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綠色發展需要破除三個極端迷思

發佈時間: 2017-11-14 08:08:06  |  來源: 求是網  |  作者: 姜文來  |  責任編輯: 申罡

近年來,國家對生態文明建設極為重視,黨的十八大將其列為“五位一體”國家總體佈局之中,十九大報告繼續強調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性,提出建設生態文明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必須樹立和踐行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的理念;像對待生命一樣對待生態環境,建設美麗中國,為人民創造良好生産生活環境,為全球生態安全作出貢獻。

如何建設生態文明,其路徑就是走“形成綠色發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堅定走生産發展、生活富裕、生態良好的文明發展道路”。這條路是我們必須走的唯一的正確道路。

雖然目前綠色發展的理念已經成為社會共識,但在綠色發展實踐過程中,人們對綠色發展的認識卻存在一定的偏差,其中存在三個極端迷思,它們都是有害的,如果不及時糾正會毀掉綠色發展。

迷思一:只要視覺中的綠色。該觀點將綠色認為自然的單純顏色的綠色,認為綠色多了就是綠色發展。在此認識下,大搞人工綠化,如在生態環境建設過程中,大量種植草坪或者毀壞原始植被種速生林木。其實這種所謂的綠色發展是偽綠色發展,只有顏色上的綠色,沒有生態品質的綠色,只是滿足了視覺的綠,並沒有提高生態環境品質,那種不因地制宜種植綠草坪的綠,那種不顧客觀條件毀滅原始植被種植單一樹種的綠色森林,其生態品質並不高,只是一個 “花架子”,被稱為是帶綠的 “綠色沙漠”,中看不中用,與沙漠涂上一層綠漆只有一步之遙。這種只滿足了視覺上的綠色,與真正的綠色發展相差十萬八千里,必須徹底破除,否則花錢買對生態的破壞,得不償失。

迷思二:要綠色不要發展。此觀點認為,為了保護環境,發展給環境讓路,不能有任何的影響環境的發展,這是一種極端的環保主義,將綠色與發展割裂開來,導致綠色與發展絕對的對立。這樣做雖然保住了綠色,但不能解決人的生存或者富裕生活問題,這種靠發展停滯保持綠色的模式不是真正的綠色發展。突出的例子是有些人坐著飛機從東部到西部考察或者遊玩,享受西部的綠色環境,認為羊自由自在地吃草,呼吸新鮮空氣,喝乾淨的水是一種幸福,為了保護其環境不變壞,限制其發展,這從某種程度上來説是剝奪了別人發展的權利,是另一種形式的“剝削”和“掠奪”,解決貧窮的辦法就是發展,西部與東部相比還很貧窮,優美的生態環境下過著苦日子絕不是當地百姓要的生活,只讓其保護環境不讓其發展的模式是極端自私的,這種模式不是綠色發展,必須破除這種保護環境的迷思,給發展一定的空間和地位,才能解決貧窮和富裕的問題。

迷思三:要發展不要綠色。該觀點認為,發展是要付出環境代價的,為了發展不顧環境的承受能力,只以經濟增長為目標。其結果是經濟高速發展,環境迅速破壞,導致經濟發展過程中的資源環境 “空心化”現象,其後果是雖然經濟發展了,但環境被嚴重破壞,藍藍的天變得灰濛濛,青青的水變得黑幽幽,綠綠的地變得沙漠化,鳥鳴蝶飛的生物變得稀少,人吃的不安全,呼吸的不安全,喝的也不安全,連視覺都充滿灰色。這種犧牲環境為代價換取的經濟發展是不可持續的,最終會導致經濟的崩潰,導致發展與環境雙輸的格局。我國曾有過這慘痛的教訓,必須扭轉這種極端的發展至上的發展觀,讓發展轉型升級,才能使發展與綠色相協調,才能創造發展與綠色雙贏的格局。

綠色發展就是與資源環境相適應、人與自然和諧的社會經濟發展。首先,綠色發展重點還是發展,沒有發展就沒有綠色發展,發展是硬道理的理念沒有變;其次,發展的方式模式要改變,不是以犧牲資源環境為代價換取社會經濟的發展模式,而是與資源環境相適應,人與自然和諧的社會經濟發展,是發展的綠色化,即對發展進行“綠化”,是“綠化”發展。綠色發展並不是僅是要綠色,也不是僅要發展,而是要將綠色與發展有機結合起來,對發展的方式進行綠化,就是在發展過程中要保護環境,不對環境造成難以恢復性的破壞,在保護環境中發展經濟,不讓經濟發展掉隊。比如充分利用優美的生態環境搞生態旅遊,旅遊對環境的影響限制在環境承載能力範圍之內,既能保護環境,又能發展旅遊經濟,改善人民的生活。又例如建立工廠,只要在原材料採集、加工、運輸和污染物排放方面嚴格執行環境保護政策,不對環境造成傷害就可以發展,這才是真正的綠色發展。

簡單地説,綠色發展是“綠化”發展,對發展進行綠化,將原來不顧環境損害的發展,糾正為將發展建立在環境承受能力範圍之內的發展,創造人與自然和諧雙贏的格局,偏離這種格局就不是真正的綠色發展。目前我們已經“成為全球生態文明建設的重要參與者、貢獻者、引領者”,真正的綠色發展會將我們生態文明建設更向前推進一步,進入綠色發展新時代,進一步為世界生態文明建設貢獻“中國智慧”。

(作者係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資源與農業區劃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中華環保聯合會理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