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之美

發佈時間:2019-10-08 09:05:07  |  來源:學習時報  |  作者:商志曉  |  責任編輯:申罡

美是什麼?畢達哥拉斯認為“美在和諧”,黑格爾強調“美是理念的感性呈現”,車爾尼雪夫斯基提出“美是生活”,狄德羅主張“美在關係”,等等。對美的屬性與本質,古今中外的討論,眾説紛紜,難怪托爾斯泰在《藝術論》中這樣寫到:“多少博學的思想家寫了堆積如山的討論美的書,美是什麼這個問題卻至今沒有完全解決,而且每一部新的美學著作中都有一種新的説法。”對於“美是什麼”的理解,儘管觀點紛呈,但總有一些共同點涵于其中,且能夠給人帶來一些思考與啟示。放下各種論説的依據與道理不予深究,我們僅從當今社會與現實生活出發,從大眾理解與群體共識來看,不妨這樣把握:美是事物的一種客觀屬性,能夠作用於主觀並産生美感,能夠為主體所體驗並形成精神上的愉悅。

思想之美來自思想本身,美是思想自身具有的一種氣韻與特徵。思想之美,根植于思想的實在內容與固有屬性之中,蘊涵在思想的理念表達與邏輯構架之內。真正美的思想,以道理、辨析示人,以卓識、洞見入心,其理性思維讓人深刻,價值力量使人折服,邏輯論辯叫人縝密,體系闡釋促人嚴謹。這樣的思想,自然會充滿美的機理、富於美的韻律,能展現美的風采、釋放美的氣息。此種理性思辨之“美”、睿智深邃之“美”,或許唯思想所屬,只思想涵寓,僅有思想能夠擔配。

具體來講,思想之美,可以歸結為兩個主要方面。一是理念創造之美,一是表達呈現之美。

思想的理念創造之美,表現為思想對客觀存在的能動反映與觀念再造,將理想訴求融入認識過程之中。此一種美,著眼于思想的內容,是思想的內在美、本質美。

思想對於客觀存在,不是直觀的、機械的反映,而是辯證的、能動的反映,不是表層的、僵化的認識,而是深刻的、創新的認識。唯有如此,思想才能夠精闢、智慧,才能夠靈活、敏銳。在這一反映、認識過程中,思想不是把客觀存在原封不動地搬進自己的精神“領地”中,不是像照相機一樣無所差異地把對象映現出來。思想之為思想,其獨特與高明之處在於,一方面,它會捨棄認識對象的細枝末節,除去附著其上的假像、掩飾與偽裝,重在透過現象揭示內在本質與相互聯繫;另一方面,它也會對認識對象作必要選擇與修飾,對不合理不恰當要素與佈局予以修復,如同我們臨摹繪製一個物件需要作技術處理一樣。思想的這種能動性,是在尊重事實和規律的基礎上,對客觀存在所作的基礎美化和有限度塑造。

進一步,與能動反映緊密聯繫著,思想對客觀存在進行觀念再造,會植入理想化要素並予以美的提升。這是思想能動性的升級,是思想由能動性向創造性的躍進,是思想從能動反映進展到觀念再造的更高一級的階段。在觀念再造階段,思想已不滿足於對客觀存在的一般修復,已不再局限于基礎美化和有限度塑造,而是進行整體性把握、全面性設計、理想性規劃。儘管仍不會偏離實際要求和客觀情勢,但必然是注入了更為充分的主體需要,賦予認識對象更加新穎的面貌、更為完備的形象,如同我們對城市建設發展所作的中長期規劃一樣。通過觀念再造展現出的思想之美,在關於社會發展、經濟政治制度設計等認識成果中,表現地就更為直接、更加鮮明。馬克思主義對資本主義社會的觀念再造,新民主主義理論對舊中國的觀念再造,都是對現存社會的美的塑造,並凝結為一個階級、一個民族的事業追求和理想目標,真正發揮了不可估量的思想威力。而且更為關鍵的是,思想威力會超越自身界限,觀念再造往往連通實踐再造。當思想與行動結合併直接介入到實踐領域時,思想就實現了向實踐的跨越。

