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防控彰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

發佈時間:2020-02-14 13:06:53  |  來源:黨建網   |  作者:李建華  |  責任編輯:郭素萍

——中國新冠肺炎與美國甲型H1N1流感疫情防控比較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以來,黨中央高度重視,把疫情防控作為當前最重要的工作,全國動員、全員參與、全國一盤棋,採取了最全面、最嚴格的防控舉措,聯防聯控、橫向到邊、縱向到底,打響了一場疫情防控的人民戰爭。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俄羅斯報》等外媒紛紛用“史無前例”來讚賞中方的積極應對。德國《世界報》網站援引專家觀點認為,中國制度在危機形勢下效力巨大。世界衛生組織總幹事譚德塞評價説:“中方行動速度之快、規模之大,世所罕見,展現出中國速度、中國規模、中國效率,我們對此表示高度讚賞。這是中國制度的優勢,有關經驗值得其他國家借鑒。”制度的優勢只有在實踐中才能檢驗出來,只有在比較中才能彰顯出來。同樣是面對新型病毒引發的大規模流行病,擁有最雄厚經濟實力、最強大科研能力、最先進醫療體系的美國,卻沒能阻止2009年4月開始的甲型H1N1流感的大規模流行,造成國內約6080萬例感染、27.4萬例住院治療和18449例死亡。因美國防控不力,致使該病毒在全世界214個國家傳播,死亡人數達到284500人。對比兩國在大規模新型流行病疫情防控上的差異,更能深刻認識和理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制度優勢,進一步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進一步增強戰勝新冠肺炎疫情的信心和決心。

  一、黨的集中統一領導的優勢

  中國共産黨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徵,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的最大優勢,黨是最高政治領導力量。面對來勢兇猛的新冠肺炎疫情,習近平總書記親自指揮、親自部署,多次主持召開會議、多次聽取彙報、作出重要指示。2020年1月25日農曆正月初一,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常委會,要求面對嚴重形勢,必須加強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各級黨委和政府要加強統一領導、統一指揮,堅定不移把黨中央各項決策部署落到實處,貫徹落實情況要及時向黨中央報告。黨中央成立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向湖北等疫情嚴重地區派出指導組。各級黨委將疫情防控作為當前頭等大事來抓,主要領導幹部堅守崗位、靠前指揮,團結帶領廣大人民群眾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堅定信心、同舟共濟、科學防治、精準施策,堅決遏制疫情蔓延勢頭,堅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基層黨組織和廣大黨員廣泛動員群眾、組織群眾、凝聚群眾,全面落實聯防聯控措施,構築群防群治的嚴密防線。

  美國認為,州政府和地方政府距離突發事件影響的人群最近,永遠是應急反應和災後恢復的領導機構。只有當災害超過或預計超過州和地方政府應急能力時,聯邦政府才提供人力和物力支援。對於主要涉及聯邦或主管部門管轄的事件,聯邦部門或機構是第一應急反應主體或第一道防線。2009年4月12日,美國發現首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但感染人數較少,從聯邦到地方均未引起重視。直到4月26日,世衛組織警告説:“一旦H1N1病毒發生人際傳播,可能引發全球大流行”,美國政府才宣佈H1N1為公共衛生突發事件,主管部門國土安全部才開始接管事件的應急管理。時任總統奧巴馬則表示,H1N1是一個值得關注的問題,但還不足以拉響警報。事實上,就在週末,他還出去打了一場高爾夫球。相較于美國,中國的疫情防控由執政黨中國共産黨作為領導核心,由黨的總書記直接領導、直接指揮、直接部署,國務院總理擔任領導小組組長,各級黨委發揮政治核心作用,各基層黨組織發揮戰鬥堡壘作用,黨員發揮先鋒模範作用。中國對疫情防控的重視程度更高、領導力更強、管控力度更大,應急資源調動與整合更強有力,這是確保疫情不失控並取得防控最終勝利的最大的制度優勢。

  二、堅持全國一盤棋的優勢

  早在2003年,我國在抗擊“非典”時就形成了在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下,應對公共衛生事件全國一盤棋、集中力量辦大事的優勢。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後,黨中央成立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國務院建立聯防聯控機制指導督促各有關方面做好各項工作,衛生健康委員會、交通運輸部、商務部、工信部、科技部、財政部等多部門攜手並進組織防疫防控體系,強力阻斷疫情擴散。全國31個省份先後宣佈啟動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實行最嚴格的防控措施。作為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湖北省特別是武漢市醫療衛生資源奇缺。一方有難,八方支援。中央財政下撥15億元支援湖北疫情防控工作。國家發改委下達中央預算內投資3億元,支援武漢新建醫院項目建設和必要醫療設備購置。中央統籌調度全國醫療資源支援湖北,截至2月9日,已累計調派11921名醫護人員馳援湖北。軍隊先派出450人的醫療隊伍奔赴武漢,後又抽調1400名部隊醫護隊伍接管火神山醫院。2月7日,國務院建立了16個省份支援武漢以外地市的一一對口支援關係,以一省包一市的方式,全力支援湖北省加強病人的救治工作。這是在黨中央統一領導、統一指揮、統一調度下,堅持全國一盤棋的細化措施。

