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關係與“一帶一路”建設

發佈時間:2019-04-22 16:25:05  |  來源:求是  |  作者:李新烽  |  責任編輯:

中國和非洲都是人類文明的發祥地,中非交往源遠流長,友誼根深蒂固,合作方興未艾。近代以來,中國與非洲各國都遭受了殖民侵略,相繼淪為帝國主義的半殖民地和殖民地,共同的苦難經歷把中非人民緊緊聯繫在一起,在反帝反殖民鬥爭中互相同情、互相支援,結下了深厚友誼。新中國成立後,我國高度重視和非洲國家發展友好關係,對非洲國家和人民爭取、維護民族獨立的鬥爭給予深切同情和熱情支援,中非關係取得長足發展,友好合作和傳統友誼不斷加深。現在,中非關係進入全面發展的快車道,“一帶一路”倡議和新時代中非關係同步啟航、並肩前行。2018年9月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的成功舉辦,彰顯了中非關係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重要地位,促進了中非之間開展更高品質、更高水準、更寬領域的合作。

一、源遠流長的中非關係與“一帶一路”倡議緊密相連

非洲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方向之一。鄭和下西洋曾四次到訪非洲,把古代中非關係推向高峰,譜寫了海上絲綢之路的壯麗篇章。以最遠訪問東非沿海國家為標誌,鄭和下西洋分為兩個階段:前一階段以古裏為限,航跡不出東南亞和南亞範圍;後一階段橫渡印度洋,抵達東非沿岸諸國。以當時的世界地理知識水準,這無疑是一次空前的壯舉。宣德六年(1431年),鄭和等人立起了《天妃靈應之記》碑,碑文開宗明義道出下西洋的宗旨:“皇明混一海宇,超三代而軼漢唐,際天極地,罔不臣妾。其西域之西,迤北之北,固遠矣,而程途可計。若海外諸番,實為遐壤,皆捧琛執贄,重譯來朝。皇上嘉其忠誠,命和等統率官校、旗軍數萬人,乘巨舶百餘艘,赍幣往賚之,所以宣德化而柔遠人也。”由此可見,鄭和下西洋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要把明朝的影響遠播到當時航海所能及的“際天極地”的國家和地區,而這可以説是“超三代而軼漢唐”,為以往任何盛世所不及。

鄭和船隊將隨船攜帶的大量金銀、絲綢、瓷器和茶葉等,與非洲諸國進行公平、平等的貿易,換取龍涎香、象牙等當地特産,公平和互補促進了中非航海貿易的發展。依託著海洋交通中心站、航海貿易基地和貿易大本營所構成的貿易網路,鄭和遠航非洲將東非一帶納入海上絲綢之路的貿易體系,加強了東非沿岸各國在海上絲綢之路的地位與作用,促進了亞非之間海洋交通運輸和貿易事業的發展,顯示出海上絲綢之路重要的國際意義與影響。可以説,中非之間的直接貿易很早就開始了,今天的中非貿易與合作,以及非洲出現的“向東看”,延續和發展了歷史悠久的中非貿易。肯亞總統肯雅塔指出:“習近平主席用‘一帶一路’倡議提升中國與古代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聯繫,這條海上絲綢之路通過西太平洋和印度洋把中國與東南亞、南亞次大陸、地中海以及非洲東海岸連接起來。600多年前在訪問海上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過程中,中國著名航海家鄭和數次造訪肯亞古代麻林國,這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今天,我們深入挖掘鄭和船隊遠航非洲的歷史意義,有助於世界正確認識中國的和平外交政策,推動“一帶一路”建設行穩致遠,深入人心。

