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與中華革故鼎新文化

發佈時間:2018-02-11 07:18:11  |  來源:學習時報  |  作者:李勇剛  |  責任編輯:申罡

編者按:中華文明源遠流長,蘊育了中華民族的寶貴精神品格,培育了中國人民的崇高價值追求。春節是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契機,本報在春節期間刊發“春節文化”系列文章。


春節之時也被稱作“三元”:“歲之元,時之元,月之元”,即新年的開端、新季節的開端、新月份的開端,凝聚著人們對新年新春新氣象的無限期待。圍繞春節的各種傳統民俗,無不體現了辭舊迎新的主題和中華民族革故鼎新的文化基因,是中華民族生生不息的重要精神密碼。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包括儒家思想在內的中國優秀傳統文化中蘊藏著解決當代人類面臨的難題的重要啟示。而關於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革故鼎新、與時俱進的思想正是其中一項重要的內容。


深入理解革故鼎新,須從“生生不已”四個字講起。“生生不已”是儒家最看重的概念——“仁”的核心內涵,恰好與春天的意象高度相關。春天萬物欣欣向榮,充滿生機,而“夏秋冬雖不同,皆是陽春生育之氣行乎其中”,是春天的生機在不同層面和不同程度的貫穿與體現而已。《周易》強調“天地之大德曰生”“生生之謂易”,認為天地的根本德性就在於化生萬物,萬物處在一個持續不斷的生成過程之中。


既然世界一直“生生不已”,那麼發展變化就是一種常態。面對這個生生不已、大化流行的世界,君子如何而作?《周易》主張“唯變所適”,就是不斷地適應變化,根據不同的“時”,進行無窮無盡的創造。如何做到“唯變所適”?答案就是革故鼎新。“革”是要去除舊的,“鼎”是要樹立新的,革故和鼎新實為事物變化發展中先後相續、一體兩面、不可分割的過程,也就是俗話所説的“舊的不去,新的不來”。


中華傳統文化把革故鼎新作為治國理政的首要事務。革故鼎新絕不是不加分別地棄舊圖新,沒有根基地任意創造,而是在尊重規律的前提下,去除舊的消極因素,樹立新的積極因素,進行合理的創造。革故鼎新需要以“順乎天而應乎人”為原則。“順乎天”就是要順從客觀規律和歷史潮流,“應乎人”就是要尊重人民的意願。習近平總書記強調“必須順應世界大勢”“必須代表最廣大人民根本利益”,就是這個意思。


正是基於對革故鼎新的強調,中華文化高揚“日新”的進取精神。《周易》説“日新之謂盛德”,《大學》更是闡揚了商湯刻寫在澡盆上的警句:“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這句話本義是要在洗澡的時候去除肌膚上的污垢,讓身軀煥然一新;引申到道德修養上,則是説要讓自己每天洗除思想上的污垢,做到“澡身而浴德”。習近平總書記為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提出“照鏡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的總要求,其中“洗洗澡”正是“澡身而浴德”的形象化説法,體現了革故鼎新的深刻內涵。


革故鼎新等民族精神,潛移默化地貫穿于各種春節民俗之中,通過“百姓日用而不知”的方式,沉澱為我們民族最深沉的文化基因。


“臘月二十四,撣塵掃房子”。掃塵就是年終大掃除,北方稱“掃房”,南方叫“撣塵”。室內室外,房前屋後,都要徹底打掃,還要清洗各種器具,拆洗被褥窗簾,灑掃六閭庭院,撣拂塵垢蛛網,疏浚明渠暗溝,從而乾乾淨淨喜迎新春。據《呂氏春秋》記載,早在堯舜時代就有過年掃塵的風俗。這一風俗不僅有實用的目的,還有更深的寓意:因為“塵”與“陳”諧音,所以新春掃塵有“除陳布新”的涵義,就是要把一切“窮運”“晦氣”統統掃出門。


