水和智慧。

在塞罕壩工作了20多年的原河北省林業廳廳長李興源,通過引進樟子松種子,用雪藏種子育苗法,成功培育出了樟子松壯苗,從此樟子松在壩上落地生根,解決了沙地、石質陽坡造林綠化樹種問題,今天國內同類地區依然效倣學習。

為了加快造林進度,儘快恢復本地的森林植被,1962年來到林場的原林業部造林司工程師張啟恩和工人們邊幹邊研究改進了植苗鍬,創造了“三鍬半縫隙植苗法”,看似簡單的一插、一提、一擰,卻比傳統方法造林功效提高一倍以上。

沙地造林難上難,林場已過世的老科長王文錄當年帶領技術人員,反覆試驗,創新了沙棘帶狀密植、柳條筐客土造林等一系列新方法。

“不馳于空想,不騖于虛聲。”科學求實、創新不止,在塞罕壩幾代專業技術人員中接力傳承,他們的許多成果獲國家、省部級獎勵,部分成果填補世界同類研究領域的空白,國家和河北省多項造林、防火標準和規程,或是由塞罕壩林場編制,或是採用了林場提供的技術數據。

塞罕壩的“綠”啟示人們,在推進生態文明建設中,要突出尊重自然的理念,提高科技創新在造林中的支撐作用。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植樹造林進程加快,林業科技水準不斷提高,植樹造林的品質也得到顯著提升。

中國林科院林業所所長張建國説,近年來隨著林業科技的發展,林木育苗技術和造林技術不斷提升,一年中適合造林綠化的時間明顯延長,造林季節已不是影響和限制植樹造林進度的主要因素。

與此同時,新的造林理論和模式也不斷顯現。如基於近自然經營理論,人工林的營造開始採用多樹種混交模式,形成復層林分結構,林分生物多樣性和穩定性顯著提高,森林的生態功能和效益不斷提升。

“與以前只重視造林規模不同,如今我們要科學造林、規劃先行。”江西省林業局造林綠化處處長李軍説,在造林綠化過程中江西開始推動造林結構由單一樹種向針闊混交林轉變,建立穩定健康的生態體系。同時,在規劃造林綠化工程時,沿溝谷和山脊要同步規劃防火隔離帶、防火通道建設,做到進有通道、退有餘地。

在雄安新區,“千年秀林”項目建設3年多以來,一套適合大規模植樹造林的合作造林新機制正在不斷實施。新機制下,通過創建良性致富生態,讓資源變資産、資金變股金、農民變股東,調動群眾參與植樹造林的主動性和積極性。此外,“千年秀林”的每株樹苗上都挂著一個帶有二維碼的鋁制小標牌,通過它可查詢苗木的樹種、産地、生長資訊等。

造林綠化、撫育管護、認種認養、設施修建……近年來,各地不斷創新造林方式,讓全民義務植樹工作向更深層次、更廣領域、更大範圍發展。特別是隨著網際網路應用的推廣普及,“網路植樹”已經成為可能,不僅增進了義務植樹的群眾性和廣泛性,而且激發了義務植樹的成就感和榮譽感。

2018年11月,全國綠化委員會、國家林業和草原局發佈《關於積極推進大規模國土綠化行動的意見》,明確提出走“遵循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的生態文明理念,堅持規劃統籌,優化生産、生活、生態空間,堅持因地制宜、科學綠化,以水定林(草)、量水而行,喬灌草結合、封飛造並舉”的科學造林之路。

綠色發展 賡續初心鑄忠誠

森林每生長出1立方米的林木蓄積量,平均可吸收1.83噸二氧化碳,釋放1.62噸氧氣,這是大自然回饋給塞罕壩的巨大財富。

“荒原變成森林,森林換來綠水青山,綠水青山在無聲無息中變成金山銀山,塞罕壩形成了良性迴圈發展鏈條。”塞罕壩機械林場總場場長陳智卿説。

塞罕壩發展進程中,有一段無法回避的陣痛期。當時,木材銷售佔林場全部收入的90%以上,銷售渠道單一,主要供應給煤礦用於巷道支護。隨著各地小煤礦接連關閉退出,木材價格跌入谷底。

