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時代書寫家國情懷

發佈時間:2019-02-08 10:44:21  |  來源:人民日報  |  作者:梁鴻鷹  |  責任編輯:申罡

中國是我們共同的家園。五千年文明血脈在我們身上流淌,燦爛輝煌的歷史文化將我們緊緊凝聚,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在前方響亮召喚。欣逢新時代,有志氣的作家藝術家當放開手腳、開動腦筋、釋放創造力,為我們共同家園和共同夢想傳神寫照、奮力書寫、弦歌不輟,為實現偉大夢想提供源源不斷的磅薄精神動力


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每個人生存生活與家國緊密相連,因此中國人愛國愛家,家國情懷已經積澱為中華民族深沉的心靈底色。文藝作為照亮國民精神的火炬,張揚家國情懷和民族精神,是時代的必然要求。生逢新時代的文藝工作者,要結合新時代特點,深入認識個人、家庭和整個民族命運的休戚與共,通過有藝術感染力、思想穿透力的作品發出振聾發聵的聲音,傳遞振奮人心、團結奮進的力量。


以古今經典傳承家國情懷


家國情懷之所以成為我們中國人濃烈的精神底色,有賴於長期歷史發展的積澱,與文學藝術潛移默化的熏陶滋養分不開。


五千年悠悠歲月,富於家國情懷的文學經典經久流傳。楚辭中“亦余心之所善兮,雖九死其猶未悔”的執著,邊塞詩中“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的慷慨豪邁,“但使龍城飛將在,不教胡馬度陰山”的沉痛悲憤,“王師北定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的生死託付,以及“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視死如歸,袒露著一個個偉大靈魂心繫家國的拳拳之心。


近代以來,面對國家積貧積弱,無數志士仁人苦苦探求民族振興之路,文藝作品中那些激蕩著家國情懷的吶喊和抗爭,激發起全體中國人眾志成城、保家衛國、艱苦奮鬥的偉大力量。無論是郭沫若“我常常思念我的故鄉/我為我心愛的人兒/燃到了這般模樣!”的如泣如訴,還是艾青“為什麼我的眼裏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的真摯眷戀,以及戴望舒“我把全部的力量運在手掌/貼在上面,寄與愛和一切希望,/因為只有那裏是太陽,是春,/將驅逐陰暗,帶來蘇生”的無限憧憬,無不反映了中華民族優秀分子強國富民夢想的最深沉呼喚。


新中國成立以來,《紅旗譜》《林海雪原》《野火春風鬥古城》《西安事變》《開國大典》《大決戰》等作品書寫民族革命歷史,《喬廠長上任記》《血,總是熱的》《新星》等作品呼喚改革振興進步,《抉擇》《英雄時代》《大雪無痕》《人間正道》等作品激蕩社會正義旋律,近年來涌現出《戰狼Ⅱ》《紅海行動》等一批優秀作品,彰顯大國擔當、謳歌民族自強精神。家國情懷如同強大涌流永不衰竭,不斷澆灌著中國人的心靈,為中國人幹好自己的事、建設好自己的家園、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提供強大精神動力。


以歷史文化涵養家國情懷


歷史文化是一個民族的精神圖譜,是文藝創作重要源泉,優秀作家藝術家總是能夠深入挖掘歷史文化精髓,通過創新表達賦予蘊藉其中的有價值的物、事、人、情感、價值以新的生命,並賦能文化藝術傳播,引起當代人情感和價值共鳴。


列夫·托爾斯泰在《戰爭與和平》裏説,“歷史是國家和人類的傳記。”文藝創作張揚家國意識,一個重要使命是記錄民族國家成長的足跡,形象呈現中國歷史發展真實狀況,藝術講述中華民族從哪來,到哪去,進而鼓舞人們充滿希望面向未來。


文化總能喚起人們對民族共同體最深沉的依戀。聞一多曾説,“我愛中國固因他是我的祖國,而尤因他是有那種可敬愛的文化的國家。”中華文化作為中國人智慧的結晶、中華民族獨特的精神標識,為中國乃至當今世界進步與發展持續提供智慧支援,是文藝創作張揚家國意識的深厚底蘊。費孝通曾提出,要想處理好不同文明之間的關係,首要在於各自以“君子之風”實現“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與共、天下大同”,這是中華文化的精髓。當今世界並不太平,中華文化“和而不同”思想必將贏得更多認同。作家文藝家表達家國情懷當具有當今時代的“天下”視野。


