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代技術如何牽手深貧地區

發佈時間: 2017-09-14 10:17:32  |  來源: 大眾日報  |  作者: 鄧線平  |  責任編輯: 申罡

深度貧困人口是扶貧攻堅中的“硬骨頭”,他們大多分佈在地廣人稀、交通不便的山區,傳統的項目式扶貧很難發揮作用,而必須依賴現代技術,通過挖掘地區的生態、保健和景觀價值,來實現徹底脫貧。

習近平總書記6月23日在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上的講話單行本,已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的召開,標誌著深度貧困的問題已經成為扶貧攻堅的主要任務。現在距離實現現有標準下全部農村貧困人口脫貧的目標還有3年多時間,此時提出深度貧困的問題,具有重要而特殊的意義。

經過大規模的精準扶貧,到2016年,我國農村貧困發生率已降至4.5%,如果今年繼續減貧1000萬人以上,今年底農村貧困人口將只剩下3000多萬。儘管剩餘的貧困人口數量很少,但是他們大多處於深度貧困狀態,脫貧難度很大,是扶貧攻堅中的“硬骨頭”,扶貧攻堅需要採取更有效的方法和手段。

一般認為,扶貧有個過程,從深度貧困到一般貧困再到脫貧到發展,或者對貧困地區而言,首先是脫貧,然後才是發展。與脫貧相對應的是,技術發展也有一個過程,從過去自給自足,到大規模資源開發,再到現代高科技發展。貧困地區很難一下子走到高科技發展階段。

正因如此,傳統的扶貧以項目扶貧為主,這些項目大多是大城市工業發展所淘汰下來的,通過轉移到貧困地區,一方面,為大城市發展提供最初的原料加工;另一方面,大的項目能一下子解決大量貧困問題。貧困地區,大多處於自給自足經濟狀態,對於個體來説,他們的生存技能往往是多樣的,由於市場經濟不發達,現代技術難以深入到這些地區,長期以來,他們只能自己滿足自己需求,間或進行少量的集市交易。大的技術項目進駐,他們要適應的只是從多技術生存狀態,進入相對專門化生産狀態,只需要經過簡單培訓即可。項目成功的話,這些勞力被充分組織起來,生産的産品受市場歡迎,脫貧是自然而然的。

然而,對深度貧困地區,技術逐步發展思路很難行得通。傳統項目扶貧不一定能適應深度貧困地區的發展要求。首先,深度貧困集中在一些生態條件極端脆弱的地區,比如西藏和四省藏區、南疆三地州、四川涼山、雲南怒江、甘肅臨夏等地區。上述地區中,四川88個國定貧困縣中有45個屬於深度貧困縣,主要分佈在四川藏區和大小涼山。河北省39個國定貧困縣中有10個被列入深度貧困縣,主要分佈在壩上地區和深山區。

這些地區山大溝深,長期以來面臨著産業發展的困難,大的項目難以進駐。之所以産業發展困難,並非國家沒有投入,而是這些地區缺少一些發展産業的基本要素,比如一些高寒山區積溫較低,很難進行大的現代農業、工業生産;一些乾旱地方缺水少雨,甚至生存用水都很困難;一些地方生態脆弱,大面積被劃入禁止開發區,不適合發展産業。

與此相應的是,深度貧困地區的基礎設施比較落後,不適合大項目産品運輸需要。一方面,基礎設施投入大,維護成本高;另一方面,投入回報不高,或者因貧困而支付不起基礎設施建設成本。深度貧困地區大多地廣人稀,東部地區的一個縣人口都是數十萬甚至上百萬,而深度貧困地區一個縣往往只有數萬人,甚至有些縣的總人口只有萬人左右,人口高度分散。修一條通村路,道路很長,投入很高,但一個村可能只有十幾戶人家。

深度貧困地區脫貧,需要技術跨越式發展。所謂技術跨越式發展,有兩種內涵,一是引入相對高級的消費市場。高級消費市場對應高級消費技術。傳統的大項目不適合深度貧困地區發展,顯然,深度貧困地區發展高科技産業也是不適合的。在此情況下,要麼將貧困人口遷移。實踐證明,將人口遷移出去,不利於人的幸福感提升,也難以真正脫貧。遷移也只是遷移到相對不發達地區。要麼發展相對高級的消費市場,這些消費,包括生態消費、保健消費和旅遊消費等。它們相對於一般的溫飽消費是高級的。滿足這些消費需求,深度貧困地區具有天然優勢,生態保護好、無污染、景觀奇特等。

國家對深度貧困地區的生態建設投入在不斷增加,比如2014年以後,公益林的管護補助明顯增加,通過設立生態公益崗位,生態脆弱地區的許多建檔立卡貧困戶獲得了工資性收入。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提出,對生態環境脆弱的禁止開發區和限制開發區群眾,增加護林員等公益崗位。目前青海省有4萬多生態公益崗位,大部分分佈在青海南部的藏區,也是深度貧困地區,為每個建檔立卡貧困戶每年增加2萬元收入。

二是要為高級消費提供技術培訓。提供高級消費,需要相應的技術支撐,這些技術顯然與傳統的大項目技術有區別。一是滿足基礎的交通、通訊需要,這些交通、通訊需要不是針對大量産品外運的,而是針對人員基本活動的。二是滿足高級消費的技術要求。生態、保健和旅遊消費,需要一些基本的技術保證。當地人正可以提供這些技術,達到脫貧的目的。適應這些技術要求,對當地人來説,並不是件困難的事情。隨著技術發展,技術走向功能專門化和操作簡單化,産品的組合功能增多。這些技術並不給當地帶來環境和資源壓力。

在很多國家,邊遠地區的發展,往往採取這種模式,形成獨特的發展優勢,不但解決當地貧困,而且在全國範圍內形成相對優勢的産業地位,為整個國家産業轉型發展提供新的動力和經驗借鑒。

通過技術跨越式發展脫貧,等於是給予深度貧困地區以技術紅利。現代技術發展,越來越注重技術對人力的替代以及技術的自我滿足。傳統技術也注重對人力的替代,但技術生産是滿足一種社會性需求,人力需要組織起來,深度挖掘資源潛力。傳統技術不適合深度貧困地區發展。現代技術的自我滿足,意味著技術的小型化,功能多樣化,這些技術在大城市已經司空見慣。這些技術初期開發成本是較高的,隨著大城市和大市場的廣泛運用,技術開發成本相對較低,適合在深度貧困地區推廣和應用。將這些技術運用到深度貧困地區,意味著這些地區將跨越傳統發展路徑,直接享受到發達地區的技術紅利。

深度貧困地區的技術跨越式發展,意味著當地的資源價值隨著技術利用而改變。在傳統技術利用下,資源價值只簡單表現為礦産資源或者水利資源,隨著人們對生態要求的提高,這些價值消失。新技術發展,傳統資源價值發生改變,由礦産及水利,轉變為生態、保健、景觀價值。這些價值的提升及兌現,需要現代技術支撐。人們長期生活在那裏,與當地的資源早已融為一體,資源價值提升,理應為那裏的人們帶來實惠。

分享到: