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改變不了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

發佈時間:2020-02-12 08:26:31  |  來源:光明日報  |  作者:葉初升 陳曉佳  |  責任編輯:申罡

編者按


2月10日,習近平總書記在北京調研指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時強調,“要統籌推進經濟社會發展各項任務,在全力以赴抓好疫情防控同時,統籌做好‘六穩’工作。要堅定信心,看到我國經濟長期向好的基本面沒有變,疫情的衝擊只是短期的,不要被問題和困難嚇倒。要加強經濟運行調度,盡可能降低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努力完成今年經濟社會發展各項目標任務”。本版今日刊發三篇文章,圍繞如何在打好疫情防控阻擊戰的同時繼續做好“六穩”工作,提出建設性的意見,堅定中國經濟長期向好的決心。


我國正處在轉變發展方式、優化經濟結構、轉換增長動力的攻關時期。在小康社會即將全面建成、“十三五”規劃即將收官的2020年年初,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加大了國內經濟下行壓力。雖然經濟會有艱難的陣痛,但疫情的衝擊終歸是短期的。從長期來看,中國經濟具有超強的發展韌性,疫情所造成的經濟短期波動會逐漸減弱並回歸到經濟發展的一般趨勢,它改變不了我國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進實現經濟高品質發展的大邏輯,不會改變我國經濟穩中向好、長期向好的基本趨勢,不會改變中國經濟在全球經濟中的上升地位。只要我們堅定信心,在抗擊疫情的同時積極作為,採取必要的經濟措施,就一定能夠戰勝疫情,化解疫情對經濟的不利衝擊,確保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和“十三五”規劃圓滿收官。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統籌推進經濟社會發展各項任務,在全力以赴抓好疫情防控同時,統籌做好“六穩”工作。不可否認,受疫情影響,繼續做好“六穩”工作面臨不少困難。一是對就業造成了一定的影響,首先發生在服務行業,然後會波及出口産業鏈。服務業是我國吸納勞動力最多的産業,估計上半年會出現就業壓力。二是會在一定程度上改變金融市場參與者的預期,加劇金融市場波動,增大流動性風險。三是對外貿的影響,主要表現為:疫情嚴重地區的出口企業停産,可能有部分國家和地區減少或暫停從中國進口,或者提高中國産品(尤其是農産品和食品)的衛生檢疫標準,一些國際競爭者會借機搶奪中國企業原有的國際市場。四是對外資的影響,可能有一些跨國公司會重新安排供應鏈,為分散風險而轉向其他市場購買或投資。當然,一些醫藥、醫療器械行業的國際企業則會抓住機會迅速擴産,加大産品研發投入。五是對投資造成一定的影響,由於生産要素流動受阻,需求驟降,會對投資尤其是勞動密集型産業的投資形成抑制。六是會加大對短期經濟下行的預期。


但是,疫情並不是經濟危機,只是對經濟運行的一種外生衝擊。換句話説,對經濟有機體而言,疫情不是“病”,而只是一種“傷”。當然,“受傷”的程度不僅取決於疫情的烈度,也與經濟體的“體質”有關。新中國成立以來經濟發展的歷程昭示我們,中國經濟具有堅強的發展韌性,疫情改變不了中國經濟發展長期向好的基本面。



人類經濟發展史告訴我們,決定一個經濟體基本面發展大勢最基本的要素是勞動、資本、技術,以及激勵、配置和組織這些基本要素的制度及其機制。新中國經過70多年的發展,特別是改革開放40多年的發展,培養了世界上規模最大的高素質技術工人和一大批專業技術人才,以遠高於世界平均水準的國民儲蓄率積累了充足的資本,以快速的技術進步提升全要素生産率對經濟增長的貢獻。更重要的是,探索建成了基本適應現代市場經濟、符合中國國情、具有中國特色的國家治理體系,在實踐中發揮出獨特的制度優勢和潛力,形成了物質基礎雄厚、基礎設施完善、産業體系完備、機制充滿活力的經濟體系。中國已經由一個農業國轉變為世界工業大國,進入中等收入國家的行列,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製造業第一大國、貨物貿易第一大國、商品消費第二大國、外匯儲備第一大國。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在新的歷史方位,中國經濟的要素稟賦、社會需求、外部發展環境等都發生了深刻的變化。近年來出現增速下滑等現象,其實質是經濟發展的主要矛盾已經由總量上的矛盾轉化為結構上的矛盾,傳統的供給結構不再適應已經發展變化了的社會需求,傳統的支援粗放式經濟發展的動力也不再適合新階段的高品質經濟發展道路。這是中國經濟發展進程中的階段躍遷,是中國經濟發展大邏輯的必經環節。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調整經濟結構,構建現代化經濟體系,積極探尋中等收入階段經濟發展的新動力,推動經濟實現高品質發展,向高收入階段攀升,是中國經濟發展大邏輯的歷史必然。