鄭和船隊四訪非洲,“雲帆高張,晝夜星馳,涉彼狂瀾,若履通衢”,這是何等的雄壯氣勢,完全擁有“耀兵異域”的實力。然而,鄭和船隊沒有侵佔非洲一寸土地,沒有掠奪非洲一分錢財,沒有販賣非洲一名奴隸,沒有威脅非洲任何一個國家。以中國當時的經濟和軍事實力,“是不為也,非不能也”,中華民族是一個熱愛和平、崇尚和諧、踐行和善的民族,以和為貴,以和為美,和和與共。基於此,出訪的目的不是搶掠土地、索取財物、奴役他人和恫嚇別國,而是為了開展交流、發展友誼、拓展貿易。這使我們想起習近平總書記在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工作5週年座談會上的一段話:“以共建‘一帶一路’為實踐平臺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是從我國改革開放和長遠發展出發提出來的,也符合中華民族歷來秉持的天下大同理念,符合中國人懷柔遠人、和諧萬邦的天下觀,佔據了國際道義制高點。”鄭和下西洋四訪非洲與目前中非共建“一帶一路”具有異曲同工之效,彰顯了中華文化和平理念的一脈相承與發揚光大。南非前總統姆貝基曾深情地説:“歷史告訴我們,在幾百年以前,不論是非洲人,還是亞洲人,都沒有把對方看作是野蠻人。雖然遠隔重洋,但雙方卻都認為自己的福祉依賴於另一方的幸福生活。這一意願所反映的基本理念閃耀著全人類的人性光輝。正是基於這一意願,十五到十六世紀的中國船隊到訪非洲港口所帶來的是互惠互利的合作,而不是隨著阿拉伯人和歐洲人而來的奴隸貿易和殖民主義所帶來的毀滅和絕望。”

鄭和下西洋,極大促進了中國與沿途國家和地區的友好往來,它們紛紛派使者隨鄭和船隊數次來華訪問。在此期間,有過兩次“風雲會”。第一次發生在永樂十一年(1413年)五月端午節,明成祖朱棣至東苑觀擊球射柳,邀請文武群臣和各國使節前往參觀。在擊射活動進入高潮時,朱棣感奮于各國使節多至的盛況,稱之為“萬方玉帛風雲會”。明朝廷對來訪國王、酋長和使臣一視同仁,按照相應規格隆重接待。第二次“風雲會”發生在永樂二十一年(1423年),鄭和邀請亞非千余名使臣隨船來華參觀訪問,使他們感受到了中國典章文物之美、軍容威儀之盛。當年兩次“風雲會”的盛況給後來的明宣宗朱瞻基留下深刻印象,他登基後,于宣德五年(1430年)再派鄭和第七次下西洋。需要指出的是,封建時代的“風雲會”只能局限于小範圍,無法持續,這與新中國成立以來中非關係的性質有著根本區別。如今,中非合作的人民性、普惠性、務實性日益彰顯,給雙方人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利益。

縱觀源遠流長的中非關係,從鄭和下西洋四訪非洲到今天的中非友好往來,貫穿其中的一根紅線就是中華民族血脈中流淌的和平基因。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中非友好歷久彌堅、永葆活力,其根本原因就在於雙方始終堅持平等相待、真誠友好、合作共贏、共同發展。這深刻揭示了中非合作的核心要義。

二、中非合作升級轉型,“一帶一路”建設喜結碩果

繼鄭和下西洋之後,西方殖民者稱霸世界海洋,中非之間的直接往來被阻斷。1956年新中國與埃及正式建交,開啟了中非關係新紀元。一直以來,中國無私援助非洲,從援建各項工程、派遣醫療隊員和維和官兵,到培訓各類人才,都體現了中國人民對非洲人民的情誼。正如曾任中國亞非團結委員會主席的廖承志所指出的:“中國人民過去、現在、將來始終是非洲人民最可靠的朋友。”同樣,中國人民也不會忘記,當年非洲國家無私支援中國重返聯合國。在雙方友好往來的歷史長河中,如果説鄭和下西洋四訪非洲是古代中非關係的高峰,那麼中國援建坦讚鐵路、蒙內鐵路和中非合作論壇成立就是當代中非關係的新高峰。

坦讚鐵路是一條貫通東非和中南非的大幹線,東起坦尚尼亞港口城市達累斯薩拉姆,西至尚比亞的卡皮裏姆波希,全長1860.5公里。這條舉世聞名的鐵路由中國提供財政和技術援助,中坦讚三方合作建成。坦讚鐵路1970年10月開工,並於1975年6月全線鋪通並投入試運作,1976年7月正式移交坦讚兩國政府。期間,中方與坦讚兩國人民戰天鬥地、並肩作戰,提前高品質完成了這一西方人認為不可能完成的工程。坦讚鐵路有力支援了南部非洲人民的解放運動,促進了新獨立的非洲國家民族經濟的發展,被譽為“友誼之路”、“自由之路”、“爭氣之路”、“發展之路”,其影響和意義早已超出這條鐵路本身。

