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公務員辭職再就業

發佈時間: 2017-09-14 13:22:51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北京市門頭溝區東辛房街道組織部  |  責任編輯: 申罡

最近一段時間,中組部等4部門公佈了《關於規範公務員辭去公職後從業行為的意見》,規定公務員申請辭職時要報告從業去向,各機關原領導班子成員以及其他擔任縣處級以上職務的公務員辭職後,3年內不得受聘管轄範圍內企業;非領導班子成員或縣處級以下公務員辭職後,兩年內不得接受與原工作業務直接相關的企業、仲介機構或其他營利性組織的聘任,個人不得從事與原工作業務直接相關的營利性活動。

此番,不僅為公務員辭職設兩年或三年的“凍結期”,且明確了辭職程式:個人如實報告從業去向、簽署承諾書,單位與辭職者談話,了解從業意向,提醒嚴格遵守從業限制規定,對不符合從業限制規定的,勸其調整從業意向,經勸説仍不調整的,不予批准辭職。新規還要求建立健全公務員辭職從業備案和監督檢查制度,對查實的違規從業人員和接收企業給予相應處罰。

由此觀之,此次規定更具體,更規範,也更嚴厲。而且,從辭職去向的報告與備案,到辭職後的監督與處罰,實現了全鏈條監管。這是全面從嚴管理幹部、完善公務員監督約束機制的必要之舉。

2015年9月6日,山東省濟寧市委原副書記、市長梅永紅,正式辭去這個地級市的黨政重要職務,來到廣東省深圳市一個叫“華大”的基因企業打工。

梅永紅1965年出生於湖北黃梅縣,畢業于華中農業大學,後在農業部辦公廳做過副處長、 處長、辦公廳副主任,後到科技部,做了副司長、司長。2010年10年被中共中央組織部選拔下派,空降到山東省濟寧市,2011年11月起擔任市委副書記、市長,並且已被列為省級後備幹部。一個風光無限、前途無量的地市級主要黨政領導不當,去了一家企業打工,當時很多人無法理解。當時由於他表示過“公務員薪金低”,也有很多人認為他是奔著民營企業的高薪酬去的。

辭職後將近兩年了,就在前不久,梅永紅在一個狹小的工作臺,穿著工服向記者説出了自己辭職的原因,他説“我這是一種回歸,一種理性回歸;我本身就是搞科研的,來到深圳這個民營基因科研機構謀職,等於是回到了我的老本行;人類基因行業大有作為,我在這裡完全可以實現我的人生最大值。不過,有人問過我在辭職這件事上後不後悔,我可以果斷地説,我不後悔!”

攝影愛好者李韜從法國留學歸來後辭去了國家公務員的工作,2013年10月從淘寶網店主起步直至創辦“一拍機合”。在這裡,用戶可以用每天幾十元甚至幾元的價格租用到多種相機,讓原本“天價”的奢侈品走進了尋常人家。從淘寶開始到發展線下門店,從單純的相機租賃拓展到提供攝影培訓等增值服務,僅僅3年,幾乎從未宣傳的“一拍機合”擁有了近6萬用戶,已在北京、成都擁有線下門店,今年年底將拓展到5個城市。

應該説,公務員辭職“下海”,利大於弊,因為只有雙向交流,社會人才流動才會更加自由,人們才可以從崇拜權力的“官本位”中跳出來。辭掉市長大位去深圳打工的梅永紅,可以肯定的説出“我不後悔”。從法國留學歸來後辭去了國家公務員的李韜,也在自己的領域開拓了一片新的天空。

中組部等4部門公佈了《關於規範公務員辭去公職後從業行為的意見》,杜絕曾手握實權的官員,辭職後在本地相關企業任職或創業,這就使公務員辭職再就業有了紀律約束,公務員“下海”後,應參與公平的市場競爭,自覺與原工作單位的領導和同事保持適當距離。

北京市門頭溝區東辛房街道組織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