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韌性社區”補齊社會治理短板

發佈時間:2020-03-25 08:42:19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吳曉林  |  責任編輯:申罡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城鄉社區成為疫情防控的基礎環節。在萬千醫護人員在戰疫一線救死扶傷的同時,數百萬社區工作人員也戰鬥在疫情防控第一線,為遏制疫情擴散蔓延作出了積極貢獻。當前,全國疫情防控形勢持續向好發展。在後疫情時期,人們更要痛定思痛,反思疫情暴露出來的問題,補足治理短板。


我們看到,城鄉社區疫情防控的成果,既依賴於一線防疫工作者的持續投入和居民的主動配合,也依賴於自上而下的充分動員、人員下沉、資源供給,舉國上下為此付出了巨大成本,作出了巨大犧牲。城鄉社區作為社會的基礎單元,是否能夠在感知、監測和防控類似危機的工作上,更加敏感、更加高效、成本更低,取決於能否建好韌性社區。


何為“韌性社區”?韌性社區就是以社區共同行動為基礎,能連結內外資源、有效抵禦災害與風險,並從有害影響中恢復,保持可持續發展的能動社區。2002年,倡導地區可持續發展國際理事會在聯合國可持續發展全球峰會上將“韌性”概念引入城市建設與防災減災領域。2016年聯合國召開第三次人類居住會議,構建有韌性人類居住區成為可持續發展的重要目標之一。


黨的十九屆四中全會提出“優化國家應急管理能力體系建設,提高防災減災救災能力”。社區應急管理能力體系建設成為新時期國家應急管理能力體系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現實來看,城鄉社區很易遭受各種危機和災害,社區應急管理能力有待提升。在此次疫情發生之前,筆者在全國開展的一項7000份問卷調查表明,城鄉社區較易遭受各類災害、危機。受訪者在近三個月內遭遇火災、水災、蟲災、雷電災害、冰雪災害等的比例達到16.5%,發生過撞人或被撞、剮蹭等交通事故的受訪者比例達到17.56%。同時,筆者在疫情期間對全國7358個樣本的調查表明,只有20.17%的受訪者表示本社區曾經組織過疾病、災害方面的防治演練活動。


自我國全面推進社區建設以來,社區安全一直被列為重要目標,全國綜合減災示範社區創建活動也已開展10年,這些舉措為提高社區應急管理水準、增強居民防災減災意識和能力奠定了基礎。但是,相應的措施仍屬於工程學範疇,缺乏對社區內部成員自治、多元合作等方面的關注。全面推進韌性社區建設,是對疫情暴發以來暴露出的社區應急管理問題的反思和提升。


建設韌性社區,要在理念層面充分重視,強化自上而下的系統規劃。要充分重視韌性社區的價值與意義,理解韌性社區的內涵,在國家層面推動綜合減災示範社區向韌性社區升級,在國家戰略層面推進韌性社區建設。在一個較長的時期內,仍然要將政府培育和社區賦權視為韌性社區建設的重要環節,強化對韌性社區所需要素特別是社區社會組織的政策支援。應以本次疫情為契機,將韌性社區建設列入“十四五規劃”,修訂完善突發事件應急預案體系、突發事件應對、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等相關法規,納入韌性社區建設的職責、許可權規定,為建設可持續發展的韌性社區奠定法治基礎。


建設韌性社區,要在物質層面加大投入,夯實維護安全的物質基礎。社區資源的豐富性與多樣性直接影響社區對危機的應對能力,是構建韌性社區的基礎要素。社區要有功能混合的多樣性公共空間,儲備必要應急資源,具備防疫、防洪、通訊、能源等維持社區基本運營的能力。同時,政府要關照不同社區的優勢與缺陷,在危機暴發時,要有暢通的資源支援機制,能夠為政府系統、社會系統和市場系統的資源進入社區提供保障。


建設韌性社區,要充分挖掘自主能力,築牢自我服務的社會基礎。社區的應急演練、居民的良好心理與疫情防控效果有緊密關係。社區居民要有社區安全與應急的知識、技能、學習能力、價值觀與信念、心理,社區要有具備領導力和影響力的組織者;居民在危機時期能夠發揮社會網格的積極作用,為社區應急管理連結必要的資源與支援;更重要的是,社區組織要發揮主體作用,社區居民積極參與、彼此聯結、共同工作、風險共擔,將社區整合成一個良好的迴圈體系,使社區能夠快速靈活地應對危機,並且能夠從危機中恢復、增強韌性。


“備預不虞,為國常道。”現代社會既充滿活力,又面臨危機。要充分認識到韌性社區的重要性,將其上升至城鄉安全、國家安全的高度,使社區更加主動地投入到風險控制和災害準備中,為城鄉公共安全和可持續發展做好基礎工作。


(作者:吳曉林,係天津市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南開大學基地研究員,南開大學周恩來政府管理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