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風貴在“短實新”

發佈時間:2020-07-17 21:53:48  |  來源:中國網  |  作者:趙彥仲  |  責任編輯:孫軻

文風體現黨員幹部的工作作風,改進文風就必須要把“長”、“空”、“假”的東西刪去、丟掉,轉而在“短”、“實”、“新”這三個字上下功夫。

文風要力求一個“短”字。所謂“短”,不是説越短越好,而是要力求精練簡短、言簡意賅,一針見血、開門見山,觀點鮮明、重點突出。劉勰説“文以辨潔為能,不以繁縟為巧”,俗話也講“真傳一句話,假傳萬卷書”。古往今來的“一字家書”“一字詩歌”“一字社論”“一字小説”,也都絕妙地詮釋了言簡意賅之真義。

清人劉大櫆《論文偶記》曰:“凡文筆老則簡,意真則簡,辭切則簡,理當則簡,味淡則簡,氣蘊則簡,品貴則簡,神遠而含藏不盡則簡,故簡為文章盡境。”其實,很多經典文章都可以從中找到“短”的影子:《古文觀止》收短文兩百餘篇,《道德經》僅五千言,《愛蓮説》只有百餘字,《岳陽樓記》只有三百多字,皆成傳世經典。正所謂:“尺水可以興波,紙短也能情長。”

文風要力求一個“實”字。“實”就要求既要實事求是,又要切實可行,説到底就是要符合實際,不講虛話、假話、套話、空話。無論是領導的講話稿,還是單位的工作彙報,都必須要實實在在,講話實在就是要講開門見山的直白話,不繞彎子、不故作高深,彙報實在就是要客觀全面,既不誇大成績,也不掩飾問題。用凝練的語言闡述完備的思想。“立片言以居要,收千里于方寸。”

明太祖朱元璋聽刑部主事茹太素奏事,一萬七千字未見有用之詞,將其痛打一頓,斥其“虛詞失實,浮文亂真”,要求“若官民有言者,許陳事實,不許繁文”,並多次在奏折上批示“凡事最重要的是務實,不欺不隱才算良吏。粉飾、迎合、頌讚、套文陋習,萬不可法。” 古人云:“內外相應,言行相稱。”一篇文章內外相應,就是要求文中所陳述的內容皆為事實;一個幹部要言行相稱,就是要求幹部説一是一、説二是二。一些單位、一些幹部一説到成績,可以口若懸河,而遇到問題了就三緘其口,肯定是不行的。發揚“實”的文風,必須要深刻領會“善不由外來兮,名不可以虛作”,發文出文、講話彙報多一些實在,少一些“假大空”。

文風要力求一個“新”字。一些幹部寫文章、作總結的時候,總是熱衷於搬以往的經驗、找前人的“模板”,一些單位每年發文的時候,就在往年的基礎上稍作修改便是,認為每年的工作都差不多,這樣一些思想觀念和方式方法就會使得單位的文風“陳舊”,毫無新意,其本質就是創新精神的缺乏。新時代要有新氣象,新形勢需要新文風,講話發言若總是老調重彈,就會讓人聽不懂、看不明,不願聽、不買賬,出文發文若是“故伎重演”,工作就容易陷入一潭死水的困境。廣大黨員幹部不能泥古不化、因循守舊,而是要不斷推陳出新、破舊立新,只有解放思想、標新立異、革故鼎新才能在事業上破除舊形式,開創新局面。“只有自己的境界高了,沒有私心雜念,才能做到言行一致、表裏如一,講出的話、寫出的文章人們才願意聽、願意看。”總書記的話一語中的、切中要害,需要每一位行文者細思之、牢記之、篤行之,真正讓講短話、講實話、講新話蔚然成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