捎黨費

發佈時間: 2017-09-14 13:43:31  |  來源: 中國網  |  作者: 栗寶松  |  責任編輯: 申罡

每年一到年根兒底下,單位都要分成幾個慰問組,在分管領導的帶領下慰問退下來老幹部。

今年,輪到我跟湯書記一組去慰問王老。在去他家的路上,湯書記滔滔不絕,跟我聊了許多關於王老的故事。湯書記説:“王老是80年代末從部隊轉業到咱們單位的,老同志工作生活上一直保持一名軍人的特質,政治上絕對過硬,工作上敢打敢拼,對黨忠誠,每年都讓我們這些看望他的同志幫他捎黨費。小李,你看吧,今年肯定也不例外。我們多次勸他把黨員關係放到社區,這樣交黨費多方便,可老爺子卻説,雖然我已經退休這麼多年了,對原單位、對紀檢監察事業充滿了感情,黨費讓你們捎回去,我踏實!也算對原單位的一種情懷和寄託吧!就這麼倔,説到這兒,湯書記無奈的笑了笑”。聽了湯書記的話,我腦海裏勾勒出一幅畫面:一個精神矍鑠的老者用他佈滿老繭的雙手顫顫巍巍的把疊得整整齊齊的錢鄭重交到我的手上。

一棟建於上個世紀老舊樓房,狹窄昏暗的樓道,一縷微弱的陽光從滿是塵土的樓梯間窗戶折射進來。

敲開房門,一位坐著輪椅的老太太出現在我們面前,嘴裏含糊不清的招呼我們進屋。“歡迎、歡迎,瞧你們每年還都想著我們這些老骨頭”一位一身軍綠色的棉襖,腰板挺直,面帶微笑的老先生迅速迎了出來。湯書記親切的握住他的手:“王老您好,我們來看您了。身體怎麼樣,我們給您寄的報刊雜誌收到了嗎?”“身體棒的很,收到了,收到了,報刊雜誌每期必看、期期不落,不但如此,我還上網呢!”。“這傢夥,您比我都愛學習!”湯書記打趣的説。“活到老、學到老,要緊追時代步伐嘛!今天知道你們來,我特意換了一身新行頭,見到你們高興啊!”

我環顧四週,想找個地方坐下,一室一廳的老房子,陳設可以用“寒酸”來形容,狹小的客廳放了兩張破舊的沙發,一張舊床倚在東面靠窗的墻上,上面鋪著一塊成人尿不濕,這一定是一直癱瘓的王老老伴兒的床,也許是因為我們的到訪,老太太怕客人難堪才勉強坐進輪椅。沒錯,眼前的一切,就是一名辛苦了一輩子的老黨員的家。“來,小夥子,拿我的手機給我和張書記合張影。”王老邊説邊將一個破舊的手機遞給我。我接過他的“老人機”,為他們留下了一張滿是微笑的合影。“向領導彙報一下,”王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別看我平時要照顧老伴兒,還要顧著上小學的孫子,生活壓力好像挺大,其實我心裏可有奔頭了。你看電視報紙上的新聞,習總書記的講話多鼓舞人心,反腐倡廉工作多麼的如火如荼,我們國家多麼強大,這些多振奮人心。不瞞你們説,我每年還要回老部隊給那些新戰士講講黨課,告訴他們要珍惜眼前的好日子!業餘時間我就組織社區的老人們學樂器,唱歌跳舞,可美了!來我給你們拉段胡琴兒。”説著,他從墻上取下胡琴兒,美美的拉了起來!我們不由自主的為他鼓掌喝彩,瞬間感覺簡陋的小屋變成金碧輝煌的維也納金色大廳。

離開時,老人表現出不捨,“你們等一下,”於是翻箱倒櫃拿出了幾張嶄新的錢,“湯書記,這是我今年的黨費,麻煩您給組織上捎回去,我得照顧老伴兒,不方便送”。湯書記拉住老人的手“王老啊,我讓組織部門把您的黨員關係轉到你們社區吧,您交著方便”“不行,我必須交到你們手上,這樣我心裏踏實而且感覺自己還是咱單位的一份子,我是黨培養的,我能過上這樣風光的日子都離不開黨,歲數大了也沒什麼能貢獻的了,只能交一些黨費,為黨出點力吧!”老頭兒的眼裏泛起淚花。

“好吧,小李你把王老的黨費收一下,回去後交到黨支部”。我從老人家手裏接過黨費,剎那間老頭兒臉上綻放出了滿足的微笑!

回單位的路上,我不由自主的攥緊王老的黨費,好像生怕它從指縫中溜走似地。我知道,攥在我手裏不僅僅是一個令人尊敬的老黨員的黨費,它還是一種責任、一份忠誠、一腔奉獻、一肩傳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