再如,現代工業文明在創造富足生活之餘,也打破自然的和諧與寧靜,在世界環境問題越來越嚴峻的今天,中華文化“天人合一”思想,亦可為人類修復地球家園送上一劑良藥。陸川導演的紀錄電影《我們誕生在中國》選取大熊貓、金絲猴、雪豹等幾個中國珍稀野生動物家庭故事,在展示中國美好自然風光、打動人心的同時,形象闡釋了“天人合一”“陰陽互生”等中華文化深刻內涵,啟示人們從大自然中學習相處之道,反思和調適自己與自然的關係。


五千年中華文明賦予中國人豐富的感受力,悠久深遠的文化傳統持久激發著作家藝術家的藝術創造力。深入發掘中華民族文化資源,尋找其中跨越時空超越國度、與當代文化相適應、與現代社會相協調的文化寶藏,能夠賦予我們的家國之思以更新鮮營養、更強生命力和更大藝術魅力。


以時代精神煥新家國情懷


一個民族能夠自立於當今世界民族之林,必然有其積極價值取向和道德力量,這種力量我們稱之為時代精神。優秀文藝作品所以能夠給人以心靈歸屬感,就在於它們敏銳發現和藝術表達了時代精神,讓人體會到家與國、個人與社會、今天與過去的血肉聯繫和精神共鳴。


以文藝創作弘揚家國情懷,要勇於表達中華民族傳承至今、富於時代精神的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外化中國人內心的精神追求,書寫中國人在實現個人理想與國家利益過程中付出的努力,鮮明反映倡導什麼、拒斥什麼、堅守什麼。比如,中國人篤信“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講究自律、行善、勤勞、節制,富於奉獻精神和社會責任感;比如,中國人歷來主張“國不以利為利,以義為利”,“不義而富且貴,于我如浮雲”,這種義利觀至今仍有強大生命力;再如,中國人歷來提倡在社會活動中保持平和謙遜心態,推崇天人和諧、忠貞不渝、知音難遇等。這些價值追求無形中維繫著社會健康運轉,增強著我們繼往開來、走向富強的文化自信,使全體人民心往一塊想、勁往一塊使。近年來,作家宗璞創作的《北歸記》將抗戰勝利後兩代知識分子的心史與一個民族的新生史熔為一爐;梁曉聲《人世間》通過對共和國幾代人靈魂蛻變、浴火重生的刻畫,謳歌個人與國家榮辱與共,個人理想追求與家國利益相契合,感人至深。


以文藝創作弘揚家國情懷,要投身偉大時代,深入偉大實踐,使家國書寫煥發新的時代光彩。當代家國故事主題就是中國社會的創造、進步和昂揚,是中國向現代化路途上不斷取得新進展,是我們越來越接近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改革開放40年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斷為人類作出更大貢獻,史詩般的成就呼喚史詩般的作品,作家藝術家只有擁有新眼光、新角度、新觀念,才能把一個進步的現代的全面立體真實的中國呈現在世界面前。在新時代講述家國故事、抒發家國情懷,要善於抓住反映時代精神的社會生活和心靈世界變化,要善於塑造反映時代精神的先進模範人物形象,善於利用具有強大傳播能力的新興媒體和藝術語言,具備面向全人類講述中國故事的雄心和能力。作家文藝家通過文藝創作,化刻板印象為鮮活形象,使“神秘”中國化為“多彩生動”中國,讓世界對中國人偉大追夢精神和愛家愛國愛人類的博大胸襟有更全面更立體更深入的了解。


生於斯長于斯,中國是我們共同的家園。五千年文明血脈在我們身上流淌,燦爛輝煌的歷史文化將我們緊緊凝聚,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在前方響亮召喚。欣逢新時代,有志氣的作家藝術家當放開手腳、開動腦筋、釋放創造力,為我們共同家園和共同夢想傳神寫照、奮力書寫、弦歌不輟,為實現偉大夢想提供源源不斷的磅薄精神動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