改革開放以來,中非關係不斷健康發展,投資、建設、運營蒙內鐵路(蒙巴薩至內羅畢)就是一個典型例證。

早在19世紀末,英國修建了從蒙巴薩經內羅畢通往大湖地區的窄軌鐵路(軌距1.067米)——烏干達鐵路。這條鐵路是為全面加強對東非的殖民統治、攫取更多的資源與財富而修建的,2400多名當地工人在施工過程中失去了生命,平均每公里死亡1人,可以説是一條名副其實的血淚之路。肯亞獨立後,受制于前殖民宗主國的技術封鎖和自身的有限財力,窄軌鐵路每況愈下,近年來更是疲態盡顯,運力甚至不及與之平行的國道公路,無法適應肯亞經濟社會的快速發展,更遑論東非一體化的深入推進。有鋻於此,肯亞在制定“2030年願景”時,確定將修建一條現代化標準軌鐵路(軌距1.435米)作為破解交通運輸瓶頸的切入點和突破點。

蒙內鐵路是全面採用中國資金、設計、建設、裝備、運營管理模式的現代化標準軌鐵路,全長約480公里,設計客運時速120公里、貨運時速80公里。鐵路于2014年12月開始動工建設,2017年5月正式通車。自開通運營以來,客貨運輸維持在高位水準,貨運列車的開行班次持續加密,配套投運的內羅畢內陸集裝箱碼頭滿負荷運轉。肯亞總統肯雅塔曾在視察鐵路建設時説,蒙內鐵路對肯亞經濟增長的貢獻將達到1.5%,帶領肯亞實現經濟轉型。蒙內鐵路項目已為當地直接創造工作崗位超過4.6萬個,項目累計培訓當地員工超過4.5萬人次,大批肯亞青年赴中國學習鐵路運營。根據遠期規劃,該鐵路將連接烏干達、盧安達、蒲隆地、南蘇丹等東非國家,成為東非一條鐵路大動脈。作為蒙內鐵路西北延長線的內馬鐵路(內羅畢至馬拉巴)也已動工。一張以蒙內鐵路為開端,連通東非各國的現代化鐵路網正呼之欲出,鐵軌上的東非一體化必將為非洲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注入全新活力。

蒙內鐵路是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精準對接肯亞“2030年願景”和非洲聯盟《2063年議程》的旗艦型工程。中肯共建“一帶一路”必將大幅提升東非地區的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水準,推動東非地區的經濟社會發展從沿海向內陸延伸、從沿湖向四週擴散,形成陸海內外聯動、東西雙向互濟的發展新格局。

三、中非關係促進“一帶一路”建設走深走實,造福人民

中國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非洲是發展中國家最集中的大陸,中非合作具有深厚基礎和廣闊前景。當前,世界正面臨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全球治理體系和國際秩序變革加速推進,世界各國人民的命運從未像今天這樣緊緊相連。同時,霸權主義、強權政治依然存在,戰亂恐襲、饑荒疫情此伏彼現。在這樣的新形勢下,中非共同利益在擴大,相互需求在增加,發展中非關係意義重大。

中非合作論壇是發展中非關係的重要平臺。2000年中非合作論壇第一屆部長級會議在北京召開,使中非關係走上機制化的發展軌道,為中非發展長期穩定、平等互利的新型夥伴關係確定了方向。它是我國同發展中國家創建的第一個機制性對話平臺,是面向一個大洲成立的第一個合作機制。論壇秉持平等磋商、增進了解、擴大共識、加強友誼、促進合作的宗旨,已成功舉辦了3次峰會和7次部長級會議,有力促進了中非關係合作機制不斷完善、合作層次不斷加深、合作力度不斷增強,有力提升了中非關係整體水準。中非貿易額從2000年的106億美元躍升至2018年的2041.9億美元,我國已連續多年保持非洲最大貿易夥伴地位。

