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理好財政在推進鄉村振興中的四種關係

發佈時間:2018-04-11 08:15:29  |  來源:人民政協報  |  作者:閆坤  |  責任編輯:申罡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黨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決策部署。財政連接政治、經濟與社會三大子系統,反映政府與市場、政府與社會、中央與地方等關係,涉及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等各個方面。因而,財政在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中發揮至關重要的作用,是推進鄉村振興戰略的基礎和支撐。


處理好財政在推進鄉村振興中的四種關係


首先,處理好“三農”投入與現實財力約束之間的關係。我國已經初步建立了支援“三農”的財政投入保障機制,相關投入不斷增大,保障覆蓋面不斷擴大,保障水準穩步提高,但發展不平衡和不充分問題仍然突出,還不能滿足農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因此,財政要向農業和農村傾斜,加快補齊農業農村發展的短板。但同時,財政支援“三農”發展必須立足於現階段的基本國情,考慮經濟和財政承受能力,依據財力加大和合理安排“三農”支出,正確把握好力度,防止債務風險和財政危機。


其次,處理好資源投入與體制機制建設之間的關係。短期內,財政要向農業和農村傾斜,加快補齊農業農村發展的短板,提升農民群眾的幸福感和成就感。但從中長期來看,要從構建體制機制著眼,建立財政推進鄉村振興戰略實施的可持續制度框架和政策體系,重塑中長期鄉村振興動力機制,通過財政引導形成多元參與、協調有機的鄉村治理體系,激發鄉村振興內在動力和活力。這包括面向“三農”的公共財政支援體制、財政收入可持續增長機制等。


此外,要處理好財政政策的普惠性與結構性之間的關係。在鄉村振興的區域佈局上,財政要以貧困地區作為投入的重點區域,但也要統籌其他區域發展;在鄉村振興的群體上,財政要以貧困人口作為鄉村振興的重點群體,但也要統籌考慮處於非貧困的廣大農民;在鄉村振興的政策框架上,財政既要構建普惠性的城鄉一體化基本公共服務供給體系,又要針對農業農村短板,通過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破除農業發展深層次障礙,加快農業結構性調整,推進農業品質發展。


最後是處理好市場和政府之間的關係。要發揮政府作用,大力推進現代財政體制建設,強化鄉村振興制度性供給,建立公共財政投入優先保障以及公共服務優先安排的體制機制和政策體系,推進公共資源向農業農村傾斜;財政要遵循市場規律,改革當前農業支援保護政策,推進農産品價格形成機制改革,通過財政合理引導金融和社會資本投入鄉村領域,構建推動城鄉要素雙向流動與平等交換的體制機制,形成市場化推動鄉村振興的可持續發展道路。


構建推進鄉村振興戰略的現代財政制度


首先,要構建推進鄉村振興戰略的財力保障機制。財政支出要向農業基礎設施和農村基本公共服務領域傾斜,保證財政農業投入增幅高於財政經常性收入增幅。同時,財政資金要向欠發達地區、貧困地區、“三農”傾斜;推進財金互融,創新財政投融資機制,形成財政、金融、社會和農民的多元投入格局。要發揮財政杠桿作用,通過以獎代補、貼息、擔保等方式,引導和撬動金融和社會資本更多地投向農業農村,形成財政支援、政策性金融、政策性擔保、商業性金融、合作性金融“五位一體”的功能互補、相互協作的財政金融協同框架。


其次,要優化財政供給結構,加快建立涉農資金統籌整合長效機制。加強涉農資金行業內整合與行業間資金統籌相互銜接,發揮財政資金的綜合效應;中長期結合中央和地方事權和支出責任劃分、各職能部門權責重新調整,對涉農項目進行全面的清理,建立權責明晰,包括立項、分配、管理、績效評價和獎懲全過程的涉農資金支出體系;最後要以績效管理為抓手,提高財政涉農資金使用效率。此外,推進城鄉融合發展體制機制建設,強化鄉村振興戰略的制度性供給。


最後,通過財政引導構建多元共治鄉村治理格局。財政要探索財政金融互動模式,推動金融、社會資本投入鄉村領域;通過財政獎補和一事一議等方式,激勵和推動村委會和村民共同參與村莊公共事業;農業財政支援政策要統籌兼顧培育新型農業經營主體和扶持小農戶,培育各類專業化市場化服務組織,推進農業生産全程社會化服務;切實建立健全村級財政的體制機制,加大財政投入力度,增強村委會作為群眾自治社會組織的自主性和獨立性;在鄉村治理行為上,財政在其中不僅要支援各主體發展,還要引導政府和其他主體行為。財政轉移支付資金重點要引向農村基礎設施和公共服務等基礎性、民生性領域;財政補貼等農業支援政策要完善和推動市場機制發揮更大作用;要以績效管理為抓手,完善財政考核功能,健全財政資金監管體制;要協調鄉村治理中公共利益、組織利益和個人利益,實現利益層面和價值層面整合。


總之,財政要通過支援和引導行為的作用,發揮社會整合和價值引導作用,構建韌性、可控的利益協調和穩定機制,最終形成包含政府、市場、社會、農民等多元主體參與、激勵相容、良性互動的鄉村治理制度框架,推進鄉村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建設。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