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外傳播需要人格化表達

發佈時間:2018-02-11 07:19:10  |  來源:吉林日報  |  作者:李銳科  |  責任編輯:申罡

講述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這是提升中國國際話語權、提高國家軟實力的根本要求。對外傳播是跨越政治邊界、文化差異、社會區隔的傳播行為,我們必須在全球範圍主動作為、積極作為,謀求於我有利的輿論環境。主動做好對外傳播,才能在國際輿論場中亮明我們的觀點、表明我們的態度,才能構建好國家形象,提高我們的感召力和影響力。


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創造了令人矚目的“中國奇跡”。強起來的中國,需要展示自己;變革中的世界,需要了解中國。如果説過去我們更多的是“多做少説”“只做不説”的韜光養晦,那麼今天,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中國有責任也有條件向世界宣介自己的主張、弘揚自己的價值、講好自己的故事,以獲得更多理解和支援。


重品牌,精選好故事。隨著中國人越來越多地走出去、世界越來越關注中國,中國話題、中國故事正在成為世界性的議題。對外傳播,從來都不是單向度的、灌輸式的過程,而是雙向的、互動式的跨文化交流。對外傳播要用海外受眾“樂於接受的方式、易於理解的語言”,著重從對方角度考慮,善於從受眾的角度和話語體系去建構傳播內容、考慮傳播策略。不能僅僅停留在具象的符號層面,更要講好符號後的中國故事、傳遞符號後的中國價值。對外傳播具有跨國界、跨文化、跨語言的特徵,要拓展新領域、闖出新天地,必須尊重傳播規律、講究傳播藝術、注重傳播技巧。例如,中國每年出口的電視劇、紀錄片、動畫片等超過1萬小時,很多作品得到了許多國家民眾的廣泛認可。這説明,中國文化、中國故事、中國聲音正在迅速走向世界、影響世界、響徹世界。


重融通,增強貼近性。 一位英國外交官曾説,英國寧願失去印度,也不願失去莎士比亞。可見,一個公眾人物對國家形象的重要性。我們在對外傳播中,也需要發掘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公眾人物,使其能夠更好地承載國家元素、觀念和文化,實現國家形象的人格化表達。近年來,我國對外傳播的規模、渠道、技術、影響都取得了跨越式進步,但傳播理念、傳播技巧、話語體系、技術手段等與大國地位和國際水準、現實需要和時代要求相比,仍存在一定程度的滯後和不適。要實現不同文化互通、促進不同文明互鑒,不僅要讓受眾聽得見、聽得清,更要讓他們聽得懂、聽得進。習近平總書記在國外演講時多用形象的語言表達,比如,“非洲朋友講‘獨行快,眾行遠’,歐洲朋友講‘一棵樹擋不住寒風’,中國人講‘大河有水小河滿,小河有水大河滿’”。這些説的都是一個道理,只有合作共贏才能辦大事、辦好事、辦長久之事。正因為引用了這些生動的比喻,才真正拉近了我們與不同國家、不同文化的人們之間的距離,也極易産生共鳴。


重情感,策劃軟話題。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提出對外傳播要搭建“增信釋疑、凝心聚力”的紐帶橋梁,就是要以情感的溝通、理性的説服、價值的共鳴達到傳播效果的最大化,在對外傳播中形成“最大公約數”。在資訊時代,誰的故事能打動人,誰就能擁有更多受眾、實現更好傳播。好故事能夠跨越語言障礙、超越文化紛爭、穿越心靈隔閡。從一定意義上説,塑造國家形象的效果、傳播價值理念的力度、增進文化認同的品質,直接取決於我們講故事的能力和水準,取決於我們選擇什麼樣的故事載體、採取什麼樣的講故事方式。在當前的國際環境下,我們要多用經濟、文化、科學等話題,講述與人們息息相關的各種故事,真情而巧妙地訴説中國理念和中國價值。一個個精彩的故事,能更好激發受眾共鳴,起到四兩撥千斤的效果。這些年來,無論是催人淚下的“感動中國”,引人入勝的“美麗中國尋找最美鄉村”,還是原汁原味的“新春走基層”等都在故事和細節中,讓國外受眾得到對中國發展的直觀感受。事實證明,講好中國故事,是消融“語言壁壘”和“文化隔膜”的最好方式,是中外交流的橋梁。通過真實而動人的細節,使國外受眾了解到中國的歷史、文化及當代社會,才能讓中國夢得到全世界的理解、尊重和認同。


重技術,借力新媒體。當前,我們應抓住新一輪技術革命的機遇,把握社交媒體和移動終端迅速崛起的趨勢,更加注重傳播形態的開放性、交互性和多元化、分眾化,借力海外社交網路,開設資訊發佈平臺,堅持區域化、本土化的生産方式,加強分層設計、定向直供,做好量體裁衣、精準推送,切實增強對外傳播的實效和影響力。目前,全球網際網路用戶數量佔全世界總人口數的一半。借助網際網路的興起,西方傳媒不斷對輿論格局進行重構。他們期望通過不受國家主權約束的資訊自由流動,直接與他國網民對話,以影響其價值觀念和行為方式。近年來,在中東、北非等國的變局中,推特和臉書等社交媒體的作用已經凸顯。因此,對外傳播要統籌利用大眾媒體和新興媒介渠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