紅線之下,塞罕壩建立了極嚴格的林業生産責任追究制,一旦發現超蓄積、越界採伐林木行為,實行一票否決制,堅決追究責任。

塞罕壩人摒棄了賣木材的傳統經營方式,把最擅長的育苗投入産業經營。幾年時間,8萬餘畝綠化苗木基地一片嫩綠,1800余萬株樹苗可供商業銷售,每年給林場帶來近千萬元收入。

在開發旅遊上,塞罕壩人算清了開發與保護的大賬,嚴格控制入園人數、控制入園時間、控制開發區域、控制佔林面積。

綠色發展,是塞罕壩精神的根基。從荒山造林到生態育林,從提供原木材料到提供生態産品,從綠水青山到金山銀山,塞罕壩人走出了一條生態效益與經濟效益、社會效益並重的綠色發展之路。塞罕壩人把對自然的樸素感情昇華為對綠色發展的堅定信仰,一代接著一代幹,書寫了中國生態文明建設當之無愧的範例。

專家指出,“在極寒、乾旱、高海拔的艱苦惡劣條件下,塞罕壩都能夠建成中國生態文明建設的‘奇跡嶺’,其他地方完全能走出一條可複製的生態文明之路。”

在燕趙大地,一個又一個綠色傳奇不斷續寫。經過半個多世紀持續不斷的造林綠化,河北有林地面積比新中國成立初期增長了10多倍,特別是近5年來,全省每年完成造林綠化面積都在500萬畝以上,全省森林覆蓋率由20世紀80年代初的9.64%提高到目前的34%。在北京冬奧會舉辦地之一的張家口市崇禮區,當地從2015年以來累計完成投資27.93億元,新增造林面積72.3萬畝,森林覆蓋率從2015年的52.38%提高到67%,奧運核心區則達到80%。

放眼全國,黨的十八大以來,“兩山”理念深入人心,生態文明頂層設計和制度體系建設加快推進,污染治理強力推進,綠色發展成效明顯,生態環境品質持續改善,一幅美麗中國新畫卷正徐徐展開。

土地沙漠化的治理,從來都是一個世界性難題,而我國卻創造出治沙成功案例——毛烏素沙漠治理。70年來,陜西榆林以每年1.62%的荒漠化逆轉率,不斷縮小毛烏素沙漠的面積。今天,毛烏素地區的沙化治理率已達到了93.24%,這片沙漠生命將盡,即將退出歷史舞臺。

寧夏西海固,曾經“苦瘠甲天下”。這裡乾旱缺水、生態惡化、地瘠民貧,直到20世紀90年代中期,農民年每人平均純收入尚不足600元。移民搬遷,百萬農民出深山;退耕還林、封草禁牧、封山育林,實施最嚴格的生態保護措施;人工造林、飛播造林,多種增綠舉措齊頭並進……如今行走在西海固,已是滿眼蒼翠,換了人間。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劃定並嚴守生態保護紅線、禁止洋垃圾入境、建設生態環境監測網路、構建綠色金融體系、實行河長制湖長制等,一系列生態文明體制改革舉措相繼出臺。開展生態文明試驗區、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等改革試點,重新組建生態環境部和自然資源部,為生態文明體制改革持續深化積累經驗、奠定基礎。在生態文明建設領域,制定修訂的法律達十幾部之多,除了新環保法,還有大氣污染防治法、野生動物保護法、環境影響評價法等,成為遏制環境違法犯罪行為的有力武器。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橫亙在河北最北部的塞罕壩顯得愈發年輕,愈發壯麗。歷久彌新的塞罕壩精神,深深鐫刻在每一株樹木之上,融入了塞罕壩的四季與晨昏。這面精神旗幟,正源源不斷地匯聚起強大力量,激勵著全國人民闊步走在生態文明建設的“奇跡嶺”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