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進法治政府建設應把握的重點問題

發佈時間:2020-10-29 10:50:30  |  來源:學習時報  |  作者:曹鎏  |  責任編輯:申罡

2020年在我國法治政府建設征程中具有標誌性意義。黨的十八大報告將法治政府基本建成作為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之一。新時代法治政府建設的內涵是豐富和立體的,既強調政府活動要在法治軌道上運作,又強調必須以打造服務型政府為根本。我國法治政府建設如何轉型升級,未來如何全面推進法治政府建設,應當結合當前實踐,把握重點問題。

法治政府建設須解決好壓力、動力和活力的有機統一問題。法治政府建設既要提升政府守法的自覺性,又要強化監督和制約,防止出現權力任性和濫用等問題。隨著法治政府建設的不斷深入,強化考核的指揮棒作用,通過壓力傳導機制形成對領導幹部和公職人員依法履職的持續性倒逼成為各地各部門的常見做法。在此過程中,要高度關注法治政府考評體系,既要有科學的評價指標,又要讓考評體系隨著法治政府不同發展階段的任務和特點作出與時俱進的調整和回應。同時,法治政府建設亦應當解決內生動力問題,以保持法治政府建設的生機,這就要解決好與全面覆蓋的監督體系相對應的正向激勵容錯機制的建立健全問題,以鼓勵公職人員積極擔當作為,防止出現懶政、怠政現象。同時要積極探尋法治政府建設的內生動力機制,為法治政府建設持續提供動力源泉。在網際網路時代,充分利用資訊化、智慧化手段解決法治政府建設的痛點難點堵點難題,具備了一定的現實可能性,如可以通過數字賦能解決法治政府建設動力不足、能力不夠等問題。此外,法治政府建設必須因時而變,通過在法治軌道上不斷創新和改革,不斷提升老百姓對法治政府建設的滿意度。

持續深入推進法治政府建設要強調共治。改革開放40餘年以來,我國法治政府建設取得顯著進展,重點領域重點環節的有法可依問題已經基本解決,進入了精細化發展階段:法治政府建設既要做到實體合法,更要確保程式合法,且滿足最低限度的程式公正要求;不僅要解決政府活動在法治軌道上運作,更要解決對行政裁量權的有效規制;不僅要實現政府行為的建章立制活動,更要解決制度建設的有效實施問題。鋻於我國絕大多數法律法規都是由行政機關執行的,作為政府實施法律、履行法定職能的主要方式,持續推進嚴格規範公正文明執法,不斷提升行政執法法治化水準,將直接影響我國法治政府建設的成效。與此同時,法治政府建設應當以善治政府為目標,注重社會共治,強調強化有限政府、有為政府的理念,以“小政府—大社會”為發展目標,多汲取民眾的智慧,重視與公眾的“合作治理”,在行政決策、行政立法、行政規範性文件等政府活動中強化公眾參與,增強行政行為的合法性和可接受性,以提高行政效率和效能。此外,善治既涉及常態化法治政府建設問題,也要確立應急狀態下行政法治的基本目標;既要尊重非常態的特殊性、應急性,又要保持最低限度的正義;如何平衡“法治”和“應急”的關係、公民行使權利的邊界等問題,都是法治政府建設在實現全方位發展過程中必須補白的領域。最後,法治政府建設也要以實現智治為基本依託。通過資訊化、智慧化的高科技獨有優勢,實現政府治理能力的升級,通過大數據治理、網際網路思維、人工智慧在政府活動過程中的普遍使用,建設陽光政府和創新型政府,解決政府決策科學化、行政監管精準化、公共服務優質化、政府治理民主化等難點問題。

堅持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黨的十九大報告明確提出“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基本建成”的目標。2019年2月,在中央全面依法治國委員會第二次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再次強調,推進全面依法治國,要堅持法治國家、法治政府、法治社會一體建設,法治政府建設是重點任務,對法治國家、法治社會建設具有示範帶動作用。我國法治政府建設取得顯著成效,但同時也進入攻堅期和深水區。進一步助力經濟社會發展,需要同步解決法治社會和法治國家的系統建設問題。法治政府建設的持續攻堅克難,不僅要以強化黨對法治政府建設的領導為根本前提,而且需要與之相適應的社會環境作為保障。成熟的法治社會,一方面,要讓尊法學法用法守法成為各級領導幹部和公職人員的自覺踐行,做到堅守法治紅線,身體力行捍衛法治權威;另一方面,培養公民的法治意識和守法行動,需要普法教育的持續性跟進,廣泛促進老百姓積極參與到政府決策、立法、執法活動之中,通過公開、公眾參與等程式廣集民智民意,不斷提升制度執行力,特別是遇到糾紛爭議,促進老百姓自覺選擇法定途徑維權。法治社會培育既應當成為法治政府建設的基本任務,又要以法治文化繁榮發展、基層治理能力有效提升為重要目標。可以説,我國法治政府建設目標的實現,離不開法治國家、法治社會的推進。通過強化黨政同責,不斷提升依法執政水準,大力培育法治社會進而促進法治政府建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