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習領會黨的十九大報告需要準確把握的幾個重大問題

發佈時間: 2017-11-14 07:06:02  |  來源: 學習時報  |  作者: 曲青山  |  責任編輯: 申罡

黨的十九大是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階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關鍵時期召開的一次十分重要的大會。當前和今後一個時期全黨全國的首要政治任務,就是學習宣傳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為推動黨和國家事業發展提供強大思想武器。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精神,首先要在學懂弄通上下功夫,在全面系統學習領會的基礎上,抓住重點、抓住關鍵、抓住精髓、抓住要義,準確領會和把握新理念、新論斷、新任務、新舉措。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歷史起點和內涵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經過長期努力,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這是我國發展新的歷史方位。”雖然是黨的十九大作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重大判斷,但不能把黨的十九大作為進入新時代的歷史起點。

黨的十八大以來的5年,是黨和國家發展進程中極不平凡的5年,黨和國家事業取得了歷史性成就,發生了歷史性變革。歷史性成就是全方位的、開創性的;歷史性變革是深層次的、根本性的。我國社會主要矛盾也發生了變化,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礎上,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成為全黨全國各族人民的奮鬥目標。黨的十九大回望歷史,從治國理政新變化、黨和國家事業的歷史性變革以及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等方面得出一個重大結論:從黨的十八大起,我國社會發展處在一個新的歷史起點上,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

在黨的歷史發展進程中,我們使用過新時期、新階段、新世紀新階段等不同的概念。新時期指的是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開啟的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新時期。新世紀新階段説的是從20世紀跨入21世紀,就是指21世紀。新階段用的最廣泛。新時代和新時期、新階段的表述是怎樣的關係呢?新時代在一定意義上和新時期、新階段有相同相通之處,它主要是從黨和國家事業的歷史性變革,從深刻變化的國際國內形勢,從我們所處的歷史方位、所肩負的歷史使命和歷史任務這個角度使用的概念。新時代比新時期、新階段更鮮明、更響亮、更具感召力,更能反映出時代本質的特徵。需要説明的是,這裡我們所説的新時代,不是歷史學上時代劃分的概念。

總之,黨的十八大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歷史坐標點,是重大歷史節點。

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轉化的認識和理解

黨的十九大提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了新時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這是對現階段我國社會主要矛盾作出的重大新判斷。

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我們黨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判斷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後的社會生産之間的矛盾。黨的八大提出:我們國內的主要矛盾,已經是人民對於建立先進的工業國的要求同落後的農業國的現實之間的矛盾,已經是人民對於經濟文化迅速發展的需要同當前經濟文化不能滿足人民需要的狀況之間的矛盾。這一矛盾的實質,在我國社會主義制度已經建立的情況下,也就是先進的社會主義制度同落後的社會生産力之間的矛盾。這個論斷,是符合當時我國實際的。但是因為複雜的社會歷史原因,後來對這個正確的判斷沒有堅持下來,偏離到了“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方面。1981年黨的十一屆六中全會通過的《關於建國以來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議》,專門在黨的八大的基礎上對我國社會主要矛盾作了規範表述,即在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以後,我國所要解決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要同落後的社會生産之間的矛盾。黨的十二大以後,這個表述成為改革開放新時期歷屆黨的全國代表大會關於社會主要矛盾的規範表述。

關於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表述,如果從1956年黨的八大開始算起,至今已有61年了;如果從1981年作出歷史決議算起,至今也已有36年了。這幾十年間,我國社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社會生産和人民需要兩個方面來看,這個表述都不適應了。

從社會生産上看,“落後的社會生産”的表述已經不能完全反映我國當前的實際。我國幅員遼闊,東西南北,千差萬別,既有北京、上海、廣州、天津、深圳這些大都市、大城市,其城市建設、城鄉面貌,即使與發達國家相比也毫不遜色。用“落後的社會生産”不能覆蓋地域上的不同發展水準。我國的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國防實力、綜合國力等大幅提升,進入世界前列。經濟總量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220多種工農業産品産量在世界上居於第一,有許多産品的産量在世界上名列前茅,許多産品的科技含量、技術水準在世界上處於領先地位,實現了從跟跑、並跑到領跑的超越。如果再用“落後的社會生産”的表述,已不符合社會發展的實際,不僅説服不了人民群眾,也説服不了國際社會。

從人民需要上看,“物質文化需要”的表述也已經涵蓋不了人民的需要。當前,人民群眾的需要是多方面、多領域、多層次、立體化、全方位的。不同群體的需求也是千差萬別的。除了物質的、文化的需要以外,還有政治方面的需要,比如公平、正義、法治的需要;還有生態方面的需要,比如對改善空氣品質、土壤污染、水資源污染、食品不安全狀況的需要,等等。