  根據美國《國家應急反應計劃》,甲型H1N1流感應急管理的國家一級最主要的多機構行動協調中心是“國土安全行動中心”,下設 的“國家應急反應協調中心”,負責聯邦應急反應的整體協調;“地區應急反應中心”負責協調地區應急反應、實施地方的聯邦項目支援等。該體系涵蓋應急管理機構、國土安全機構、衛生機構、警察局、交通運輸機構、事故管理隊伍、專業隊伍和國民警衛隊以及私營機構、非政府組織等。雖然是多機構聯合協作,但是,這些機構分工嚴格、相互獨立,每個參與機構保持自己的權力、責任和義務,因而一致性和協同性不強。與美國相比,我國的應急管理制度整體性更高、覆蓋面更廣、融合度更緊、執行力更強,具有明顯的制度優勢。在新冠肺炎防控中,我國第一時間啟動《國家突發公共衛生事件應急預案》,整個應急管理系統由黨中央、國務院統一指揮,很好地領導並督促資訊系統、疾病預防控制體系、應急醫療救治體系、衛生執法監督體系、應急衛生救治隊伍、科研隊伍和國際合作等系統高度統一、有效運轉,形成了聯防聯控的強大合力。特別是創造的一省幫一市的對口支援模式,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集中體現,開創了世界突發事件應急管理新模式。這種支援模式,在美國,是無法想像的。

  三、高效的社會動員的優勢

  高效的社會動員是新中國消滅傳染病的秘訣,也是社會主義制度的重要優勢。1950年2月,剛剛成立的公共衛生局就發動全民參與傳染病防治。1959年,天花被消滅了,比全世界消滅天花早19年;鼠疫被控制了,而霍亂在愛國衛生運動中也幾乎銷聲匿跡了。這一優勢也寫入《中華人民共和國突發事件應對法》第六條:國家建立有效的社會動員機制,增強全民的公共安全和防範風險的意識,提高全社會的避險救助能力。在新冠肺炎防控戰“疫”中,我們充分依靠人民群眾,全民動員、全民參與、全民配合。根據國務院聯防聯控工作機制要求,全國各地各社區嚴格管控追蹤外來人員,入網入格入家庭;嚴格對社區公共場所進行清潔、消毒和通風,落實到每個社區、每個單位、每個家庭,健康教育進入每一個家庭、每一個人,織好、織牢防控傳染病的人民戰爭的大網。各地黨政幹部、公安警察、社區幹部、網格員、村兩委委員、小區物管、退伍軍人、志願者紛紛上街入戶,“村口有紅袖章,社區有小紅帽,道口有執勤人員”,實施網格化、地毯式管理,群防群控、穩防穩控,將疫情防控做到“極致”。為避免人員聚集引發交叉感染,多地取消廟會、燈會、遊園會等大型活動,以及市、區文藝演出等室內外聚集性活動,娛樂場所暫停營業。國務院宣佈延長春節假期,學校調整開學時間,非必需單位延遲上班、企業延遲開工。

  美國被稱為是“小政府、大社會”模式的典範。在美國甲型H1N1流感應急管理中,政府的作用相對有限,主要是加強預防宣傳、對從業醫師進行專門指導、為社區醫院和藥房儲備藥品和疫苗以及其他必要的防控措施。普通市民沒有機構來組織和發動,只能自己想辦法應對。如果疫情擴散超過一定規模,社會恐慌情緒迅速蔓延,會導致市民擠爆醫療機構和藥店,後果十分嚴重。為了避免出現這種情況,在甲型H1N1流感流行期間,美國都不限制民眾參加聚會、正常工作與上課,多次呼籲公眾不必恐慌。正由於此,導致病毒四處蔓延,最終難以控制。與美國相比,我國通過強大的社會動員開展疫情防控,動員全民參與,既激發了群眾的責任感、使命感、認同感,又維護了防控期間的社會穩定,這是取得疫情防控最終勝利的重要保障。