在外生衝擊或內生擾動下,一個經濟體抗禦風險、回歸發展大趨勢的基本定力,可稱之為發展韌性。發展韌性主要表現為,面對外部衝擊時,具有廣闊的迴旋空間和縱深調整空間;遇到內生於體系內部的經濟問題時,具有超強的自我糾錯能力;應對風險和挑戰時,具有協調一致的行動能力。新中國成立以來的經濟發展,在各種各樣的風險與不確定性面前,展現了百折不撓的發展韌勁:歷經三年自然災害、十年“文革”動亂,面臨西方封鎖,中國仍能保持與世界平均水準相當的增長速度,初步建立起相對獨立、比較完整的工業體系;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中國不僅能抗禦危機,更是擔當了全球經濟增長的火車頭角色,將亞洲及全球經濟拉出危機地帶,活力澎湃的中國經濟成為全球經濟的重要動力源和信心源。剛剛過去的2019年,面對非常嚴峻複雜的內外環境及經濟下行壓力,在中國共産黨的領導下,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持續深入,三大攻堅戰紮實推進,新舊動能轉換、高品質發展取得積極成效,延展了中國經濟穩中向好、長期向好的發展大勢。中國經濟的發展韌勁源於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所具有的顯著優勢,源於我國完備的工業體系、規模宏大的經濟總量優勢和頑強的經濟自生能力,源於中華民族面對艱難困苦所具有的眾志成城、自強不息、百折不撓的強大精神力量。



由於超強的發展韌性,疫情造成的經濟短期波動會逐漸減弱,經濟會回歸發展大勢。


從短期看,對作為中國經濟增長第一拉動力的消費來説,疫情將對線下消費等一些具體領域造成衝擊。但是,消費活動本身具有一定的韌性,它具體表現為兩種消費替代性:一是同期內,線上消費與線下消費之間存在一定程度的替代性;二是時間上的替代,在疫情時期被壓抑的一些消費需求將在疫情之後有望獲得反彈性釋放。因此,疫情的短期衝擊過後,隨著消費環境的改善,市場預期的好轉,消費將在中國經濟發展中繼續發揮基礎性作用,居民消費結構繼續升級,消費領域繼續擴大,投資和外貿將隨著疫情的消退而逐漸回歸常態。為應對疫情,宏觀調控通常會適當加大逆週期調節的力度,近期國家已宣佈注入相當規模的流動性並增加財政支出,這將會抵消疫情造成的大部分負面影響。總之,疫情造成的短期經濟波動會隨著疫情結束而逐漸消失,經濟具有回歸一般增長的趨勢。


從長期看,疫情會影響居民心理、生活習慣、消費方式和社會活動方式等諸多方面。此時,經濟體的發展韌性會表現為:順勢利用疫情對社會總需求的這種外生衝擊,調整供給結構,融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發展大勢中。一定意義上,新冠肺炎疫情可能會成為我國經濟結構調整進程中的一個具有標誌性的時間節點。比如,對公共醫療服務的需求增加,會促進醫療器械産品和以醫療衛生防疫為主的醫藥産業的發展,並刺激健康産業、保險業等的發展;為了“減少群聚”,需要互聯網醫療、線上辦公、遠程協助、企業線上運營、遊戲、線上教育、視頻會議、知識付費、自助零售、自助餐飲、自助配送等線上服務業,進一步刺激“互聯網+”産業的發展;為解決居民健康生活管理問題,需要在智慧家居、智慧城市、交通管理、醫療體系、農産品供應鏈、物流效率、災難預警、應急災備、資訊溯源等方面應用5G及AI技術,從而催生出許多新的産業。受疫情影響,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也將出現新的進展:以獲取皮毛、食用等為目的的特種養殖産業將處於一個較為低迷的時期,中藥材將迎來更大的發展機遇;農産品種植多元化將進一步強化,生産過程可控、環境安全的設施農業如溫室、大棚等的比例將進一步提升;農業生産進一步向標準化、綠色化和安全化方向發展,不斷優化農産品品質結構。


無論是提升傳統産業,還是促進新興産業,當前最大的任務,是在應對疫情衝擊的基礎上,儘快恢復經濟發展的基本面。宏觀調控的短期政策,應重點對受疫情衝擊大的行業、部門、地區、人群,採取有針對性的幫扶措施,比如對特定行業和地區實行稅收減免,為中小企業提供稅收優惠、財政補貼,緩施去杠桿政策,救助和幫扶受疫情衝擊而失去工作的勞動者,儘快恢復經濟的生機和活力。宏觀調控的長期政策,要繼續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完善和強化“六穩”舉措,統籌推進穩增長、促改革、調結構、防風險,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我們看到,黨中央國務院近日針對疫情防控和抓好改革發展穩定工作,召開了一系列會議,也出臺了多項有針對性的措施,既兼顧了防疫和經濟發展,也兼顧了政策的長短期效應,必將産生積極的效果。


我們相信,有堅強有力的黨的領導,有勤勞智慧的人民,有顯著的制度優勢,有足夠的發展韌性,中國經濟一定能抵禦疫情的衝擊,煥發巨大的潛力和蓬勃的活力,繼續行穩致遠。


(作者:葉初升,係武漢大學經濟發展研究中心教授;陳曉佳,係特約研究員;本文係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16ZDA006〕階段性成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