我國社會發展現在也存在不少問題,主要是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問題,包括東部、中部、西部地域上發展的不平衡不充分;城鄉發展之間不平衡不充分;不同群體發展的不平衡不充分;不同領域不同行業發展的不平衡不充分。認識和理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發生變化時,要把握好“兩個充分認識”。

一是充分認識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是全局性的、歷史性的,不是局部的、暫時的。這種全局性、歷史性變化,給黨和國家工作提出了許多新的更高要求,要求我們要有問題導向意識,什麼問題來了就解決什麼問題,什麼矛盾問題突出,就集中力量解決什麼矛盾問題。問題倒逼改革,我們就用改革解決問題、促進發展。

二是充分認識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並沒有改變對我國所處歷史階段的判斷,我國仍處於並將長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沒有變,我國是世界最大發展中國家的國際地位沒有變。發展是動態過程,不平衡不充分是永遠存在的,但當發展到了一定階段後不平衡不充分成為社會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時,就必須下功夫去認識它、解決它。事物從量變到質變,需要越過一個“度”,也就是達到一個節點。只有達到了節點,才會發生質變。

現在發展不平衡不充分是一個量變的過程、積累的過程。因此,不能因為社會主要矛盾發生了轉化,就超越社會發展階段。另外,判斷一個社會的發展階段和主要矛盾,也不能以經濟一個方面的因素去看,而是要從社會各方面的因素綜合去看。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和黨的歷史告訴我們,社會發展階段必須判斷準確,既不能超越,也不能落後。在我們黨的歷史上,曾經一度超越歷史發展階段,搞了“大躍進”,最終欲速則不達,越想快就越快不了,受到自然和社會發展規律的懲罰。改革開放後,我們黨深刻汲取歷史教訓,作出我國處於並將長期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重大判斷。這裡所指的長期到底長到什麼時間呢?1992年,鄧小平同志在南方談話中講的是100年。他強調,黨的基本路線要100年不動搖。100年,這一方面表達的是一種決心、一種意志,另一方面表達的也是一個時段,即從1956年社會主義改造基本完成,我們建立社會主義基本制度,進入社會主義社會以後,一直到21世紀中葉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這大概是100年。黨的十九大提出2035年基本實現現代化,比以前規劃的目標提前了15年。到2050年或新中國成立100年時,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從世界角度看,我國雖然“塊頭大”,但“虛胖”,在産品品質、生産效率、經濟結構等方面還含有一定的“水分”。我國雖然大,但大而不強,是世界最大發展中國家的國際地位沒有變。對此,我們也必須要有清醒的認識。

我們在認識和理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的變化時,只有抓住了上述“兩個充分認識”,把握住“變”與“不變”的辯證法和統一性,才能牢牢把握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基本國情,牢牢立足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最大實際,牢牢堅持黨的基本路線這個黨和國家的生命線、人民的幸福線。

“四個偉大”的相互關係

黨的十九大提出進行偉大鬥爭、建設偉大工程、推進偉大事業、實現偉大夢想。這“四個偉大”是有著嚴密邏輯關係的。

“四個偉大”是推進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各項事業的總方略、總框架、總坐標、總抓手。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的“四個偉大”,是按照實現偉大夢想這一條主線,也就是按照我們黨實現新時代中國共産黨的歷史使命分別展開論述的。“四個偉大”既有各自的內涵,其內在關係又是緊密聯繫、相互貫通、相互作用的。必須強調的是,“四個偉大”並非平行的關係。最核心最關鍵的就是建設偉大工程,它起著決定性作用。辦好中國的事情關鍵在中國共産黨。中國共産黨是中國長期的執政黨,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堅強領導核心。黨政軍民學,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中國共産黨的這種歷史地位,是歷史的選擇、人民的選擇。偉大鬥爭能不能取得勝利,取決於中國共産黨;偉大事業能不能取得成功、推進得好不好,關鍵在中國共産黨;偉大夢想能不能實現,也在於中國共産黨人能不能團結帶領全國各族人民努力奮鬥、凝聚起磅薄力量。同時,推進偉大工程,要結合偉大鬥爭、偉大事業、偉大夢想的實踐來進行,不要空談,不能脫離實際。只有這樣,才能確保黨在世界形勢深刻變化的歷史進程中始終走在時代前列,在應對國內外各種風險和考驗的歷史進程中始終成為全國人民的主心骨,在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歷史進程中始終成為堅強領導核心。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和基本方略的內在關係

黨的十九大要求全黨要深刻領會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精神實質和豐富內涵,在各項工作中全面準確貫徹落實,並提出了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方略。我們要認識到,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同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具有本質上的同一性,是完全一致的。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是在理論上進行的高度概括和凝練,主要內容體現在“8個明確”,它是指導思想層面的表述。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是在實踐層面、方略層面的展開,主要表述為“14個堅持”,它是行動綱領層面的表述。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同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是一個有機聯繫、相互契合的完整理論體系,必須貫通起來把握。不能把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與基本方略分割開來,機械地、呆板地、僵化地理解。當然,思想理論和戰略部署可以從不同角度深入學習,加深領會,但必須始終將其作為一個整體來認識、來對待,作為整體的一個系統來統籌、來思考。