如果説掃塵是要在總體上營造一種煥然一新的春節環境,那麼貼春聯、放爆竹、吃餃子等春節民俗,則是從各個不同層面烘托出“辭舊迎新”的主題。


春聯歷史悠久。一般認為,五代時的後蜀皇帝孟昶撰寫了第一副春聯——“新年納余慶,嘉節號長春”,一頭一尾恰是“新春”二字。不過,世界紀錄協會收錄的最早的春聯是“三陽始布,四序初開”,為唐人劉丘子所撰寫,記載于莫高窟藏經洞出土的敦煌遺書中。這兩副春聯,都有一個共同的主題:辭舊迎新,革故鼎新。宋代王安石有詩云:“千門萬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當時,春聯還被稱為“桃符”,貼春聯已經成為一項民俗。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建都金陵後,曾下旨:“公卿士庶之家,須寫春聯一副,以綴新年”,並逐門觀看,以為樂趣,還經常乘興親筆題聯,春聯之名由此誕生,貼春聯之風更加盛行。春聯不僅在內容上體現“辭舊迎新”的主題,而且從“視覺”層面營造出春節的喜慶氛圍:紅色的春聯貼在門上,整個房屋廳堂頓時熠熠生輝。


“爆竹聲中一歲除,春風送暖入屠蘇”。王安石的這句詩,描繪了春節期間放爆竹的習俗。民間有“開門爆竹”的説法:在新年到來之際,家家戶戶開門第一件事就是燃放爆竹,在劈裏啪啦的爆竹聲中辭舊迎新。與對聯相比,放爆竹是從“聽覺”層面實現對節日氛圍的營造。當然,春節期間燃放煙花爆竹必須在時段、地點和方式等方面做到節制,服從當地的禁放或限放規則,讓這一體現“辭舊迎新”的傳統民俗在現代社會變遷的大背景下也實現自身的革故鼎新。


“民以食為天”,吃餃子等民俗則從“味覺”層面體現出“辭舊迎新”的內涵。比如,除夕之夜是“一夜連雙歲,五更分二天”的時刻,餃子諧音“交子”,象徵著新舊交替“更歲交子”的意思。而新年吃餛飩,則取其“開初”之意:餛飩諧音“混沌”,古人認為世界生成以前處於混沌狀態。


春節的背後,不光有百姓的歡聲笑語、闔家團圓,也有歷史的風起雲湧,甚至國運的起承轉合,其背後依然和革故鼎新有關。


1949年春節期間,正值革命勝利前夕,毛澤東同志在西柏坡和史達林特使、蘇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米高揚正式會談。圍繞奪取全國勝利和建立新中國等主題,毛澤東同志系統地發表了看法。他説,我們這個國家,如果形象地把她比作一個家庭來講,她的屋內太臟了,柴草、垃圾、塵土、跳蚤、臭蟲、蝨子什麼都有。解放後,我們必須好好加以整頓。等屋內打掃清潔乾淨了,有了秩序,陳設好了,再請客人進來。我們的真正朋友可以早點進屋子來,也可以幫助我們做點清理工作,但別的客人得等一等,暫時還不能讓他們進門。對於“舊”的因素,毛澤東同志也不是一概加以“去除”,而是辯證地具體對待。1962年,同樣是春節期間,毛澤東同志在中南海頤年堂設家宴,私人宴請溥儀。飯後,毛澤東同志提出要與溥儀等客人合影留念,並特意拉著溥儀説:“我們兩人可得照一張相喲!”在場的章士釗評論説:“這叫開國元首與末代皇帝!”後來,毛澤東同志還從個人稿費中撥出兩筆款項送給溥儀。


東歐劇變、蘇聯解體後,關於改革開放出現一些爭議甚至是質疑。1992年春節前後,鄧小平同志先後視察武昌、深圳、珠海、上海等地,沿途發表了一系列振聾發聵的新觀點,重申了深化改革、加速發展的必要性和重要性。講話全面解決了困擾人們的“姓社”“姓資”問題,明確提出改革開放的判斷標準主要看“是否有利於發展社會主義社會的生産力,是否有利於增強社會主義國家的綜合國力,是否有利於提高人民的生活水準”。自此以後,“春天的故事”譜寫新篇章。“三個有利於”成為20世紀90年代後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發展的重要價值取向和標準,全社會洋溢著自由創新的蓬勃氣象。“周雖舊邦,其命維新”。正是通過一次次的革故鼎新,近代以來久經磨難的中華民族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歷史性飛躍。


(作者係中央社會主義學院中華文化教研部中華文化教研室主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