2015年,在中非合作論壇約翰內斯堡峰會開幕式上致辭時,習近平總書記強調指出,中方將秉持真實親誠對非政策理念和正確義利觀,同非洲朋友攜手邁向合作共贏、共同發展的新時代。為此提議,將中非新型戰略夥伴關係提升為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並做強和夯實“五大支柱”:堅持政治上平等互信,堅持經濟上合作共贏,堅持文明上交流互鑒,堅持安全上守望相助,堅持國際事務中團結協作。習近平總書記進一步表示,為推進中非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建設,中方願在未來3年同非方重點實施“十大合作計劃”,涉及中非工業化、農業現代化、基礎設施、金融、綠色發展、貿易和投資便利化、減貧惠民、公共衛生、人文、和平與安全十大合作領域。自論壇約翰內斯堡峰會以來,中國全面落實中非“十大合作計劃”,著力支援非洲破解基礎設施滯後、人才不足、資金短缺的發展瓶頸,以加快非洲工業化和農業現代化進程,從而實現非洲自主可持續發展。

2018年9月,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成功舉辦,中非領導人圍繞“合作共贏,攜手構建更加緊密的中非命運共同體”這一主題,共敘友情,共商合作,共話未來。這是中非友好大家庭的又一次大團圓,也是中非合作論壇繼2006年北京峰會和2015年約翰內斯堡峰會後舉辦的又一次盛會。峰會有三大鮮明特點:規格高、規模大、成果豐碩。出席這次峰會的非方領導人和代表團數量均創下歷次中非峰會的紀錄。此外,聯合國秘書長以及26個國際和非洲地區組織代表應邀出席,中外參會人員超過3200人。習近平總書記一共主持和出席了近70場雙多邊活動,創造了中國領導人主場外交會見外方領導人的紀錄。峰會取得豐碩成果:一是習近平總書記在開幕式上發表了主旨講話,為中非全面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發展確立了目標,指明瞭方向;二是通過了《關於構建更加緊密的中非命運共同體的北京宣言》和《中非合作論壇——北京行動計劃(2019—2021年)》兩個成果文件,宣示了中非雙方在戰略性、全球性問題上的重要共識和未來3年中非合作的具體規劃;三是我國同28個國家和非盟委員會簽署了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掀起了又一波支援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熱潮,擴展了“一帶一路”朋友圈;四是為中非關係發展注入了正能量和新活力,營造了良好的國際輿論環境。

中非合作不但需要在廣度上繼續開拓,而且需要在深度上精耕細作,積極主動迎接新挑戰,解決新問題。具體而言,中非經貿合作要實現轉型升級,做大做強“蛋糕”,不斷提高含金量;其他領域要發揮優勢,挖掘潛力,補齊短板,實現中非關係全面協調、更好更快發展。

在全面總結中非“十大合作計劃”成功經驗的基礎上,此次峰會圍繞以人民為中心的合作理念,更加注重非洲各國的發展需求和非洲人民的普遍願望,提出未來3年和今後一段時間,中非共同實施“八大行動”:産業促進行動、設施聯通行動、貿易便利行動、綠色發展行動、能力建設行動、健康衛生行動、人文交流行動、和平安全行動,進一步推動中非合作換擋提速,全面協調可持續發展。“八大行動”既涵蓋了中非合作傳統優勢領域,又拓展了中非合作新的發展空間,構成了一個完整的合作體系。為推動“八大行動”順利實施,中國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支援,這筆資金分別以政府援助、金融機構和企業投融資等方式進行。

習近平總書記在致中國非洲研究院成立的賀信中指出,新形勢下,中非深化傳統友誼,密切交流合作,促進文明互鑒,不僅造福中非人民,而且將為世界和平與發展事業作出更大貢獻。植根于古代絲綢之路的歷史土壤,開拓合作共贏、共同發展的人間正道,中非共建“一帶一路”把亞非大陸更緊密地聯繫在一起。非洲有句諺語:“一隻手無法將葫蘆罐子放在頭上。”只有兩隻手共同用力才能舉起重物,只有雙方一起合作才能實現共贏。隨著“一帶一路”建設同非洲聯盟《2063年議程》和非洲各國發展戰略的精準對接,中非友好合作必將在新時代展現勃勃生機,充滿無限活力。