  四、應急舉措堅決果斷的優勢

  新冠肺炎與甲型H1N1流感一樣,都具有高度傳染性,如果防控措施不力,有可能出現2009年美國疫情失控的嚴重後果。我國採取極其堅決、極其果斷的措施,在阻斷傳播途徑、控制和消滅傳播源、隔離易感人群和感染者三個方面多管齊下、共同發力,從根本上遏制住疫情蔓延之勢。

  一是封城“作戰”,阻斷傳播途徑。隨著疫情態勢愈發嚴重,1月23日,武漢宣佈市內公交、地鐵、輪渡、長途客運暫停運營,離漢通道關閉,正式“封城”,進入全面戰時狀態。此後,湖北省先後有13座城市宣佈“封城”。這不僅是新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封城,也是世界現代史上絕無僅有的。大規模疫情暴發有其突發性和不可預測性,政府在作出重大決定時,除公共安全因素外,還要考慮經濟和社會影響。美國是決不可能斷絕一個千萬人口大城市的對外交通來阻擊流感傳染的,翻遍美國歷史從來沒有這方面的記錄。美國總統更不可能犧牲自己的政治前途作出這種超常規的疫情防控重大決定,美國的利益集團也不允許作出這種嚴重損害其短期經濟利益的決定。

  二是新建醫院,中西結合,控制傳播源。面對劇增的疑似病例和確診病人,武漢市現有醫護條件遠遠不夠。為了解決這個根本性矛盾,我們發揮“基建狂魔”的優勢,只用了10天就建成了可容納1000張病床的火神山醫院,只用了12天就建成了可容納1500張床位的雷神山醫院,還新建了11座“方艙醫院”、新增萬餘張床位,確保疑似和確診病例“應收盡收、應治盡治”,震撼了全世界。在治療方案上,充分發揮中醫療法優勢,採用中西醫結合的模式,治愈率持續攀升,病死率壓制在2%以下,打破了“沒有特效藥”的斷言。對於甲型H1N1流感,奧巴馬當初一再保證不會引起大的災難,他批准投入的資源集中用於疫苗研發和其他防治手段上。但現實是,疫苗的研發並不順利,儘管科研人員加班加點,第一支疫苗直到半年之後的2009年10月5日才投入使用。所以,美國政府雖然嚴陣以待,但其舉措未能阻止病毒擴散,其病死率高達17.4%。

  三是全民居家,逐一排查,隔離易感人群。國家衛健委發佈的新冠肺炎防控公眾預防指南,第一條就要求公民儘量減少外出活動,儘量在家休息。同時,要求有湖北旅居史或接觸史的,主動向所在社區(村委會)報告並自我隔離。這就從根源上減少了易感人群被感染的幾率。調查顯示,六成人響應號召,幾乎天天“宅”家,三分之一的人表示只是偶爾外出,僅3%的人頻繁在外。2009年4月12日,美國發現首例H1N1病例,隨後開始蔓延,但並未引起政府的重視。直到4月26日,世衛組織發出有可能引發全球大流行的警告時,美國政府才宣佈H1N1為公共衛生突發事件,但國土安全部負責人隨後解釋:災難實際上還沒有發生,不要驚慌。除了關閉一些有疫情的學校,美國政府沒有強制隔離感染者,更沒有隔離接觸者。美國民眾也沒把H1N1流感當回事,大家照常逛商店、坐飛機,甚至沒人戴口罩,結果感染病例呈自然模式增長,最終失控。10月23日,在斟酌數月之後,奧巴馬終於按下了國家緊急狀態按鈕。此時,距離疫情始發已過去半年。據美國疾控中心(CDC)估算,截至奧巴馬宣佈國家緊急狀態的當天,全美已有數百萬人感染,至少2萬人住院,並有1000人死亡。

  疫情就是命令,參與就是奉獻,防控就是責任。雖然我們無論經濟實力、科研水準、醫療體系還是防控經驗,都與美國存在一定差距,但是,有黨的堅強領導,有全國一盤棋的優勢,有高效的社會動員力,有堅決果斷的防控舉措,我們在新冠肺炎戰“疫”中的表現令人民安心、令世界稱讚,防控成效正在逐步顯現,極大地鼓舞了全國人民的鬥志和戰勝疫情的信心。有人測算,假如全國從除夕開始繼續放任疫情發展,哪怕是3天,我國就會重蹈2009年美國20%的人口感染甲型H1N1流感的覆轍,國內幾乎所有地區的醫療資源都將變得十分稀缺,全國都將變成“重災區”武漢,死亡人數將以萬為單位,經濟將遭受重創,社會難免動蕩。當前,疫情防控進入關鍵時期。只要我們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充分發揮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堅決貫徹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緊緊依靠人民群眾,持之以恒地把各項政策落實到位,就一定能夠打贏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作者為四川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院長、副教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