在觀念再造階段,思想的理念創造之美,思想的內在美與本質美,可謂是充足溢出、豐沛涌現。正如馬克思指出的那樣,這是人及其思想“按照美的規律”進行的再造、建造與創造。馬克思把人與動物作比較,認為“動物只是按照它所屬的那個種的尺度和需要來建造”,而人卻“懂得怎樣處處都把內在的尺度運用到對象上去”。按照“內在的尺度”去能動地把握對象、創造性地再造對象、進而通過實踐使之呈現出來,這是動物不能做到的;只有人,只有人的思想,才有這種能力,才具有這種本性。這就是織工的活動與蜘蛛的活動雖然相似卻本質不同、最蹩腳的建築師也比最靈巧的蜜蜂高明的地方。唯有人與人的思想,能夠合目的地去追求美,能夠按照美的規律去創造美,能夠按照“內在的尺度”去實現美。

思想的表達呈現之美,表現為思想對認識成果的邏輯構造與合理表達,將理性道理寓于美的闡釋之中。此一種美,著眼于思想的形式,是思想的外在美、結構美。

思想的理性思考及其收穫,思想中蘊含的智慧與道理,不是秘而不宣,並非深藏不露,而必須清晰闡發出來、明確展示出來,讓人們了解掌握,以達到説服人、讓人信服甚至信仰的效果。這就涉及思想的表達與呈現。被稱為工人階級“聖經”的《資本論》,所以能夠發揮武裝思想與改造世界的巨大作用,既源於闡發的理論與揭示的真理,還在於具有穿透力的論證與表達,在於嚴謹縝密的邏輯力量。合理表達與準確呈現一種思想,不是一件輕鬆易做、無關宏旨的事情。再偉大的思想,如果離開恰當有力的闡發與説明,就可能使形象受損、風采有失,會減弱感染力與説服力,就可能流於平俗與普通,甚至會影響內在品質與應有價值。

思想的表達呈現,一靠邏輯構架及論證層次,二靠理論闡述及言論風格。前者如概念、判斷、推理的運用,見解、思路、原理的串聯,論點、論據、論證的過程,整體理論框架的佈局與貫通,整個思想體系的主體與內容,等等;後者如闡釋過程中如何點題、入題、破題,怎樣駁論、立論、旁論,言論表達時如何提出並解答問題,怎樣達到史與論結合、論與據統一,具有什麼樣的語言風格與敘述文采,等等。這一切,都關聯著能否把鞭辟入裏的思想精髓闡發出來,能否把思接千載、視通萬里的思想要義揭示出來,能否把精於探索、貴在辨析的思想品格展示出來;同時,這一切,都直接關聯著能否展現思想之美,關聯著能否顯示思想表達呈現之美。

思想的外在美、結構美,文章的形式美、表達美,為歷代思想家文學家所重視。明末清初思想家王夫之以情與景的關係,予以透徹説明:情景名為二,而實不可離;景中生情,情中會景;情景一合,自得妙語。晚清名家曾國藩常講“文要雄奇”“境要奇趣”,總結出“古文境之美者,約有八言:陽剛之美曰雄、直、怪、麗,陰柔之美曰茹、遠、潔、適”,被稱為文章“八美”。近代學者王國維説:“有境界則自成高格,自有名句。”可見,思想或文章的表達呈現之美,關乎內在,聯結品質,是不可小覷、大有講究的。從另一角度看,我國古代思想中的對稱美、呼應美,作為表達呈現之美中的一種特別形式,同樣令人稱奇。如孟子的“性善”論與荀子的“性惡”論、儒家的“剛”與道家的“柔”,可謂相得益彰,自成其美。人們從中會深得理喻,深感意味無窮。

思想的內在美、本質美,給予思想以高雅品格;思想的外在美、結構美,給予思想以優美裝扮。無論是理念創造之美,還是表達呈現之美,都是思想本身所固有的,是思想不可或缺的要素;都極大地開闊了思想的境界,極大地提升了思想的精氣神。思想之美,美在理念創造,美在表達呈現。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