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同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基本方略具有內在的同一性、一致性,不能將“8個明確”和“14個堅持”生搬硬套地一一對應,要抓住最關鍵最核心最本質的聯繫,基本方略本身就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

“兩步走”戰略安排的表述

黨的十九大綜合分析國際國內形勢和我國發展條件,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之後未來的30年,分兩個階段作出戰略安排,也可稱為“兩步走”戰略安排。現在,有人將黨的十九大“兩步走”戰略安排表述為“又一個‘新三步走’戰略”。這種表述,我認為應該慎重使用,否則容易産生誤解和歧義。

改革開放初期,鄧小平同志將“中國式的四個現代化”同“小康”這一富有中華傳統文化意蘊的話語結合在一起。在此基礎上,1982年黨的十二大提出“兩步走”戰略:從1981年到20世紀末的20年,前10年主要是打好基礎,積蓄力量,創造條件,後10年要進入一個新的經濟振興時期。1987年,黨的十三大進一步制定了“三步走”的經濟發展戰略,即:第一步,實現國民生産總值比1980年翻一番,解決人民的溫飽問題;第二步,到20世紀末,使國民生産總值再增長一倍,人民生活達到小康水準;第三步,到21世紀中葉,每人平均國民生産總值達到中等發達國家水準,“人民生活比較富裕”,基本實現現代化。1997年,黨的十五大對十三大確定的“三步走”發展戰略,主要是對第三步戰略作出具體安排。即21世紀第一個10年實現國民生産總值比2000年翻一番,使人民的小康生活更加寬裕,形成比較完善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再經過10年的努力,到建黨100年時,使國民經濟更加發展,各項制度更加完善;到建國100年時,基本實現現代化,建成富強民主文明的社會主義國家。

黨的十九大對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以後,作了兩個階段的戰略安排。第一步,從2020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基礎上,再奮鬥15年,基本實現社會主義現代化,這就把原來“三步走”戰略的最後目標提前了15年。第二步,從2035年到21世紀中葉,在基本實現現代化的基礎上,再奮鬥15年,把我國建成富強民主文明和諧美麗的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這個奮鬥目標將黨的十七大黨章中的基本路線表述的奮鬥目標增加了兩個字、修改了兩個字。增加了“美麗”,對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五位一體”總體佈局的生態文明建設。由此構成了“富強”對應經濟建設、“民主”對應政治建設、“文明”對應文化建設、“和諧”對應社會建設、“美麗”對應生態文明建設的完整格局,並根據目標任務的變化,將“國家”修改為“強國”。

為什麼有人説是“又一個‘新三步走’戰略”呢?他們主要是將黨的十九大到2020年仍然作為一步。雖然這個時間段有一個目標任務,但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對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十三五”規劃建議已經作了安排部署,我認為不應該作為單獨的一步,還是應該按照黨的十九大報告的表述稱之為“兩步走”戰略或分兩個階段的戰略安排為好。

“四個全面”戰略佈局中奮鬥目標的接續

2014年1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江蘇調研時,第一次完整提出了“四個全面”戰略思想。2015年2月,習近平總書記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學習貫徹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精神全面推進依法治國專題研討班開班式上明確指出: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從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全局出發,提出並形成了“四個全面”的戰略佈局。這個戰略佈局,既有戰略目標,也有戰略舉措,每一個“全面”都具有重大戰略意義。一個戰略目標、三個戰略舉措,構成完整的戰略佈局。這個戰略思想逐步發展成為我們黨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四個全面”戰略佈局,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全面深化改革、全面依法治國、全面從嚴治黨戰略佈局。

有人認為,“四個全面”戰略佈局不是管長遠的,是短期的、階段性的。提出這個問題的主要依據就是説“四個全面”戰略佈局中的第一個“全面”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到2020年就實現了。所以,這個戰略佈局到2020年也就完成使命了,也就完結了。黨的十九大對這個問題給出了明確答案,這個問題需要我們在學習時給予關注。事實表明,這個戰略佈局是管長遠的。在新時代,“四個全面”戰略佈局將是始終有效的、管用的。

我們要用歷史的、發展的、辯證的、全面的眼光觀察問題,要在一般意義上、原則意義上、普遍意義上來看“四個全面”戰略佈局,而不要局限于具體內容的表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只是我們大目標下的階段性戰略目標。黨的十九大已經提出了新的目標,那就是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我認為,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實現後,第一個“全面”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將被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或強國)所替代,“四個全面”戰略佈局依然是一個戰略目標、三個戰略舉措的完整體系,依然是管長遠、管根本的,至少要管到本世紀中葉即2049年或2050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