四、中非關係特點鮮明,推動“一帶一路”建設行穩致遠

回顧中非關係的漫長髮展史,雙方基於相似遭遇和共同使命,在過去的歲月裏風雨同舟、患難與共,在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和非洲人民團結振興的非洲夢的征程上同心同向、守望相助,走出了一條合作共贏之路。

中非關係呈漸進式曲折發展的總趨勢。中非關係源遠流長,這一過程在明朝初期和新中國成立以來出現幾次高峰。這一發展過程受到內外因雙重影響,內因是中非各自內部情況的變化,外因是世界形勢的演變。儘管中非關係歷經曲折,但發展中非關係符合雙方人民的根本利益,中非人民友誼不斷加深的總趨勢沒有變。

中國人民和非洲人民具有天然的親近感。中非雙方具有內在的默契和共性,這種默契與共性蘊含著中非雙方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感情基石,這一點在中非交往的數次高峰中反映得相當清晰。在唐朝,杜環作為俘虜陰差陽錯遠赴非洲,留下中國人親歷非洲的早期記錄;非洲人同期來華,西安唐墓中發掘出土的黑人陶俑可以佐證。到元代,中國大旅行家汪大淵遊歷非洲多個地方,著有《島夷志略》;幾乎同時代,非洲大旅行家伊本·白圖泰來華,留下一部《伊本·白圖泰遊記》。在近代反帝反殖民的正義鬥爭中,休戚相關、患難與共的中非人民相互支援、大力幫助,有力説明“中非雖然遠隔重洋,但我們的心是相通的”。一旦時機來臨,這種默契和期許將化為中非關係快速發展的推力和動力。新中國成立以來,中非關係快速、全面、健康發展就詮釋了這一點:“聯結我們的不僅是深厚的傳統友誼、密切的利益紐帶,還有我們各自的夢想。”

與時俱進和開拓創新是中非關係不斷發展的重要法寶。半個多世紀以來,中國不斷調整對非政策,在中非關係發展的每一個關鍵時期,雙方都能高瞻遠矚,開拓進取,找到中非合作新的契合點和增長點,推動中非關係不斷向前。習近平總書記在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開幕式上的主旨講話氣勢磅薄、高屋建瓴,提出“共築更加緊密的中非命運共同體”主張,強調指出中非雙方應攜手打造責任共擔、合作共贏、幸福共用、文化共興、安全共築、和諧共生的命運共同體。這指明瞭中非關係發展的前進方向,明確了構建更加緊密的中非命運共同體的時代內涵和前進路徑,展示了中非合作更加美好的前景。

中非關係的正常發展受到西方帝國主義國家的嚴重干擾和破壞。比如,中非交往對世界歷史作出過重大貢獻,然而這些貢獻被掩蓋、忽視甚至遺忘;中非之間歷史上的直接交往被闖入印度洋的西方殖民者中斷,形成長達幾個世紀的歷史低谷,以致中非之間現在仍需要不斷加強相互了解。特別是,當代中非關係不斷受到西方國家一些勢力的干擾和影響,説三道四的各種雜音不絕於耳,明知故犯的破壞行徑接二連三。

一部中非關係史折射出世界歷史的發展潮流。鄭和船隊四訪非洲把中國的和平外交政策傳播到“去中華絕遠”之地,留下了中非傳統友誼的佳話。中國和非洲的國家獨立和民族解放標誌著西方殖民時代終結,廣大發展中國家從此登上世界歷史舞臺,世界歷史翻開了嶄新一頁。當代中非關係充滿活力,蓬勃向前,堪稱發展中國家團結合作的典範。“根之茂者其實遂,膏之沃者其光曄。”源遠流長、根深葉茂的中非關係,平等尊重、互利共贏的中非合作,攜手共建“一帶一路”,構建更加緊密的中非命運共同體,所有這些都必將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積累經驗、樹立典範!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院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